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谁,有什么事!”

  一间豪华的别墅里,正准备对着一个妙龄女子提枪的胖子被电话惊扰,顿时愤怒的将电话拿起。

  “我是叶华。”电话那方,传来威严的声音。

  胖子先是一怒,正准备说什么却突然反应过来:“叶,叶省长,您有什么事?”

  说着,胖子的脸上已经满是冷汗。自己是不想活了,竟然敢对叶省长大呼小叫。

  “我在大邑县,有个晚辈被你们警察局的人抓走了,我想问问经过。”叶华似乎并没有生气,只是平淡的说道。

  胖子脸色一变,立马道:“叶省长,我马上就去警察局!保证不会冤枉您的晚辈!”

  “县长,你要去哪啊?人家还没舒服呢~”妙龄女子媚笑着缠了上来。这胖子不是别人,正是大邑县的县长钟华。

  “有点事,你在这里等着我。”被女子一句话勾引,钟华眼睛一红,差点没忍住。

  不过最后他还是忍住了,遗憾的看了一眼女子,钟华再度拿起了电话:“姓马的,赶快去你的警察局,要是今天抓的人出了事,你就给我滚蛋!”

  “不行,我得亲自去一趟。”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衣服,钟华连忙跑向了外面。

  而此时警察局里面的人却不知道,他们已经大难临头了。

  ……

  “小子,你有种,在大邑县你可是第一个敢打我的。”

  还是那间审讯室,只是现在这里已经多了两个人,周元和胖警察。

  而说话的,自然就是鼻青脸肿的周元。

  王言脸上露出一丝嘲讽,道:“打都打了,你能怎么样?”

  “你!林队长,给我打!”周元眼睛一红,愤怒的吩咐道。

  林队长脸上闪过一丝不愿,随后坚定下来,随手拿起一本厚厚的书走到了王言面前。

  “给他翻二十页。”周元怨毒的看着王言,语气里充满了冰冷。

  林队长狰狞一笑,将书大概翻了一叠放在王言胸口,随后右手用力一拳打了下来。

  砰!

  被书页阻挡,这一拳声音并不大,不过力量却不小。同时,也不会留下拳头的印记。

  砰!砰!砰!

  一拳下去之后,林队长瞬间兴奋起来,一连几拳下来,肥胖的身体上也出现了一层细汗。

  “你没吃饭吗?”

  就当林队长准备休息一下时,王言那不屑的声音传来。抬起头,林队长看见了王言那嘲讽的眼神。

  “滚开,让我来!”一旁的周元看王言连痛哼一声都没有,顿时将脸涨的通红的林队长推开。

  一把将王言身上的书丢开,拳头已经用力狠狠地打下去。

  “啊!”

  一声惨叫,面目狰狞的周元脸咔擦就白了下来,拳头上更是变得红肿。

  摇了摇头,王言无奈道:“我看你们就放了我吧,反正你们打我我又不会痛。”

  “小王八犊子!”林队长骂着,一巴掌重重的扇了过来,看样子是准备下死手了。

  早有准备的王言手腕一扭,手上的手铐顿时落在地上。紧接着挣脱的手,一把抓住了林队长的巴掌。

  咔擦~一声明亮的声音响起,林队长胖胖的脸挤成了一团,身体也忍不住颤抖起来。

  王言有些惊讶的看着林队长,他可是把他的手活生生的捏的骨折了,他竟然也能忍住不叫出来。

  “你,你,你要干什么!”手没那么痛的周元回过神,正好就看见了这一幕,顿时脸上充满了慌张,还有一丝掩饰不住的阴险。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出现,周元呆愣着看着王言,眼神慢慢被怒火充满:“该死的,我要杀了你!”

  怒火攻心的周元并没有因此增加战斗力,只是一侧一踢,扑过来的周元就被踹了一个狗吃屎。

  摇了摇头,王言直接无视两个人,伸手抓住了桌子上的一瓶水喝了起来。

  “不要!”

  猛然,一声慌张的声音响起,随后一股熟悉的感觉笼罩在背后,王言瞬间瞳孔一缩。

  砰!

  一声枪响,随后一股危机感顿时笼罩在王言背后。脸色一变,王言的身体瞬间朝着前面一扑。

  火热的子弹擦着王言的脊背划过,尽管没有伤到王言,却依然让他的心变得有些冰凉。

  “你这是在找死!”

  再度站起了身,王言的眼神里已经充满了杀意。只是一眼,周元就感觉自己掉到了一个冰窟窿里面。

  咚!

  正准备再开枪的周元被一股巨力打在手上,手上的手枪脱手而出落在地上。

  本就恐惧的瑟瑟发抖的周元,更是支撑不住身体瘫软在地上。就在这个时候,禁闭的铁门突兀的打开了。

  铁门打开,一大群人从外面涌了进来。为首的,赫然就是叶馨和叶华。

  “小言,你没事吧。”看到王言没事,叶华顿时舒了一口气,却还是关心的问道。

  王言也知道自己救叶馨得到了他的承认,点了点头,王言道:“放心吧叶叔叔,我没事。”

  “那就好,钟华,今天这件事该怎么解决?”看着大邑县的县长钟华,叶华满脸威严的说道。

  钟华的脸上也都是汗水,抹了抹,钟华直接对着一个穿着警服的威严中年怒吼道:“马大发!你给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们会对人使用私刑,还敢动枪。”

