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飞等七人不需要排队,他们有个人独立的装备包儿。因为“贝雷帽”来自不同的国家,有着不同的文化。虽然军队让他们合为一个整体,这个整体看上去还很像样子。但终究有独特的地方,这也是提倡共性的部队中难以见到的。

  叶飞正在擦拭手中一把特制的M-4,说它特制是枪的口径比普通的大了很多,20mm口径,特制贝拉特姆弹;弹夹弹量增多到50颗,比普通的扩充了20颗,并且弹仓扩宽,由于弹夹和子弹加大而使得整个枪变重;外接红外线瞄准仪,加放大和夜视功能;因为子弹直径加大枪管也自然变粗些,枪管下的M-203榴弹发射器也经过改装,发射器加长,可一连装填两发弹药。适用于火焰弹,榴弹,酸弹;此枪装弹后8.5斤重,采用半自动模式,一发点射;三连发点射;连射;膛线很密,出弹速度快,射击精准,耐磨防尘防潮优越于普通的M-4。有效射程1000米,点射可当狙使用,连射火力不亚于机枪。因为它全身黑色,所以被主人叫做“黑色战马”。这匹“黑色战马”即将展露雄风,叶飞仔细的擦拭着弹仓内的余尘,让它看上去更加的银亮。然后继续给弹夹内一颗颗的推子弹,再安上瞄准镜,拧到合适的倍数。用眼睛简单的测了一下距离,动作干脆利落,就像在营地一样,天天的训练让她几乎闭着眼睛都能把眼前的事情干完。他把枪竖着摆在了旁边,从包内摸出两把银色的长柄手枪,并迅速的装填上两个弹夹。像西部牛仔一样,让枪在手中转了个180度的圈儿,插进腰部两侧的枪套内。她穿上加厚的军用背心扣好了腰部的按钮,摸了摸背心宽厚的大兜。并往里面放了一些备用弹夹。取回剁在木桌上的军刀插入刀套并将它牢固的绑在军靴边上。装备这些武器只用了两分多钟,她低头看了看包内的物品,剩下的东西除了多余的一些弹药外就剩下兼备夜视仪和防风功能的眼镜,定位器,军用手表,指南针,联络器,之所以说联络器而不是步话机是有原因的。这是一个很精致的小玩意,像一个篮牙,扣到耳朵上就行了。只不过它的最上面有一个四厘米左右的小天线用来接收信号。

  叶飞身为女兵要比男兵多做一些事情。她将头发背到后面梳成一个吊辫儿,让人看上去很精神很利落的吊辫儿,可能这吊辫儿并不能完全说明她的身份,或者让她看上去更像个歌手,她看到了巴迪的眼神,那种像看白痴的眼神。

  0G酷◎匠网eh永m0久)免费看…3小5●说)

  叶飞已经坐在座位上嚼着压缩饼干和肉干就着水享受军队中并不是美食的美食,这些东西对于野战兵来说过于幸福了,她也经历过迷失丛林生把火吃烤蛇烤鱼的事情,甚至去偷野鸡的蛋就着湖边的水生着吃掉。她参加过孤岛训练,人并不是缺乏一些东西而是不愿意去接受一些东西,选择了可能也并不是一辈子的事情,叶飞不知道自己要在空气污浊过于“男人味儿”的“贝雷帽”呆多久?甚至不知道军方会不会为她开绿灯,让她在不久的将来某一天找个随意的理由滚蛋,永远的离开“贝雷帽”或者军队,这都是有可能的。那离开了去哪?她没有学到太多的生存技能,但脑子一定不笨,在社会也是可以立足的。一旦冷静下来的时候,她会想这就是偏见,真的有些偏见。很多男人都在嘲笑自己,女人当兵打仗好像是天方夜谭的事情,没错,的确很少。但叶飞还是少的那些行列里比较优秀的,有了这些就足够了。她的坚定目光有时候也会让巴迪退却,当二人的目光扫过的时候她看到巴迪眼神中流露的赧然。其实巴迪这种男人很爱尝试新鲜事物,对于女人更是,叶飞知道和他有过关系的女人一定不少,而且都是很有姿色的那种,就凭标致的身材,魁梧的肌肉。巴迪一定不是很好控制自己的那类人。叶飞猜想他绝对不是,遇到女人只要他喜欢肯定来者不拒。但这种行为也让人恶心和摒弃,也的确不怎么好。但巴迪有一个优点,这个优点也是普遍男人的优点。倒贴的女人多么优秀也会觉得闷觉得腻,叶飞正因为能看出他心中百分之八十的“货”而让他不敢太接近自己,才导致现在这种对峙状态。如果巴迪但凡动动大脑也不会用这些硬性带有色情的语言做攻击。叶飞知道现在的所有人都很空虚,包括她自己,在这种倒霉的地方,倒霉的气氛下都会感到空虚。但自己是个有尊严的人,身为人就必须要做人事,要守护自己的尊严。

