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古希斗场

  隐有白气和紫气缭绕,下一瞬,溪悠和古便消失于龙古洞中。

  刚来到处于灵羽池与灵羽森林之间的那片空地,溪悠便急着说出了自己的“规则”。

  “古哥哥,这次你可不许再用幻影术了!”溪悠撇撇嘴说道。

  “呵呵,知道了。”刚说完,古便消失在原地。

  溪悠也紧随着消失了。

  空地的一处,没有任何征兆的,但是古的身形却在那里显出。而同时,一股乳白色的气体向古袭来。却是在气体到达之际,古的身影变得虚幻起来,继而消失于此。这时间,掌握的恰到好处。气体笔直撞向一棵粗壮的大树,仅仅是几次呼吸后,大树才有了反应,拦腰折断,甚至大树周围的花草树木也受到波及,紧随着颤抖起来。原来,两人相战不觉间,竟是已来到灵羽森林的边缘地区。

  几回合下来,皆是如此,于是,溪悠怒了。

  待古的身形再次显现,溪悠也紧随着现了形,怒不可遏的说道:“古哥哥,你这是怎么回事?几回合下来,你只闪躲不攻击,这有什么意思?还不如我自己冥悟修炼来得快呢!”

  “呃?!”溪悠错愕,因为此时,一股紫色气体向溪悠冲了过来。溪悠暗叫一声不好,竟然着了他的道。同时身体也是迅速做出了反应,抬手用神力试图化解这次攻击,顺便防御,恶狠狠的斥骂道:“哼!狡猾的狐狸。”

  溪悠不经意间瞥到了灵羽池,顿时脑袋里灵光一闪:有法子了,看我怎么反败为胜!

  这么想着,溪悠嘴角不自觉勾出一个漂亮的弧度,极具阴谋的味道。溪悠邪笑着,似自言自语般低喃道:“呵,等着瞧!”

  “汩汩——”古被响声一惊,抬眼望向声源处——灵羽池。却看到,灵羽池中的池水先是波涛大起,一时不觉奇怪:这灵羽池向来风平浪静的,怎么……?容不得古多想,那灵羽池池水便是冲天而起,在空中汇聚成一条细长的空中河流,从远处看,像是一条白绫,又像是一条水蛇在漫天飞舞,以极快的速度向着古的方向飞来。古随即反应了过来:是溪悠!她做了什么?!急忙朝溪悠看去,此时的溪悠,一手忙着防御化解古的紫气攻击,而另一只手却也没闲着,指尖白气飘绕,隔空操控着灵羽池中的池水。

  “溪悠,真的以为这能攻击到我?呵,那你就太小看我的速度了吧!”古轻笑道,紫气随周身缭绕,古向后瞬移退了几步,手中攻击没有丝毫停下的打算。却是……

  “哗——”古成为了那条水流的尽头。

  成为“落汤之鸡”的古一颤,手中的攻击也随之减弱了,细看,紫气已淡去了不少。再次紫气周身缭绕,这次却是古身上湿漉漉且略显狼狈的衣服变为了干净整洁的衣服。此时的古,与周围被殃及的花草乃至周围的一切都显得是那样的格格不入。神力的攻击,水的冲击,二人的交战,已让这成为了一片狼藉。

  看{.正&版B章节z上^/酷匠{网●+

  古的攻击减弱后,溪悠手中忽然莫名多了把青色的刻着些许繁琐花纹的匕首,细看,竟是鹿的那把青龙刀。

  溪悠迅疾的用匕首划向淡了不少的紫气,一声虚响,紫气攻击分裂开来,渐渐地便消散于无形中。

  “哇——这青龙刀好生锋利啊!竟然连气体都能斩开!”溪悠的话语中无不透露出惊诧之情。

  自从得到这青龙刀,除了那日唤醒古哥哥使用了那一次,自此便再没有使用过它,却不知,它竟是这样的好用!早知如此,就早些派它出场了,那样,定然早就赢了古哥哥了。溪悠美美的想着。

  溪悠望着古嗤笑道:“古哥哥,我是活的时间比你短,人生阅历不比你丰富,外加有些幼稚罢了。”溪悠在此顿了顿,抬头直直的望着古,笑着继续说道,“不过,我可不是白痴,这点小小的战术,我还是懂的!”

  “噢——”古作恍然大悟状,一脸虚心的问道:“愿闻其详。”

  溪悠被那一声“愿闻其详”以及古的一脸“虚心”模样给捧乐了,满脸自豪之色的笑道:“嘿嘿,多谢夸奖。那个,我只是简单思索了下而已。”溪悠先客气的谦虚了下,接着才开始绘声绘色的讲述自己的“丰功伟绩”,道:“你看啊,你正在攻击我,我引池水‘洗礼’你,”说到这里,溪悠不怀好意的嘿嘿笑了笑,“周围哪里都可以躲避,但要想不结束攻击,也就只有那个地方可以躲了。”溪悠边绘声绘色的给古做着解释,边跟着话中意一会儿指指这儿,一会儿指指那儿,“而我知晓你的速度之快,且必将被假象蒙蔽。于是我将池水流向你的速度弄的极快,让你毫无怀疑猜忌之想,却是暗中掌握着池水的流速,在你移开的瞬间我也迅速的改变了水的流向……”溪悠惊讶的将最后一字说出。

