• 第四章 “鬼信号”

  “好,14名士兵分成两组排队。叶飞,巴迪出发吧。”听到萨尔夫的声音,大家都把眼镜戴好,口罩和帽子也戴好并扎紧。

  二人深深呼了一口气握住了舱门的把手,那厚重的舱门慢慢被叶飞拉开。舱门打开后,一股难以抗拒的寒风犹如崩溃的山洪涌进机舱。大家都戴好了防风眼镜才不至于让眼睛受伤。但每个人都重重被风推后了几步。包括叶飞和巴迪,萨尔夫尽最大的声音喊话:“快点下飞机,我指引你们方向。”

  叶飞强顶住凛冽的寒风,风把她的军衣打得山响。她努力向外面跳去,第一个跳出机舱,军靴一脚就跺进了厚厚的雪层中,她感到自己失去了平衡,被风吹得有些站不稳脚步,脚下陷的很深,几乎没了小腿。

  “该死!”叶飞小声的咒骂道,她回过头来看到身后的士兵一个接一个地跳下来,有很多脚下一打滑直接摔在了雪地里。他们被风吹的几乎站不住脚。巴迪也勉强的在雪地中保持平衡,耳边的风声简直是噪音,要震破耳膜了。极端糟糕的环境让人心中顿生反感,寒流划过眼镜能够听到雪花急速扫过的沉闷响声,暴风雪夹杂着凛冽的寒风将十四名士兵两名士官牢牢锁在了极地中。并不是真的走不动而是根本看不清眼前五米远的事物,一切都是白色的,还好在质量超好的防风镜笼罩中双眼不是很难受,看到的景色也稍微柔和点。

  由于风的强烈作用,叶飞都没有听到关机舱门的声音。

  “什么时候关的舱门?”

  在原地只停留了短短的几分钟,飞机就在附近,可叶飞心中突然出现了一丝感受,一丝被抛弃的感受。这感受虽然在心中只停留了一两秒的时间,但总是清晰的徘徊着,就像心魔难消那样。她感觉自己的两条腿瞬间变得很沉,步子在往前迈,缓慢前行着。

  雪地中艰难的跋涉就像行驶在粘稠的浆液中一样,她发现自己脚下的雪越来越粘,每走一步都像陷入了沼泽中然后再设法从里面拔出腿来。这种感觉真的很不爽,穿戴着像狗熊皮般的厚外套,不知遇到紧急敌情的话能够做到灵敏的应对吗?就现在这情况,是个孩子都能轻松把自己推倒,身后还跟着七名士兵,他们缩着身子在叶飞身后潜行。巴迪那队也不轻松,他被脚下的雪困的更加窘迫,走起路来像个年迈的老头。

  在走了一小段路后,叶飞主动停下来了。

  看着队伍停下来。巴迪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她挪来,并大声的问话:“怎么了?”

  第一声叶飞并没有听到,只是一味地捂住篮牙一样的耳机仔细聆听着什么。非常仔细地听着,旁人聚集到她身边都没有察觉,直到巴迪将手掌搭在她的肩膀上才反应过来。

  “我刚才在问你怎么了?”

  “我耳机的声音不对。”

  “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楚。”

  由于风势太强,短短的三米距离都难以听清对方的话。叶飞只好再走近一些,冲着他的耳朵大声说:“我的耳机出问题了。”

  “什么问题?”

  虽然捂的很是严实,但叶飞还是能感受到14名士兵心中的惊讶和不解。“我也说不清楚。你的频道对吗?能接收到萨尔夫的话吗?”

  “别告诉我你走了这么久,没有听到萨尔夫的指示?”

  “下飞机的时候没出毛病,现在就是现在。你来听听。这是什么声音啊?”叶飞摘下耳机。这个很简单的动作费了很长时间,因为风总是作对,总是往反方向吹她的胳膊,就好像这里的风都长了眼睛,观察着她每一步的动作来采取对抗行为。手套很厚手指运动起来必然迟缓些,她尽量摆脱那五根不听使唤的手指,如果没有这该死的手套每根手指向手心攥拳几乎连眨眼的工夫都用不了,可现在这个简单的动作都要花掉四五秒的时间,这简直太低估大自然的力量了。巴迪也开始变得严肃起来,他接过叶飞耳机的同时自己的耳机也响起了队长的声音。

  “你个混蛋,为什么停下来?”

  巴迪暂时关掉耳机。“我这个没问题,队长问我在干什么,为什么停下来?”

  看着叶飞异样的眼神断定她说的并非谎言,巴迪仔细听她耳机内的怪声。

  机舱内也乱了,他们并不知道二人遇到了什么。派人出去肯定行不通。就那么短短的时间里,打开舱门的几分钟,舱内的气温就低到了零度以下。外界冷,机舱内相对热,刮进来的雪很快成了水,使得舱内一片湿滑,让机舱内长期存水可不是好主意。罗恩和奥伦斯拿着拖把将舱门打开了一条10厘米的缝隙向外除水。凉风也随着那道缝隙无孔不入,摆出趁虚而入的姿态向舱内猛灌,雪花向里面狂卷。这样下去的话,根本不用敌人,这糟糕的气温就能要了他们的命!