  高大的身影投射到叶飞白皙的脸旁上。

  “大家装备好了吗?”萨尔夫的话打断了她的思绪,也让睡梦中的巴迪回过神来。他盯着叶飞那身劲霸的素装投去钦佩的目光。

  “我想是的。队长,我们到底还要等多久才能下飞机?真想战斗前能热热身。”巴迪站起来展了展胳膊,趴下单手做起了俯卧撑。

  “还有一刻钟我们就到了。大家把防风镜准备出来,还有军用外衣,记得戴上帽子,扣子要系紧。”萨尔夫已经严阵以待了,他早在驾驶舱就穿好了衣服,拿着他那把也是改装过的M-4,显得格外的高大和专业。他轻咳了两声接着说:“告诉大家一个不好的消息,室外温度达到了零下66度,地表温度会更低。”

  室内的人全都傻了,巴迪也不想在做俯卧撑了。

  “上帝!”奥伦斯瞪着眼睛异样的表情。

  “我们的运气不好,先生们。最近是南极洲暴风雪的时间段。”机舱内响起驾驶员沃伦的话。“谁叫我们是‘贝雷帽’呢?”

  “好了,你们都别抱怨了,这是我们的职责。”萨尔夫慢慢走到叶飞身边小声地问道:“你还好吧?”

  叶飞没有回答只是点点头。她已经穿好服装,戴上帽子和风镜扎好了裤管,系好了扣子和拉链。最后细细的检查了一遍,做了做外出前的热身活动与巴迪一起练起了俯卧撑,竟然也是单手的。

  “有人误会过你是男人吗?”

  叶飞站起身冲他的后背猛捶了一拳。“有人说过你是女人吗?”

  挨了一拳的巴迪胸膛着地摔得生疼。这一下让在场围观的群众哄笑起来,巴迪突然站起来却没有动手,只是脸色有些微红的怒斥道:“你个——我会记住你的。不会有下一次了。你死定了!”

  “我也希望你记住这次,我明确告诉你,我很讨厌你。如果你再来我等着,蠢货!”她冲巴迪做了一个国际标准的骂人手势。

  萨尔夫没有说任何话,他只是在旁听。他知道叶飞和巴迪之间一定要了断什么事情。或许上天不该安排他们两个相遇,更何况在一起执行这么重要的任务了。那就更不应该出现纠纷了。

  外面的风还没有停,因为从白色雾气中看的出来。叶飞感到飞机在缓慢下降,能感到脚下不平稳的颤动和低沉的“嗡,嗡”声。随着飞机的下降她的心也随之变得温热起来,她攥紧了手中的“黑色战马”。周围人的心中也是温热的,因为战前都会兴奋。萨尔夫接过“黑鹰”递过来的军用定位仪和笔记本电脑。接过装备将它架设在临时会议的桌上,就是被叶飞刀子划过的那个桌子。他迅速的将雷达架设开,然后打开电脑进入系统后将雷达监测器接到电脑上并继续连接网络。“黑鹰”独自一人在角落处调试电台的频率,以便与队员们和军部取得联系。这电台必将承担繁重的任务,而且要在极端艰苦的情况作业。戴上耳麦仔细调试频率,萨尔夫这边已经准备就绪。

  “萨尔夫!”

  是狙击手,他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让队长听到。他看了一眼沉着的“黑鹰”,他在用手指着自己的耳朵。“让队员们都戴上耳机。”

  萨尔夫回过头看到巴迪和叶飞已经准备就绪,并戴上耳机,也就是那个篮牙似的小玩意。

  “准备降落,大家扶住了,冰雪很厚!”沃伦向机舱内喊话。外界的环境很差,螺旋桨的声音震耳欲聋,将劲暴的寒风抽的山响,一层冰雾在螺旋桨周围蒸腾起来。

  “你说什么?”

  “大家扶住了,要降落了。”沃伦将直升机慢慢停住,官兵们能明显感到飞机底部沉入厚厚的雪层中。

  在一阵嘈杂声后,飞机慢慢安静下来,终于停在了雪泊中。螺旋桨还在上面空转,引擎一直启动。虽然降落,沃伦也没有少许的放松。在驾驶舱内他根本看不到科考站的外貌,只能凭借大风刮过的间隙看到一点点黑色屋宇的轮廓,这轮廓还是加了模糊滤镜效果后的。能见度太差了,机舱内的温度在缓慢下降,已经接近10度左右,而且还在下降。飞机在空中还保持着20多度呢。

  地表温度已经接近零下70度,外界是零下65度。

  “天气很糟糕。萨尔夫,外界极冷!”

  “这个不稀奇,南极洲本来就是世界最冷的地方。苏联学者在东方站记录到-89.2的低温,我们这次算是幸运的了,风度17.1级属于疾风。”

  就是在机舱内都能听到外界滚滚的风声,让人有些胆寒的风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