  却原来,在溪悠讲得入神之际,古移形至溪悠跟前,飞快地给了溪悠一击。

  不过,古这一击却仅用了两成功力,只够轻微击伤溪悠而已。但,溪悠的反应却是万般的剧烈。

  “唔——”溪悠眉头紧皱,捂着心口万般痛苦地朝地面倒去。

  见此情景,古连忙飞身上前,伸出手臂,接住了即将触地的溪悠。

  古将溪悠拥入怀中,担忧的问道:“溪悠,你怎么回事?我并没有下手太重啊!你怎么会反应如此剧烈?我可是掌握了力度的啊!”语气中是满满的自责。

  “噗——”古猛地推开溪悠,从口中喷出一口血雾。

  “呵呵,古哥哥,我赢了哦!”溪悠狡黠的笑着。

  刚刚,紧闭眼眸的溪悠,突然睁开双眼给了古一击,这一击,足有五成。

  “怎么回事?往日,你就算用七八成功力也不会伤我分毫,如今,仅五成,便伤我至吐血?”古此时,没有被骗后的愤怒,有的仅是万分的不解。

  “我也不知道,不过刚才你袭击我之时,我心口处确实很痛,比以往每次都痛。但不一会儿就又不痛了,比以往每次痛的时间都短。我想,既然你都袭击了我,那我就——”一顿,又道,“以、牙、还、牙好了,嘻嘻,我好吧?我可是你对我‘好’,我就对你‘好’呢。”

  “但是,你的攻击的力度为何增强如此之深?每一成的威力都增加了吧?”古依然纠结于他的问题,丝毫不理会溪悠的玩笑。

  “我不知道呀。”溪悠一脸天真地道:“知道又如何?为何要一直纠结于它?”

  古听后急忙道:“当然要知道为什么了,你本七八成都未能打伤我,而这次却仅用五成便打得我喷出一口血雾,你说我能不纠结知道为什么吗?”此时的古,就似一个求知若渴的学子,其实,他是在想如果知晓了这个可以更快地提升神力的方法后,是不是就可以更快地救醒麟?

  “许是你那一击压缩了我的神力吧?顺带着也将我的神力提高了呢!”溪悠嬉皮笑脸的随意说道,她并不在意神力的提高或下降。

  “不可能,我给你一击,怎么可能就能提升你的神力?而且我打的是你的左肩,为何你心口会痛?”

  “呃……不知道。溪悠可能,是旧病复发了吧?”溪悠猜想道。

  “可为何你左肩不痛,唯独心口痛?”古一句勃回溪悠。

  “嗯,确实哦。”溪悠老实回答道。

  “为何你神力会提升如此之快?神法却是进度缓慢?仅一百年,你从一个‘神领域’的蝼蚁进为中级阶段,而神法却是熟悉甚少。现在,仅几个呼吸间,你又成为‘神领域’的高者,甚至是强者。”古继续追问道。

  古和麟将神力和神法划分了多个层次,曾也将这些关于神力和神法的知识告知溪悠。

  “你这一切,就似是原有的神力,却是莫名的被封印。对,就是这样。怪不得,怪不得你只要靠自行冥悟便可修炼。你心口多次疼痛,而每回痛过之后,你功力便大增,神力更醇厚。就像是你每一次的心口疼痛,就是在解一道封印……”古絮絮叨叨的说着自己的分析和猜想,越是说下去,就越是感到自己的说法是极对的。

  最后,用一句话总结道:“对,就是这样。嗯,那这样的话就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了。”而古心中却是另一番心思:这样,就没有什么好丢人的了。呵呵。单纯的溪悠自然看不出古的心思,也没有深想。只是单纯的以为……

  “古哥哥,你太好学了,遇到困难就深究哦!”溪悠一脸崇拜的道。

  “呵呵,多谢夸奖。”古脸不红心不跳的接受了溪悠的赞美。

  “古哥哥,你看我们经常在这里决斗,不如我们给这儿起个名再立个碑吧!就像这灵羽山和古龙山一样,如何?”溪悠提议道。

  “可以。”古只简单回了两字。

  “那就叫古希斗场吧!如何?”溪悠欢快的将自己的想法告诉古道。

  “古希斗场?”古不明白为何要叫古希斗场。

  “嗯。因为是我们两人的决斗场地,我们各取一字,你取古,我谐音稀有,稀去禾,变为希,因为是战斗的场地,所以是斗场,合起来就是古希斗场啦!”溪悠絮絮道来。

  “呵呵,那就古希斗场吧。”仔细想想,古又道:“你即已赠一名,那我也给你起一名吧。如今你这般厉害,应有一威严的名字。你说是也不是?”

  “女娲如何?你可同时具有两名哦。”古诱惑道。

  “那我就勉为其难应下吧!”

  “还勉为其难,你爱要不要。”古瞬间变脸。

  溪悠吐了吐舌头,一脸调皮的道:“是你要给我起名,又不是我要你给我起名的。”

  “我好心帮你,怕你不好意思张口,我便主动提出为你起名,你却是……唉——不识好人心啊——”古言辞中满是委屈的道。

  ……

  诶呦,纠结的两人呦——呵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明悲 说:

“女娲”终于出场了,她的未来又会朝哪个方向发展呢?~\(≧▽≦)/~啦啦啦,有没有人期待呢?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