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这是古,这是古的声音,这是古哥哥的声音,但是,事情为什么会这样……两人心中都是那样的激动。

  古的声音渐渐消失在虚空中,木盒周围的紫气同样也在慢慢消散,溪悠却望着手中握着的青龙刀出神:鹿,鹿姐姐吗?古哥哥,你就放心好了。鹿在溪悠心中的地位是无法比拟的。

  古哥哥,你是看出来了吗?我长得和溪悠一个模样,连声音也一样,我自卑的以为我是溪悠的附属;却原来,我并不是,我只是我,只是我。我有属于我的发色,属于我的特点……蓝美人双眼无神,内心却是无比的激动与清醒。

  是的,这许真的也是交换。

  但上次的交换是悲,而这次的交换却是喜,是激动,也是释然,这次的结局全然没有忧愁与悲伤。

  从这一时,这一刻起,便只有溪悠与蓝美人为伴了,以后,还不知会如何,亦好亦坏,亦喜亦忧……

  突然间,已紫气尽数消散了的木盒有了些许的异样,继而盒身周围飘绕起彩色气体来,紫气、青气、白气、淡蓝气体……望着这一突发情况,溪悠和蓝美人都愣住了。

  彩色的气体一直缭绕着木盒的盒身,久后,待彩色气体渐渐消散,溪悠和蓝美人皆发出惊诧的声音。

  她们看到的……那是什么?重现在眼前的不再是镌刻着细小花纹的木盒,而是一片深棕色的薄薄的木板,不过只有溪悠手掌那么长,那么宽而已。

  溪悠眨巴眨巴漂亮的大眼睛,脸上写满了疑惑,什么也没有嘛。感觉到木板背面有着凹凸不平的触感,溪悠便是疑惑的将木板翻了个身,“神领域”三个大字深深的凹陷在木板背面。

  “神领域?什么东西?”溪悠疑惑的道。

  抱着尝试的态度,溪悠伸出手指,白气飘出,溪悠口中喃喃有词,看口型,似是“现形术”。

  “什么也没有嘛!”使用了现形术后,溪悠见并无反应,愤怒地说道。但又转念一想,说不定有什么机关呢。于是又翻来覆去的看了一遍,真的有所发现。在“神领域”的背面,溪悠看到了些许的小字,招呼蓝美人道:“蓝美人,快来看,这里有字!”

  听闻溪悠此言,蓝美人赶忙把头凑了过来,眼睛望向木板。两人都专注的看着木板上那徐徐生辉,周围彩色光晕缭绕着的一大股紫色气体。两人看着那奇景,那紫色的字体,脸上的表情却是在不断地变化着。久后,蓝美人错愕着,而溪悠脸上毫无表情,却只是简单地对着木板,简单的说出两个字:“放心。”

  溪悠,这是古哥哥留给你的,古哥哥也仅能将它留给你了。

  这是我与麟创造大地后的三百年中,根据我们自身所具有的能力而研究出的“神领域”。这本“神领域”中有着所有关于“神领域”的内容,虽然你的神法仅有初级,但想必也是可以看懂它的。我感觉,在你初有形体之时,日月传输给了你巨大的能力,即使不是,你也有日月精华之神力啊。相信你自己,好好修习“神领域”,然后,将麟……唉。

  还有,蓝美人,要帮助你的主人哟,呵呵。

  一段长长的、徐徐生辉、彩色光晕缭绕着的字体还停留在木板上,稍一会后,才渐渐散去,重现“神领域”。

  溪悠用白气缭绕的一只手空拂过木板,重现的不再是“神领域”,而是满满的文字和图像。

  溪悠边看着那文字与图像,额头紧皱,眉头紧锁,溪悠又再次空拂过木板,又是满木板的文字与图像,却是与先前有些不同。溪悠,又接连几次空拂过木板,随着时间的推移与流逝,额头皱得更是深了。而整个过程,蓝美人都站在溪悠手上冷眼旁观,仿佛这一切都不曾看见。

  “啪。”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却是原来,溪悠终是不耐烦了,将木板一下子甩在了床上。

  “搞什么嘛,看都看不懂。”随着木板与木床相撞的声音,溪悠抱怨道。这个孩子气的动作,无疑是在使性子、发脾气了。

  “哟,溪悠,古哥哥这次可是对你寄予了厚望,还把他和鹿姐姐一起研究书写的《神领域》给你钻研,让你可以更好地领悟神法,修习神力。你可不要让他失望才是。”蓝美人再次做了旁观者,戏笑溪悠道,细看时,嘴角还留着一个漂亮的弧度。

  “蓝美人!”溪悠佯装怒样道。

  最后却是自己撑不住装不下去了,一脸垮垮的道:“可是我一点也看不懂这些文字和分析图啊!我、我也想快点使自己强大起来,想要去救鹿姐姐的。”溪悠紧咬下唇,整个可怜兮兮的样子。

