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m!匠网-唯}一c#正sK版8O,其他》T都0j是盗版QG

  凛冽的寒风总是吹个不停就像小刀一样“唰!唰!”地挥舞着,周围的一切都是白茫茫的没有其他的颜色。远山把雪原分割成好几段,每个凸起好比大地的一个肿瘤,唯有山脊处能看到一丝黑色,黑色是山石应有的颜色。天空也是灰蒙蒙的,令人的心情都有些低落。天空仿佛有一层纱,它神秘的隔开了阳光,让温暖远离了地球这块僻静的角落。一切都太灰暗了。

  “嗡!嗡!”地响声在周围回荡,叶飞垂着头盯着自己的军靴。她知道自己所处的位置很危险。没错,在高空中。飞行员尽量保持平稳来避开外界的寒流。虽然驾驶员看起来很认真很仔细的开着飞机,可机舱内的噪音还是令叶飞感到烦躁,主要是太无聊了。她不知道自己在座位上坐了多长时间。屁股麻麻的感觉,总是想起来走走。可她要遵守纪律,因为这地方该死的寒流和糟糕的环境随时能让自己脚底打滑。窗户上满是雾气,外界的一切什么也看不到。她小心的擦拭着玻璃上的雾气,透过关闭着的气窗都能听到螺旋桨的轰鸣声。气窗外面结了一层薄薄的冰。虽然她穿了很抗冻的军用防寒服,但还是能体会到外界的寒意。

  “叶飞,感觉怎么样?”温厚的声音从叶飞身后响起。一个高大的身影闪现在叶飞面前。这个男人身穿着跟她一样的防寒服。两鬓络腮胡,鹰一般的灰蓝色眼睛,高高的鼻子,一个俄罗斯佬。他伸出宽厚的手掌轻轻拍在叶飞的肩上。

  “我想知道什么时候到?”叶飞说话时并没有去看他。

  “萨尔夫队长,小叶飞的意思是说她的屁股坐的痒痒了需要关心一下。”

  “巴迪,你个混蛋。你觉得这个很适合你吗?”叶飞把座椅边的M4拿起来用枪口对着巴迪的脸。这个美国佬个头不高却长得很结实。一身的肌肉,男性的荷尔蒙激素总让他对女人想入非非,这个混球从来对女人毫不忌讳。他将宽厚的胸脯顶在叶飞的枪口上。“那你就干掉我好了,如果我死了,你们就没有机械师了。”

  “你的臭嘴很让人讨厌。如果不是任务,我会很乐意给你治治的。”

  “好了,不要吵了。巴迪,坐回到你的位子上去。”萨尔夫瞪着多嘴的巴迪。

  “巴迪,队长说的没错。你要是寂寞了可以去找个没人的地方自己解决好了。”并排坐在巴迪身边的英国佬说话了。他总喜欢带着一顶红色的贝雷帽,还要在上面画上英国国旗。好像这个家伙时时刻刻提醒自己要热爱祖国。

  “原来是英国佬奥伦斯。你总是在贝雷帽上画上国旗。你很爱国吗?”

  “当然了。我要时刻让自己记住是祖国培养了我,就像叶飞一样。”

  “什么?”叶飞转过了脸看着奥伦斯。她的侧脸看上去很有轮廓感,鼻子和嘴唇的曲线不亚于一个专业的模特。

  “我说你也很爱你的祖国,是吗?”

  谈到自己的祖国,叶飞眼中闪现出一种骄傲抑或是一种神采。她笑了,并没有放肆,只是一种坦诚的微笑。

  “是的。我爱我的祖国。”

  突然间,机舱内一阵颠簸。萨尔夫抓住机舱的扶手才没摔倒。

  “该死,我们又遇到寒流了。队长。”声音从最前端传过来。在一阵颠簸中,队长快步跑到驾驶舱。刚才说话的人是副驾驶,也是队伍内出色的重机枪手罗恩。一个黑人,从南非正规军征集来的,浑身的肌肉不亚于机械师巴迪。脚下的铁箱子装的正是火神式重机枪。