  马大发,也就是大邑县警察局局长脸上也满是紧张。这个房间是干什么的,他再清楚不过了。

  “县长,那小子是周康的儿子。至于这个警察,也是周康的部下。”

  “把周康给我叫来!”钟华脸上一黑,怒声说道。这周康仗着省里有关系也是越来越过分了,不知道这件事牵扯了我不。

  一旁的王言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对于叶华的身份他也是不知道的。

  而旁边的林队长和周元则更加不堪,林队长本来就苍白的脸,此时已经满是死灰。

  动用私刑,如果是一个普通人也就算了,就算是王言有背景,大不了就是赔偿。

  但是动用枪可是大忌,哪怕开枪的是周元,他一样逃脱不了处罚。恐怕当不了警察都是最轻的,严重的还要坐牢。

  而周元虽然有些慌张,却没有太过害怕。说实话,一个马大发他还不放在眼里,唯一有些忌惮的就是不知道身份的叶华。

  啪啪啪!

  一连串杂乱的脚步声响起,随后一道巨大的身影从外面跑了进来。这是一个警察,不过他的体型却比胖警察更加的魁梧。

  “爸!”

  周元的呼喊也道出了这警察的身份,周康。听见周元的声音,周康连忙转过头去。

  当看见周元的惨状时,周康脸上顿时一冷:“马大发,怎么回事!我家小元怎么会被打!”

  “爸,是他,就是他打的我。帮我报仇啊!”见到周康,周元就有了主心骨,连忙愤怒的指向王言。

  周康黑着一张脸转过头去,一眼就看见了王言身边的叶华。

  啪!

  一声脆响,周元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本就高高肿起的脸颊,此时更是有些乌黑。

  不过他却没有理会这些,而是用不敢置信的眼神看向周康:“不,你唔甚目大我!”

  “你这逆子,今天我就要打死你!”咬了咬牙,周康直接对着周元的身体一顿拳打脚踢。

  只是过程中,周康的心里无疑在滴血。这可是他的亲儿子,从他的性格就可以看出周康对他的管教。

  “省长,该怎么处罚就怎么处罚,我绝对不反对。”勉强将视线从半死的周元身上移开,周康义正言辞的对着叶华道。

  如果不知道先前发生的事,恐怕别人还真以为周康是一个大义灭亲的正义警察。

  叶华冷笑一声,也没有拆穿,道:“林队长,身为警察却不遵守法律,还和他人狼狈为奸。我看,就扒了他的衣服吧。”

  听到这句话,林队长反而舒了一口气,最起码他的命是保住了。只是可惜真么好一份工作。

  “至于周元,敢在警察局里抢枪杀人未遂,怎么处置你自己知道吧。”

  “是是,我绝对秉公办理此事。”周康点了点头,看着已经昏迷过去的周元,心里别提多痛了。

  “好了小言,我们走吧。”安排完一切,叶华一脸慈祥的对着王言说道。王言点了点头,跟着叶馨走了出去。

  看见王言平安出来,叶馨明显很激动,却忍住没有扑过来,王言也乐的如此,直接上了一旁停着的车。

  ……

  经过王言救叶馨的经历,王言保镖的身份也算是彻底落实了。同时王言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

  回到蜀都一切都恢复了平静,那群暗杀叶馨的黑衣人的身份也被查出来,却牵引出更大的麻烦。

  当然,这一切都是叶家的事,和王言并没有关系。此时的他,却被另外一个大麻烦缠住。

  “都说了,我是叶馨小姐的保镖,是不会做你的保镖的。”看着眼前妩媚的唐月,王言苦笑着说道。

  唐月舔了舔嘴唇,一身黑色长裙包裹下的她显得性感十足:“馨儿她出多少钱,我出双倍。还有,我可是可以给你一些特殊的奖励哦。”

  轻笑着,唐月用手挑起了王言的肩膀,一个月的相处,唐月也明白了王言是那种口花花的人。

  “不行,我可是很有原则的。”王言吞了一口唾沫,说的话坚定,语气却有些不确定。

  “哟,小伙子害羞了么。来,先给你看看什么叫特殊奖励。”坏笑着,唐月抓住了王言的脸,嘴唇慢慢靠了过去。

  王言一愣,看着近在咫尺的俏脸,心道:“死就死吧,送上门的便宜不要白不要!”

  想着,王言伸手抱住了唐月的头,顿时唐月身体一僵,还没等反应过来,就感觉什么一下贴到自己的嘴唇上。

  这是王言第一次接吻,唐月温润的嘴唇,让他欲罢不能。原本只是轻轻一吻,片刻就贴在了一起。

  “啊!”

  0最!新章节上+酷w匠网

  惨叫一声,王言朝着后面一退,手下意识的摸了摸嘴唇:“你属狗的吧,咬人咬的这么狠。”

  唐月没有搭话,只是脸色通红的白了王言一眼,就如同受惊的小兔子一样跑了出去。

  “这不会也是她的初吻吧。”嘴唇不再流血,王言心里却不再平静。

  刚刚抱着唐月的时候,似乎闻到了一股不是香水的香味,就像是所谓的处子幽香。

  “这下麻烦了。”喃喃说了一句,王言却依旧呆愣着,似乎在回忆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