  蓝美人蹲下小小的身子,小小的手指轻轻的抚摸溪悠那在她看来不小的指肚,柔声对溪悠说道:“乖,溪悠,古哥哥将《神领域》给了你,说明他很看重你。也说明,溪悠,你在古哥哥心中也已经强大到可以独当一面了,所以古哥哥才会放心交给你啊。”最后一句话,她说的坚定有力。

  “溪悠,我们慢慢来,看不懂,我们就慢慢琢磨,一字一句的琢磨。古哥哥和鹿姐姐当时能研究并写下踏,我们也能将它研究透的,相信自己。而且,也要相信古哥哥,他给了你《神领域》,一定会在适当的时候将一切都告诉你,现在未告诉你许是时机尚不成熟,时机一到,古哥哥自然会将一切都悉数告诉你的。”蓝美人耐心的疏导着溪悠,说着,还轻轻的拍了拍溪悠的指肚。

  听着蓝美人那柔柔的,却又坚定异常的话语,感受着指尖指肚上的那丝丝异样,溪悠那颗狂跳不止的心,渐渐变得平稳有力,情绪也稳定了许多。

  “嗯,蓝美人,那你可是要帮我的哦。”溪悠将忧撇去,换上了乐的面具,对蓝美人笑道。

  “放心吧,你好了我才能好啊!别忘了,主人有什么能力,记忆才会有什么能力的。”蓝美人也帮着溪悠带那乐的面具道。

  能好,又为什么要坏;能乐,又为什么要忧。反正,本来也就没什么的,只要,彼之知晓,就可以了,没有必要再将它做出来,好似在刻意强调似的。

  “唔,原来你一直都不是真心的啊。”溪悠佯装怒样,生气地对蓝美人道,而嘴角却是勾着一个漂亮的弧度,是啊,我还有蓝美人,而且她会一直陪着我的。

  “是啊,我一直都是在为了自己。”蓝美人口是心非的笑道。

  “切,我才不信呢。”说着,溪悠朝蓝美人吐了吐舌头。

  ……

  绿叶漫天飞舞,然后旋转着徐徐落地,还有些许的停歇在一位身着月白色的衣裙,但是却隐约镀了一层金光的女子身上。金色给人华丽的感觉,却隐约有太阳的温暖。月白色给人以纯洁如稚、圣洁的认知。这,结合在一起给人以眼前一亮之感,心生陶醉。

  酷匠-网\正8I版首M发#-

  女子手指伸出旋转着指向周围的树木,白气连续不断的飘出冲向大树的树冠。好似,那空中、地上的绿叶皆是她的白气打下的。女子面上毫无表情,极长的乌发随着她的旋转也在飘扬。

  “溪悠,可以了,我已经感受到了。”倏地,一丝白气飘然而至,女子也紧随之停了下来。

  “蓝美人,为什么我是主人,却是那样的辛苦,而你却可以坐享其成,不公平啊,这不公平。”本来还面无表情的溪悠,此时望着自己手上的小小人儿——蓝美人抱怨道,一脸的可爱模样。

  “而且,这还不是最气人的。最可气的是,我竟然要一直修习,并且要直到你心里有了感应才算成。”溪悠是一脸的不满。

  “溪悠,这也是为了以后嘛,谁让只能主人修习的,谁让只有让记忆感应到主人的修炼才可以的,谁让只有主人有了一定程度后,‘记忆’才会与主人一同有这个能力的。我也不想啊,我还想靠自己领悟、修习呢,我还没抱怨呢,你却是在这儿抱怨开了。你到底还想不想……”说到这里,蓝美人突然停住了,不再说话。

  溪悠却是毫无察觉的样子道:“哦,知道了,我以后不这样就是了嘛。你这个样子,好像你才是主人似的。”

  此时,蓝美人在心中庆幸:还好还好,溪悠没有察觉到什么,差点就说出鹿姐姐和古哥哥了。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彼时,面上毫无异样的溪悠,心中却是起了一层涟漪。尽管这圈涟漪很小,但它却在溪悠心中荡漾开来,久久不能平静。

  溪悠又对蓝美人“认真”的道:“放心,我以后会好好修习、领悟的,不再抱怨,‘主人’。”

  溪悠话中的戏言,蓝美人又怎会听不出?可这次,她却是毫不理会了,只当做没听懂,嘿嘿的笑着。

  “说话啊。”溪悠见蓝美人半晌毫无反应,耐不住了。

  “……”

  因为蓝美人知道自己刚才想错了,溪悠,什么都知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明悲说:

  溪悠和蓝美人的性格是不是互换了啊?是错觉吧?

  嗯,一定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