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终于简单的了解了“神领域”

     “哎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溪悠皱着眉,苦着张脸挠了挠头,口中烦躁地自言自语道。

     最终,实是看不下去了,抓着《神领域》举的高高的,朝一旁坐在古的床上正悠哉游哉地吃着丹甘的蓝美人摇了几摇,心情烦乱的喊道:“喂,蓝美人,你就不能帮帮我吗?这个我看不懂啊。修练,你坐享其成,这个你可不能再不做点事了!”语气有几分威胁的意味。 “我也看不懂的。我是你的‘记忆’,我知道的,一般你也都知道。”蓝美人不为所动,只是不急不缓的有塞进嘴里一颗丹甘。嚼了几嚼后,才转过头对溪悠笑笑,道:“溪悠,这丹甘真大啊是吧。我可都是捡小的摘得,可它还是那么大,不过,它确实很甜哦,很好吃,你要不要吃一颗?”笑容还残留在嘴角,蓝美人又往嘴里塞了一颗。

  望着蓝美人那没心没肺的样子,溪悠也不好再说什么了。皱着眉又再次挠了挠头道:“那、那好吧。”艰难的将《神领域》放下,起身渡到了蓝美人那里,伸出手从木盘中取出一颗还沾着灵羽池水的丹甘放进了嘴里,咂了咂嘴道:“嗯,好吃,真甜。”

  “溪悠,你的演技是越来越好了呦!”蓝美人嘴角勾起一个漂亮的弧度,别有深意的笑道。

  “呃!”溪悠只稍错愕了一下便反应了过来。但,她却是想以装傻来蒙混过关。

  “什么?演技?‘神领域’中有这个吗?!我怎么从未看到过?”还装出一脸的天真模样挠了挠头,松松散散的绾起来的头发更是松散凌乱了。

  可惜的是蓝美人并未被误导,一脸好笑的道:“你不爱修练《神领域》,懒;你总是做不住,贪玩;你看到好吃的就流口水,贪吃。你又懒、又贪玩、又贪吃的,而你刚才的作为完全不符合这些哦!”说完朝溪悠狡黠的眨了眨眼。

    “嘿嘿,嘿嘿!”蓝美人说的已经很明显了,所以溪悠只是傻笑着又挠了挠松散的发。

    反正已经这样了,承不承认她又能怎么我?!还在傻笑的溪悠心想。

    主人与‘记忆’心灵相通,溪悠大概是忘了。知道了溪悠心中的想法,蓝美人再次好笑地道:“是,我是不……”可话才刚开个头,就被一突然出现的奇异景象打断了。

  “呃,什么东西?!”蓝美人和溪悠同时叫道,并迅速朝溪悠的床上望去。那儿,是那股极刺眼的紫晖之气最先亮起的地方。

  那已弱了的紫晖之气还未散去,正围绕着溪悠随手放在床上的《神领域》飘绕。两人对视一眼,同时白气缭绕全身,消失了,也顾不上享受那美味的丹甘了。

  待两人来至神领域的床前的下一瞬间,紫晖之气完全消散,响起了一个令二人久违了的声音。

  “溪悠,相信你这么长时间已有所领悟了吧!修练了这么长时间,各方面定然都长进了不少了。现在,你也该是熟悉它的时候了。先前,我已将我的血液滴在你的额头眉心处,融入了你的体内,你只需在‘神领域’三字之上滴一滴你的血液便可。是血液不是本体血液哦!……”古的声音渐渐地消却了。

    两人回过神来,溪悠自言自语般的喃喃道:“原来是血液,并非本体血液啊!怪不得、怪不得之前试的时候没反应呢!唉,看来,越是简单的事越是被我忽略啊!”

  “哎呀!”溪悠一拍脑门儿,口中惊呼一声。

  她突然间想起,在蓝美人苏醒的前几日发生的一件事。

  外面,大地后的金日在正上空撒着金色的光晖,这光辉看起来让人心中暖暖的。

  一双乌黑的美目缓缓地睁了开,望着身着白衣的男子的美目显的有些呆滞。睡眼惺忪的溪悠望着古眨了眨乌黑的美目道:“古哥哥?你怎么在这儿?你在这儿干什么呢?”溪悠用手指触了触自己的额头眉心处,“刚才这里好像凉丝丝的,是有什么东西吗?”说着眉头皱了皱。

  古轻柔地将溪悠的手从她额头眉心处拿开,一脸温柔地道:“我在这儿看你是要嗜睡到什么时候,金日都红透了还不起来,”说到此,看了看溪悠那羞红了的更显孩气的极美脸孔后,低低地笑了笑才换了另一个话题,“你眉心处并没有什么,只是我为了叫醒你而滴的一滴水而已。快点起来吧,要不然,都到金日睡的时间了!”

