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二十年的噩梦

  自古至今,便有许许多多的传说,而昆仑山便是其中一处,传说源于此地!

  昆仑山有七大峰。主峰镇星峰,其下六峰分为两组,每组为三峰而组成一环,共有两环,若于空府揽,一大一小两环,终日围绕着镇星峰,可谓巧夺天工,浑然天成!然而此鬼斧神工之地,也有着它的神秘!

  昆仑山,主修剑道,因此被世人成为:昆仑仙剑。

  封月峰,时逢月满,一名身着白袍的少年,盘坐在石洞之中。石洞内挂满了大大小小的夜明珠,淡淡的光辉,充斥着石洞每一个角落,忽明忽暗,似幻似真。

  此时这名少年,双目紧闭,眉头紧紧簇起,身躯不经意的细微颤抖起来,若是仔细看,就会见其额头上,布满了冷汗...。

  是洞外,有两道身影,并肩而立,一男一女,男的英俊潇洒,女的亭亭玉立。但此时这二人脸上都有着挥之不去的担忧之色。

  “二师兄,大师兄闭关都已经三月之久了,不会有什么意外吧。”少女略显焦急的声音在是洞外响起。

  “小师妹,放心吧,师兄天资聪颖,这破境之关难不到他。”少年安慰着身边的少女,只是看着那紧闭的石洞的担忧神情,随着时间流逝,越来越浓郁。

  石洞中的少年,是封月峰的大师兄,名为:宁无悔,而是洞外等待的少男少女,则是:宋凌峰,任玄妙。

  封月峰,有师徒四人,三人自幼无亲,被秋风老道带回山峰,并抚养长大,所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种浓浓师父之情,应该随着时间流逝,而越来越浓郁...。

  此时宁无悔,正在冲击金丹之境!但是此时他却做不到心无旁骛,来专心冲击境界,因为此时他的神意已沉沦在二十年的噩梦之中...。

  “杀,杀,杀”

  宁无悔站在一处黑暗之地,四面八方,响起了杀喊声,但却分不清男女。

  “轰,轰,轰”

  空间不断震动,持续半个时辰之久。光,终于有了光亮,皎洁的月光倾洒大地,也照在了宁无悔紧皱眉头的面容上。

  此地是一处山顶,此处梦境中,他来过无数次,一样的地方,一样的月光,但是这次却截然不同!

  “呜嗷!”一声狼啸之声,打断了宁无悔的思绪,他猛然望去。

  狼!数以万记的狼!群狼汇集到山底,仰天长啸,似在呼唤着什么。宁无悔不由也抬头仰望,一轮满月悬挂于九天之上。

  圆月散发出皎洁的月光,令人如痴如醉,然而,就在此时,突然有两道血光,从圆月之中投射而出,随后是蓝色的光芒...。

  随之这异样的变化,宁无悔终于看清楚,他张开口,想要惊呼,但是却没有任何声音,他被眼前的景象深深震撼!

  狼!一只从圆月内而出的巨狼!宁无悔也曾看过妖兽书籍,所记载的狼妖,也不再少数,但是却没有任何一只可以与其相比拟。

  百米长的身躯,悬于高空,头顶皎月,一身深蓝色的毛发,在月光下,闪闪发光。森白色的獠牙,让人望而生畏。最主要的是它的双目!

  那是一双血红色的双目,就如十五的灯笼一样,投射出血色的光芒。他看着那静止的巨狼,毫不怀疑,就是昆仑修为最高的太上掌门,也不会是这之巨狼的一击之敌。恐怕也只有护山仙兽白泽,方能与其相比吧!

  山底万狼齐啸,满月于空,巨狼突显。这景象,使得宁无悔,不由自主的想起一件事。

  也是满月之日,他前去寻找恩师,秋风老道,其站在封月峰山顶,看着九天上的圆月,叹息了一声,随后说道:“夜已深,月于空,天狼现,啸红尘!”

  这,这场景,莫非恩师,口中所说的天狼就是此巨狼乎!宁无悔这样想到,然而还不待他多想,这只巨狼突然有了动作,巨口上皮肉收缩,使得那锋利的獠牙更为醒目。其双目散发出森冷的光芒,至少此时此刻,宁无悔是这样的感受的。

  他知道,这是巨狼要攻击的的征兆,然而他却又楞了一下,因为巨狼的双目,并没有看向他,而是转头,看向他的身边。

  内心带着不解,以及不安,一边警惕,一边小心翼翼的向身侧看去...。

  人,还有人。原来这山顶之上并非只有他自己,还有他人。但是,但是...。

  但是那是一个婴儿,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这时婴儿的哭泣声,也传进他的耳中,使得他心生怜悯。同命相连之感悠然而生,随后,紧接着的就是怒意,滔天的怒意!

