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端坐在紫气缭绕的木床上的溪悠,深呼出一口气,缓缓地睁开了双眼。溪悠将放在相盘的腿上的十指紧扣,掌面相合的手缓缓伸展开来。

  溪悠抬手抹掉额头上密布的汗珠,心生疑惑道:“咦?怎么回事?这次冥悟怎么感觉这么累?但冥悟过后却是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轻松?哎呀,不管了。嘻嘻,这次神力应该提高了不少,神法也悟懂了一层,去找古哥哥比试比试,这次定然能超过他了。”说着,溪悠伸展开了双腿,滑下了床,拔腿向洞外跑去。

  “古哥哥,古哥哥……”溪悠找遍了整个古龙山也未曾看到古的丝毫影子。

  “唉,看来古哥哥又去了灵羽池。”溪悠不禁感到无奈。

  突然间,溪悠周身白气缭绕,下一瞬间,溪悠便消失在了龙古洞洞口。

  而坐在灵羽山上的灵羽池边的石头上,一身白衣的古的身旁,却是渐渐显出了溪悠的身影。

  “嘿!”溪悠猛一拍古的肩膀。

  古身子一颤,看样子是被吓到了。

  古转头对溪悠佯装怒颜道:“你不好好去冥悟、修炼,跑这里来干什么?是不是又要偷懒啊?”

  “呵呵。”溪悠巧笑一声,抬指指向古旁侧的草地上,白气飘出,草地上竟是凭空多了一块光滑发亮的石头,溪悠走近一步,坐了上去。

  此时才道明来意,道:“古哥哥,我已经冥悟过了好不好?修炼的话,当然是实战中效果最好啦,所以我这不是来找古哥哥了吗。”说到此,狡黠一笑,继续道:“我的神力可是提高了不少哦,说不定,这一次我可就打败你了呢。来吧!”说着,站了起来,朝前方正对着灵羽森林的空地走去。

  “呵呵,口气倒是不小,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在说大话了。”说着,古紧跟着溪悠站了起来,向空地走去。

  听到此话,溪悠头也不回地抛下一句话道:“这话不要说得太绝……”

  停住,转身,目不转睛的盯着古,继续道:“先打赢我再说吧!”

  “溪悠,你这话可是说过很多遍了哦!可结果总是,你,溪悠,为你自己的失败打~掩~护~”古好笑的看着溪悠,说道。

  “呃、呃,哪、哪有,不要在那儿睁着眼睛,却是说着瞎话,嗯,对,就是这样。”溪悠思索了好一阵才说出一句贼喊捉贼的反驳话。说过之后,溪悠歪着头撇了撇嘴,可爱的吐了吐舌头。

  “呵呵,溪悠,你的语无伦次早已出卖了你啦!”古站着一动不动的说道,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的笑容。

  闻言,溪悠立马立正站好,大喝一声道:“少废话,来吧!”

  随着溪悠最后一个字的尾音飘荡,溪悠和古周身随白气和紫气缭绕,下一瞬,便消失于无形,却是听到了一声巨响,犹如两股强大的气体相撞,发出的巨大的闷响声般。

  随着空气中飞散的尘土消散,紫气和白气也都渐渐消散,古的身形逐渐显现在空中。随后,在古的身后,溪悠的身形也渐渐显现。

  “嘿!”溪悠将白气缭绕的手掌拍向古的肩膀。

  但,当溪悠那白气缭绕的手掌与古的肩膀相触时,古却又消失于无形中。而,溪悠却是随之色变,且浑身白气缭绕,接着便也随之消失了,只是空留一句话在虚空中回响:“你耍赖!我不服,我坚决不服小人的。哼!”这已足足显出溪悠的憋屈。

  酷匠网◇L唯b6一@正xb版Xb,其他O$都S是4盗版-)

  随着溪悠一句话的收尾,古和溪悠又重新站在了原先的位置,紫气和白气在渐渐的消散。

  刚一现形,溪悠便急不可耐的上前对古说道:“古哥哥,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明明知道溪悠……”说到此处,溪悠背在身后的一只手掐了下另一只手,竟是硬逼出了几滴眼泪,“明知道溪悠不懂幻影术的,却还使用幻影,而且、而且还是一开始就使用了。呜呜呜——古哥哥你这分明是在欺负溪悠嘛!”