  “该死的,我们在舱内都呼出哈气了,机舱内的温度还在下降。”

  “快点把舱门关上!”

  “队长,联系不上巴迪,他的耳机关闭了。叶飞的虽然在频率上但也联系不上。”

  听到“黑鹰”的话,队长有些郁闷。“怎么搞的?”

  他抓起话机喊话:“巴迪,叶飞,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怪了。”对方没有任何答复,叶飞的频率显示正常,但里面却是空响,就好像没有人在跟前。“难道叶飞的耳机掉了?”

  “掉了?难道是无人接听状态?”

  “不是,邪了。是占线。”

  听到队长如是说,在场的人都傻了。沃伦皱起了眉头。“不可能,队长。你在取笑弟兄们吧?难道还有人知道她的频率跟她说话不成?在五分钟前你还跟她联系过。一定是机器出故障了。”

  “黑鹰”仔细的检查了一下电台冷冷地答道:“电台没有问题。”

  “沃伦,你能看到他们吗?”萨尔夫急切地问。

  沃伦透过窗户什么也看不见,窗户上全是白色的雾气,擦掉雾气看到的还是外界的一片白,疾驰的暴雪和狂风。

  “队长,看到他们很困难,但应该没走太远。”

  “怎么搞的?定位雷达竟然测不到他们,遇到了干扰,声波的干扰。”萨尔夫他们刚到站就发现了怪事儿,难以解释的啊。

  “什么样的声波?”沃伦问。

  “像是一种信号。每隔10秒重复一次。”他拿起“黑鹰”手中的话机试图联系外界的二人。“叶飞,巴迪,收到请回话,收到请回话?”萨尔夫可不想看到刚刚下飞机就出现状况。甚至是失踪这样的严重状况!

  ……

  沉默了好久,话机内仍然没有音讯。

  沃伦透过望远镜借助狂风的简短间隙,模糊地看到了远处二人的身影。

  “队长,我想我看到了。他们并没有走,好像是停住了,在一起像在开会。”

  “是吗?我看看。”

  外界的风比刚下飞机时更猛烈了。巴迪也听到了耳机里怪异的声音,持续不断的哭声,很邪门,分不清男女的哭声。一阵强烈一阵微弱的循环播放,在哭声中还伴随着模糊的声响,那声响无法分辨出来,很杂范围很广,但又像集中在一处。仿佛是很多人在发疯的嚎叫。

  当巴迪即将陷入思绪中时,队长刺耳的喊叫传来,那喊叫几乎划破了他的耳膜。

  他猛地摘掉了叶飞的耳机。已经离耳朵将近一尺都能听到队长清晰的喊话。“听到请回答!”

  “好了。”他将耳机交给叶飞,叶飞戴上耳机回话:“队长,我是叶飞。我是叶飞。”

  听到叶飞的声音,队长这边才缓和了一下波动的情绪。以责备的语气问:“怎么这么晚才回话?”

  叶飞看了一眼巴迪,巴迪冲她摇摇头示意没必要把事情说出去。免得受到批评不说还挨顿嘲笑。

  P酷#匠《6网☆Y正版首发

  叶飞没有回答,而队长还在问话。面对萨尔夫咄咄逼人的态势,叶飞随口说道:“刚才摔倒了,耳机掉了。刚安好。”

  “是的,队长。她说的对。”

  “你个混蛋,现在说话了。刚才为什么关掉耳机?”

  ……

  “队长,外面风速越来越高,能见度越来越差。能否告诉我们的位置。”

  “黑鹰”、沃伦、罗恩、奥伦斯聚集在萨尔夫身边。雷达监测器突然又正常了,仿佛刚才接收到的声波信号成了幻觉。萨尔夫绝对相信那个信号,它的确千真万确。难道这该死的恶劣环境让人产生了幻觉?他大概看了一下科考站的位置和他们的位置。居然只走出了50米,还有将近500米的距离。50米的范围居然就看不到他们移动的身影吗?

  沃伦也觉得不可能,刚才用望远镜看到他们的位置感觉很远,可怎么就移动了50米左右。难道又出现了幻觉?眼前仿佛出现了一道白色的屏障,把他们彻底隔开了。

  “你们偏离科考站50米,要往西走556米。”

  “偏离了50米,出发的时候我按照你指引走的啊。”

  “我们失去联系将近二十分钟,也许更长,这你们知道吗?”

  二人没有做声,二十分钟,叶飞感觉在雪地里站了一个小时。所陪同的除了这些士兵就是雪和风。

  叶飞戴在手腕上指南针起到了作用,她精准的通过仪器找到了正西方向。然后和巴迪并排带着14名士兵继续艰难跋涉,一路还算顺利,只是越接近目标越觉得风力加强,有一股无法抗拒的飓风推着二人向反方向走。双腿像绑了沙袋一样沉重,每迈一步脚底都很疼。如果没有帽子,眼镜,口罩之类的挡风装备,头皮被吹裂的感觉真的不是瞎说。没有这身严谨穿在身上像熊猫一样的防寒服可能走10几米就被冻成冰棍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