  因为,他这婴儿是被人举在半空之中,他顺着抓着婴儿的手臂看去,那是一道模糊的身影,不见真容,只见此身影,来到山边,将婴儿送出了山顶,而下面,就是群狼...。

  “住手!”宁无悔暴喝一声,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柄长剑,宁无悔大喝一声:“追风逐日!”

  身体在原地消失,转瞬来到近前,一剑向那身影刺去,同时伸出手臂,向婴儿抓去!

  然而长剑穿透那模糊的身躯,手臂也穿透了婴儿的身躯,此时此刻,似是那身影以及婴儿的身躯,变得虚幻起来。

  宁无悔呆呆的看着双手,看着那伸进婴儿躯体的手掌,以及刺入模糊身影躯体的长剑。觉得是那样的无力!

  随后,他见那模糊的身影,松开了手掌,婴儿直坠而下。“不!”宁无悔大喝一声,再次伸手,想要将婴儿抓回来。结果是,手掌没有任何阻碍,再次划过了婴儿的身躯。

  “嗡嗡”

  脑海中嗡鸣不断,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婴儿落入那无尽的深渊,咫尺却是天涯,越来越远...。

  “不!”石洞中宁无悔,突然睁开双目,双眼布满血丝,暴喝一声,随后身上的气势越来越强烈。

  “嗤.嗤,嗤...。”上半身衣衫碎裂开来,宁无悔喷出一口鲜血,随后直挺挺向后倒去,昏厥过去...。

  只是其胸口之处,却渐渐泛起了血光,渐渐呈现出图案。

  宁无悔的暴喝声传出石洞,使得在外等候的师弟,师妹纷纷一愣。一股不详预感迅速在二人心中滋生!

  :看Q正'版Oy章a节上酷@匠a网

  “二师兄,怎么办,大师兄,大师兄是不是出事了!”任玄妙焦急的说道,泪水在眼中不断打转。

  “小师妹,等着,我这就去找师傅。”宋凌峰,并没有乱了阵脚,取出长剑,御剑而行,向山顶飞驰而去...。

  “大师兄,你千万不要有事啊!”任玄妙看着那紧闭的石门,默默祈祷着,一滴滴泪水缓缓滑落。

  “嗖嗖”两道破空之声响起,任丹丹转身看去,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与宋凌峰,风驰电掣疾驰而来,此人不是别人,真是封月峰的峰主,也是三人的恩师,李秋风。

  “师傅,大师兄好像出事了!”任玄妙见到恩师,便急不可待的大喊道。

  李秋风落地后,点头示意,眉头紧锁,脸色担忧,来到石门前,随后其修为散发而出,一股势不可挡的气势,从其身上节节攀升...。

  石洞之中,宁无悔胸口,渐渐呈现出一个扇形图案,此扇有九根骨架,血红的光芒,浓郁起来,将石洞映照的如同血洞一般,若仔细看就会发现,散发这光芒的正是那九个骨架,但血红达到浓郁极点时候,渐渐黯淡下去。

  这时候,石洞外传来轰鸣声,当宁无悔胸口的扇形图案不再散发出血光,最后归于渐渐消失于胸口时,整个石洞,剧烈的震动起来,紧接着一声巨大的轰鸣,石门碎裂而开。

  秋风老道一马当先的走了进来,身后紧跟着宁无悔的师弟师妹。三人见到宁无悔的情况,秋风老道眉头紧锁。

  “大师兄!”小宋,小任二人同时喊了一声,跑了过来,将宁无悔扶起,二人同时将目光看向了秋风老道。

  “交给为师吧。”单秋风说完,抱起宁无悔,随后身躯渐渐模糊起来,消失在原地。

  “二师兄,大师兄不会有事吧!”任玄妙看向宋凌峰,低泣着。

  “小师妹,大师兄吉人天相,自有天助,不会有事的。”话语虽然这样说,但是小宋心中的担忧更为浓郁...。

  “醉秋风”是秋风老道的洞府。这个其内陈设简单,床榻之上躺着昏迷不醒的宁无悔,秋风老道为宁无悔把过脉之后,站在床榻前,看着这个他最为疼爱的徒弟。

  “唉!丹田以伤,从此将难以再聚,如何是好!”秋风老道不断的来回走动着,不知该如何是好。

  丹田是储存灵气的特殊空间,一旦受损,将难以修复,除非有那种罕见的天材地宝,或者,或者...。

  “天..狼。”宁无悔昏迷间,声音低微,喃喃自语。

  “嗯。”秋风老道,突然止住了脚步,猛然转头看向昏迷的宁无悔,虽然其声音低微,但是怎么能避过他的耳朵。

  “天狼...。”秋风老道看着石洞中的月光,沉默良久,叹息一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蛮悔 说:

《新书开炉,欢迎道友前来取暖!》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