  “噢!我、我马上。啊----”溪悠拍了拍张大了的嘴巴道。

  “那我先去灵羽山了。”说着,古一脸晓得的模样向外面走去。

  “噢,哦!”还没睡醒的溪悠答应着,翻过身去又继续睡了。口中还喃喃地道:“不急,再睡会儿,明天修习也一样,反正已经会了,只不过是有些生疏罢了!”咂了咂嘴便睡了过去。

  ……

  “唉,当时怎么就没有感到奇怪呢?!叫醒我那种事古哥哥可是从来都不会做的啊!看到我睡觉,古哥哥总是宠溺地看我几眼,便会离去的。我怎么就相信了古哥哥的那番话呢?!”曾有一次,睡眼朦胧的溪悠,看到了古的这番作为。溪悠深深地自责自己没有察觉出古的变化:那样,或许古哥哥可以……

  溪悠恍然,语调轻轻的对蓝美人道:“想必,那日我和你纠结于头发之时,古哥哥便是去做这一步了吧。他定然是预料到,他自己的时间已不多了罢?!……”

  蓝美人知溪悠心中所想,用那在溪悠看来极小的手指触了触溪悠的手背,轻言道:“溪悠,不要多想,不要把什么错都总往自己身上揽!” 曾几时,是溪悠引导稚气的蓝美人,而现在,却是回回遭到充满傲气的蓝美人的无奈训斥……

  h酷√)匠u网7正q版r首)F发Wg

  蓝美人脸上那一个若有若无的苦笑,让人产生莫名的凄惨之感。温柔蜕去后,蓝美人一脸严肃,对溪悠冷酷无情的道:“还愣着干什么,快点啊!”

  “哦!噢噢,马上!”溪悠答应着赶忙行动了起来。

  哎,为什么感觉溪悠与蓝美人之间的关系有些错乱呢?!

  溪悠手上白气缭绕,霎时,青龙刀出现在了溪悠手中。溪悠一只手空拂过木板,“神领域”三字重现。青龙刀渐渐逼近溪悠的手指指肚,闪着锋芒的青龙刀划开了那细嫩的皮肤。

  意念法,溪悠的周身似有白气在缭绕,似虚似幻。溪悠用意念法控制意念,使流出的血液为鲜艳的红色。将一滴血液滴在“神领域”之上,另人惊诧的一幕发生,那仅一滴的血液竟是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的蔓延,直至将整个“神领域”覆盖……

  蓝美人紧抿着唇,看溪悠一直未动作,口中便低低的咒骂道:“这个溪悠,也不知道将伤口弄好了再说……”

  白气缭绕全身,下一刻,便立于了溪悠那有着伤口的指肚旁。伸出稚嫩的小手,蓝美人缓缓空拂过溪悠的伤口,待移开后,那伤口赫然已消失不见。

  总归,溪悠是有人疼的……

  待鲜血将“神领域”完全覆盖的一瞬间,两人都感觉到在自己的大脑中极快地闪过许多虚影。伴随着虚影的闪过,两人的身子都情不自禁的轻微颤抖了一下。

  木板之上,本被鲜红血液覆盖着的“神领域”自行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行一行出现的文字。

  “‘神领域’分为三个小领域:医、法、战,又分有弱、中、强三大层次。弱分为士、卒、兵;中分为侯、丞、宰;强分为王、皇、帝。士、侯、王为医;卒、丞、皇为法;兵、宰、帝为战。医,乃是治愈;法,是指神法;战,即是神力,同时,也包括精神力。精神力一般聚集在精神之海中,但或许也会有例外……”溪悠轻轻地念着上面的文字,蹙着眉问蓝美人道:“蓝美人,这个精神之海是指什么?”

    “噢,大概……大概是大脑吧,应该是的。”蓝美人同样蹙着眉回答道。

    接着,溪悠又后知后觉的问蓝美人道:“怎么突然间我就认得这些字了呢?”

  “呃,你莫问我,我也不知晓的!”蓝美人望着溪悠一脸认真的道,“别忘了,我是你的‘记忆’,我知道的一般你也都知道。”

  蓝美人淡淡地望了一眼《神领域》后,轻启薄唇,不急不缓地道:“我也跟你一样,突然间就认得这些字了。”稍顿了下,又对溪悠轻快地道,“哦!你快点看看吧,熟悉熟悉‘神领域’。也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回事,神法和神力怎会差别如此之大,你神法完全可以说是丝毫不懂。”最后一句话说的颇有教训意味。

  “你气我也没用的,我也想知道为什么的。我的神力猛升,而神法……唉!但是,那也不能怨我吧!?我有努力了的……”被蓝美人锐利的目光盯着,溪悠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逐渐听不见了才低低地道,“知道了。”

  手空拂过木板,那之前两人皆看不懂的文字与解析图重现与木板之上,溪悠开始认真的熟悉“神领域”了。

  白净细嫩的手一次一次空拂过木板,木板之上的内容也在随之变化着,溪悠口中不觉也断断续续地读了出来:“神领域……幻影术……移形法……意念法……空收术……丹取术……温控法……冰封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明悲 说:

  是不是觉得神领域的层次名称有些熟悉呢?没错,它就是由官职名称而引发的。喂,你不要吐血,因为我是不会报销医药费滴。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