  “什么时候能到?”萨尔夫看着驾驶员说。

  “估计还要飞一个小时左右。目前,寒流很大。”驾驶员和队长来自一个国家,都是俄国人。他名字叫沃伦。曾在俄国空军服役,有飞行经验。

  “你面对的事情比这个要糟糕的多。沃伦,小小寒流难不倒你。”

  “是的,队长。”

  “如果不是该死的任务,我现在一定在家陪妻子。”

  “是的,队长。今天可有一场激烈的球赛,德国对意大利的啊。而我现在却在这个冰冷的地方完成什么狗屁任务。还要带领一个班的士兵。”

  黑人罗恩的话提醒了队长。“士兵不由你带,我自有人选。你跟着我。这群混蛋士兵也许开小差了。”

  机舱内传来抱怨的声音,萨尔夫很快就听出来那是巴迪在怪叫。

  “喂!看看我们的小兵们!一个个真乖僻。”

  机舱内还在颠簸,但比起刚才稳当一些了。当萨尔夫回到机舱内时,叶飞已经离开座位坐到奥伦斯身边和他谈起各自的祖国来,对于叶飞来说,英国佬的爱国情怀和自己很搭调,也就是说她最起码不讨厌奥伦斯。这个英国人虽然当兵多年却还是保留着英国人的绅士风度,对于叶飞所讲的有关中国的事情很感兴趣。她反倒讨厌巴迪,并不是因为他色,其实叶飞最讨厌的是他对女人龌龊的想法和自大的行为。她曾感到过对他的不适应。总是在每次的艰苦训练后冒着一股子酸汗味道经过自己的身边。很让人厌恶的美国佬,不过这男人并不是骨子里坏的人,只是过着无拘无束的生活有些风流惯了。不过这些她不曾放在眼里,叶飞和奥伦斯的谈话被匆匆赶来的队长打乱了。

  巴迪猜出了队长的意图帮他打开机舱最后面的舱门。那里面并排坐着14名士兵。

  “怎么样?”萨尔夫斜视着巴迪。

  “听听里面齐刷刷的呼噜声就知道了。”

  14名士兵齐刷刷的并排而坐,身上绑着安全带,一个个蔫头耷脑萎靡不振的样子。他们也不怕晕,居然全在睡觉?在响雷般地鼾声中坐在总装备箱上的中士狙击手抱着M200,用蓝色的深眸盯着萨尔夫,那眼神好像会说话一般,射出一股质问的目光直打入萨尔夫的心。他知道狙击手是个不爱说话的人,总是喜欢跟士兵在一起。一个古怪的美国人,和巴迪一样从一个国家来的。对于巴迪的恶意玩笑和色情的笑话几乎无动于衷,他的能力很优秀。如果不优秀也不能挑来参加这次极地任务。在对视了将近一分钟后,队长麻木的向狙击手挥了挥手示意他过来。说真的,就连萨尔夫也讨厌跟他直接对视。狙击手眼神中坚定的神色仿佛能射出一道致命的激光,把所有坚硬的东西烤化一样。

  “黑鹰,你过来一下。”萨尔夫向他招手,原来狙击手的绰号叫“黑鹰”,他的本名叫利特斯。只是队员们很乐意叫他“黑鹰”。利特斯静静地从总装备箱跳下来朝队长走来。

  外界真正的寒冷还没有让这些戴着贝雷帽穿着厚厚军服的大兵们感受到。他们是一群训练有素的特种部队,经常被派往危险和环境恶劣的地方执行任务。每次任务都挂着联合国的名义出动。这次的任务看来也志在必得,非常重要。他们组织的真实名字叫“Beret”翻译过来就是“贝雷帽”,很明显的带有军事味道。其职务和能力的要求不亚于海豹突击队和海军陆战队的悍将。唯一有点区分的就是他们的组成很杂,队员们来自不同的国家,也都是本国军队最为出色的人,他们会聚于美国接受严格的训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