  古不言,只是看着溪悠,那样子、那样子分明是在憋笑嘛!

  “哼!”溪悠气极了,一甩衣袖,掉头走人。

  直到溪悠消失在古的视线里,古才捧腹大笑起来:“哈哈哈——”

  “别得意的太早了,我还没有尽全力呢!哼!”远远的飘来溪悠憋屈的声音。

  “呃,”古一楞,却是随即又被溪悠的可爱给逗笑了,“呵呵呵……”

  事后,溪悠便是更加努力了,势必要赶超古。

  倏地,一双墨般黑的眼睛悄然睁开,那是一双纯洁的,且充满稚气的眼睛。

  睁开双眼的溪悠,那墨黑的眼珠在眼眶中转溜溜。几圈后,溪悠才缓缓坐起身,呆愣了片刻后,才缓缓的下了紫气缭绕的木床。

  却是,刚下了床,溪悠便眉头紧锁,一只手猛地捂住了心口,口中伴随着的也是一声闷哼。

  古抬手指向虚无的空中,紫气飘出,下一瞬,对面便出现了捂着心口、眉头紧锁的溪悠。似是这一指,中间相隔的虚无的墙壁便消失了。

  古看到,顿时一惊,消失,又出现在了溪悠的身旁,伸出双手扶住溪悠,焦急地问道:“怎生如此?!”

  “呃?”本捂着心口、眉头紧锁的溪悠,此时放下了手臂,眉头也舒展了许多,心中不禁感到疑惑。

  “古哥哥,我刚才下床时,突然间心口好痛,可是,在刚刚,它又不痛了。而且全身变得前所未有的轻松。不是精神上的,而是纯粹的身体上的轻松,很轻很轻,就好像是一片羽毛般。古哥哥,这是怎么回事啊?”溪悠抬头,眨着双大眼睛问古道。

  “你确定你的身体无碍?”古还是有些不放心。

  “嗯,就那一会儿很痛而已,现在已经无恙了。可是古哥哥,为什么我现在会感觉身体很轻啊?”

  “这个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只要没事就好,说不定你的身体变轻就是因为你心口痛那一下带来的便利呢。”古戏笑道。

  “呵呵,古哥哥真会开玩笑。”溪悠嘻嘻一笑道,“今日我们比个高低如何!”明明是问句,自溪悠口中说出却像是在命令般。

  “呃?”古还有些回不过神,愣了片刻后才明白过来,“呵呵,你还真是……”看着那仿佛下一刻就要喷出火的眼神,古连忙道,“真是坚持呵——”

  “咦?那是什么?”溪悠一扭头,便看到了在古的床上,放置着一个紫气缭绕,木质的小盒子,盒子做工十分精细,盒身上刻了些细小的花纹,这更是为盒子本身增添了几分神秘的色彩。

  闻言,古转头望了过去。当看清是什么东西引起了溪悠的注意的时候,不禁惊呼出声,下一瞬便是移形到床前,抓起木盒,更深一层的紫气缭绕着木盒,伴随着盒子本身原有的紫气,等紫气慢慢消散,古手中的木盒早已是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噢,没什么,就是一个小玩意儿而已。”古一边做着这一系列的突兀的动作,一边淡然的对溪悠解释道。

  然而,即使语言再怎样的淡然,也是缓解不了古心中的懊恼:哎,怎么这么不小心,刚做完就顺手放在了这儿,之后竟然还忘记了将它收起来,真是太不小心了。

  “哦?没什么吗?那、那好吧。我们出去友好的切磋一下如何?”虽然溪悠心有不甘,但最后还是“强烈的好奇心”被“无能为力”所战胜:唉,谁教我不会丹取术呢,只会收不会取的……

  古闻言,嘴角轻微的勾起一个漂亮的弧度,对溪悠道:“可以,”一顿,又接着道,“友——好——的——切磋一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