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哥哥,古哥哥……”满身伤痕、灰头土脸的溪悠从灵羽森林的方向跑向灵羽池,边跑边喊古道。溪悠手中还捧着些许殷红色的小果子,殷红色的果子和溪悠的狼狈模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古本来在望着灵羽池中心出神,不知在想些什么,大是和麟有关吧。古闻声后站起身来,转身看着溪悠,一副早已司空见惯的样子,好笑地说道:“你又摘到了些什么?”

  溪悠气喘吁吁地跑到古的跟前,深呼吸一口气,再徐徐地吐出,待气息均匀了些许后,这才嘿嘿一笑,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道:“溪悠摘了些红果,它可甜了呢!”说到此处,眼中闪着希冀的亮光,继续说道,“古哥哥要不要尝尝?真的非常好吃哦!”说着,将手中的红果举到古的眼前。

  红果上还沾着些许早晨的露珠,更显鲜艳。古从溪悠手里取过一串,却是不吃,只是望着溪悠。

  溪悠看到古拿了一串后便收回了手,将手中的红果一股脑的抖落在湿漉漉的草地上,然后很没脑子的一屁股坐在旁边同样湿漉漉的草地上。

  本来挑了一颗最为红艳的果子,正想将其朝嘴中塞去的溪悠看到古正望着自己,便又是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道:“古哥哥为何不吃?是不好吃吗?”

  “没有。”古坐到一旁的一块大石头上,随意地摘下一颗红果塞入嘴中,继而对溪悠说道:“几百年了,你依然的如此顽皮,为何不用神力?竟是弄得如此狼狈。”

  溪悠这才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身上,惊呼一声道:“呀!怎么会弄成这样?”

  “溪悠,莫要在我面前装模作样。”

  溪悠一丢先前的稚气,正色说道:“我不想用,有何不可?”

  “唉。”古轻叹一声,缓缓的对溪悠说道,“溪悠,……”但也只是仅仅叫出了她的名字便停住了。

  “嗯?”溪悠闻声抬头,眼睛有些许的红。

  “溪悠,你不必如此为难自己,”稍顿,又道,“那并非是你的错。你这又是何苦折磨自己呢?”

  溪悠抬手抚弄被风吹乱了的碎发,却是悄悄拭去了眼泪。

  “呵呵,古哥哥你在说什么?溪悠听不懂哎。”说罢,望着手中的红果,一展笑颜,道,“古哥哥,你看,这果子红彤彤的,又好吃极了,不如我们便就叫它丹甘吧,如何?”

  “随你,你想叫它什么便叫它什么吧,不必再来过问我的。”古抬指,紫气从指尖徐徐飘出,眨眼间,溪悠的狼狈模样便消去,同样是先前的衣裙,却是干干净净的,就连先前的灰尘也一扫而空。

  “那自然是要询问过你的意见的!你创造了这大地,这果子的主人自然就是你了。”溪悠反驳古道,心中却是悲哀的想道:古哥哥,你又何尝不是如此?怕是你陷得比我还要深吧!

  与此同时,古心中也是同样的心伤:溪悠,我说过的,麟是为了我能够醒来,不必灰飞烟灭,才如此的。与你,并无半点瓜葛的,你这又是何苦呢?

  两人相继悄悄叹气。

  “溪悠,今天的课程如何?”将阴霾撇去,古问溪悠道。

  “呃,什么?哎呀,古哥哥,你怎么不吃啊?这丹甘味道很好啊!喏,给你。”溪悠拿起一串,递给古。

  古接过丹甘,却是毫不留情面的拆穿溪悠道:“溪悠,莫要在这儿犯迷糊,老实交代,今天是不是又偷懒了,嗯?”稍顿,又道:“起先引导你的时候,你还玩儿玩儿练练的,但却是毫无进展。自从得知你能自悟而练以后,便让你自己去悟,加以修炼,但却是不曾见你有练过。”

  溪悠听后立即为自己辩驳道:“哪有,你没见过并不代表没有吧,要耳闻目睹才行的。”说罢,还嘟着嘴来以此表达自己的不满,“而且,学神法有什么好的?神力再高又有什么用?反正这大地上也就只有溪悠和古哥哥两个人而已!有没有神力,懂不懂神法不都一样吗?!溪悠实在不懂!”

  “唉——”古又是轻叹一声,却是久久不语。

  溪悠也不再理会古,只是安安静静的吃着丹甘,望着灵羽池中心出神,似这世间仅她一人,仅丹甘一物而已。

  鹿姐姐,你在哪里?灵羽池神圣之地又在哪里?为何我和古哥哥试了多次也无法将其打开,无法让通向灵羽池神圣之地的石梯显现?鹿姐姐……虽然表面上平静如斯,溪悠内心却早已是五味杂陈。

  又是一阵沉默,古缓缓启唇,喃喃地说道:“溪悠,我知道,因为神力,我沉睡;因为神力,麟沉睡;因为神力,一切都是因为神力。所以你憎恨神力。可是,”古停住,本望着溪悠的眼睛此时望向了灵羽池中心,似在端详般,后才缓缓的继续说道:“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没有神力,又如何有这世间万物;如果没有神力,你又如何苏醒?还有,你有没有想过她?你不强大,不强大你自身的神力,又如何去唤醒她?”此时的古,显然没有了往日的漠然与冷静,情绪有些过分激动。

  “鹿姐姐,鹿姐姐……”溪悠听到古那无奈的话语后,轻声呼唤,似在低喃,又似在寻觅……两行清泪不觉簌簌地落下,可怜的模样,是那样的令人心疼。

  此时,古轻启唇,似在默念神法般。古周身随紫气缭绕,下一瞬便消失不见了。可是却眨眼间便出现在了溪悠旁侧的草地上。

  酷匠L网(首发

  古将溪悠轻柔的拥入怀中,向下抚摸溪悠的乌发,同样轻柔的安慰溪悠道:“想哭就哭吧!把所有的不愉快都让其随着泪水流出,流出你的身心。”

  “嘤嘤嘤,嘤嘤嘤……”溪悠闻言,也不再压抑了,放声哭了出来。

  溪悠不知哭了多久,直到感到痛快淋漓,感到自身轻松了不少后,才脱离了古的怀抱。

  待脱离了古的怀抱后,溪悠却是有些许的怀恋……

  溪悠用手背拭去了泪水,似在向古保证似的说道:“古哥哥,你放心吧,我以后不会再如此了,我会好好修习神力。”溪悠转身向灵羽池中心,更是坚定地说道:“会好好修习神力的。”后更是肯定的嗯了一声。

  “呵呵,你想通了就好,嗯,这丹甘还真是好吃哦,呵呵。”古摘了一颗丹甘放入口中咀嚼,无比享受的说道。

  溪悠也被古感染,不禁也随着一起笑了起来:“呵呵,呵呵!”

  笑声回荡在灵羽山,久久,久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明悲说:

  悲哀终有逝去的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