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的眼睛缓缓的睁了开,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绝色的容颜,略带着些伤感,但大都被期盼和孩童般的纯真掩盖,不仔细看,是找不到的,因为她藏在了眼底。

  她的瞳孔中倒映着古的面容,当看到古睁开眼时,那份期盼随即改为了兴奋和激动。

  不知为何,古很容易的读出了那份伤感的意思——分别之伤,心头一紧,感觉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酷t0匠网_永久免费看小说hR

  “古哥哥,古哥哥,你终于醒了!太好啦!”

  古望着溪悠抓着自己的手臂,不住的摇晃,不禁眉头一皱:哥哥?叫我哥哥?!那就绝不是麟了,那小东西,怎么会肯自觉降低辈分?不过,她又怎会知道我?她,又为何出现在此?!

  想着,古便淡淡的问道:“你是谁?这世间,又怎会有你?!”语气有些冷漠。

  也难怪他疑惑。

  这世间,本就只有我和麟二位生灵而已。当时,我可是与麟找寻了多时的。虽不知有没有寻遍,但想也不会有了的!况,大地建立后,有了范围,我和麟可是找寻了个遍的,三百年内,可是每天从未间断,从未停止的找寻的。呃,身体感觉好累,这一觉感觉睡了好长时间。古心想道,直到最后才发觉身体的异样,立即坐了起来。

  此时,他才发现,自己正躺在冰棺中。这冰棺古是非常熟悉的。当初,他与麟无意中发现了这龙古洞的秘密,这冰棺正是那时发现的,经过一人一龙的“研究”,发现这具冰棺具有疗伤、使死物不腐的用处,觉得有趣,便留了下来。至于为什么会出现在龙古洞,大概是建立大地时泄露的神力、神气和龙古洞地狱层的气息凝聚而成的。

  “咦?我怎么躺在了这里,莫不是受了什么伤?”古又疑惑的打量着溪悠,觉得奇怪,“麟在哪里?”

  溪悠还在古的冷漠和“又怎会有你”中伤感,又想回古一句:“你怎那样笃定?!为何不能有我?!”但话未到嘴边,又被古的话拉回神,但又听到“麟”,不免伤感起来:“鹿姐姐,鹿姐姐她……”

  “鹿?鹿是谁?我问的是麟!”古迫不及待的打断溪悠,边问边暗运神力,化为一道紫翼,身形向前一飘,下一刻,便出现在溪悠面前,扭头冷冷的望着溪悠。二人谁也没有看到,在古的背后,嗜血的红光一闪而没。

  “鹿姐姐便是古哥哥口中的麟啊。”溪悠甩去伤感,一脸天真的说道。

  “鹿,是麟?!那你为何要唤她姐姐?她明明只是一条拥有神识的龙而已!”古纠正溪悠的错误,继续说道,“你是不是搞错了?”

  “不会的!绝对不会的!在鹿姐姐唤醒我的那一刻,好像,就好像……”溪悠一直念叨着这几个字,寻找合适的词来形容那种惊异又新奇的感觉,“就好像鹿姐姐的记忆渗入了我的脑海中似的,但却是模糊不清的。”

  古凑近溪悠,满脸狐疑的问道:“真的?”稍微停顿,又一声,“嗯~”

  望着放大的俊秀面容,溪悠不自觉地咽了口口水,但却无比坚定地回答道:“嗯!”

  古望着溪悠的眼睛,稍后,扭转身,向石梯走去,边走边抛下一句话:“你叫什么?”边说还边伸出手指指向身后的冰棺,紫气飘出,直飘向冰棺棺盖,棺盖缓缓的合上了。

  溪悠吐了吐舌头,一蹦一跳的跟了上去,回答道:“溪悠,谐音是稀有,这可是鹿姐姐给溪悠起的呢!”语气中无不充满了自豪。

  “你刚才所说的唤醒是怎么回事?麟在哪里?我又为何会躺在冰棺中?”古的语气极其平静,头也不回的问道。

  听到麟,溪悠又是一阵伤感,回答道:“溪悠本来睡在灵羽池神圣之地,今日日晖高照之时,麟姐姐合自身、本体血液将溪悠唤醒,而她,而她却睡在了里面……”溪悠说这话时,语气有些哽咽,溪悠不相信鹿已……“鹿姐姐告诉溪悠,溪悠乃是至阴之人,让溪悠来唤醒古哥哥。嘤嘤嘤……”溪悠强忍了那么久,现在终于哭了出来。

  突然停住,古转过头来,溪悠没怎么看路,又和古离的很近,一个不及,撞入古的怀中。脸顿时像一个熟透的苹果似得红,傻傻愣了好一阵后,溪悠才回过神来,曾试着推开古,但是凭溪悠的力气,结局可想而知,只得自己向后退出一步,红透了的小脸上还挂着泪痕。

  古抬手朝溪悠伸过去,溪悠下意识地往一旁闪躲,却不小心踩了个空。

  “啊?!”溪悠朝石梯下方倒去,下意识的便惊呼出声。

  一只手臂伸向溪悠,出于本能,溪悠迅速地抓上了手臂,借手臂的力,重踏上了石梯。

  待站定身子,便朝救了自己的手臂的主人望去,不出所料,是古,溪悠想了想:也对,大地之上除了麟姐姐、我和古哥哥,难道还有其他的人吗?麟姐姐已经沉睡,只有古哥哥和我了,但是,古哥哥为什么会救我?说出那种话,难道不是很讨厌我吗?

  溪悠低下头,发觉自己还在抓着古的手臂,风速般的甩开了,似低喃般的对古说道:“谢谢。”

  古的神情丝毫不变,修长的手依旧向溪悠伸去,低着头的溪悠并没有看到,所以自然也就谈不上什么闪躲了。

  突然间,感觉到一只手轻轻地放在自己濡湿的眼角,轻轻抚去眼泪,动作很轻柔,好似一片云。

  溪悠一惊,猛然抬起了头。

  古的语调少了先前的冷漠,多了份温柔:“不必自责,这一切,乃是麟自愿的。”

  虽然在安慰着溪悠,但古的内心早已是充满了自责与内疚:麟,你又何苦如此呢?那异变,我又怎会不知?我的身体,我再清楚不过,又怎会毫无察觉?我已知道,命不久矣,只想在有生之日,与你相伴,才未告诉你,却不想,你是如此的细心,如此的在意……

  如若这些年来,你未时常用本体血液来维持我的魂魄,维持我那半死不死的身体,想必,你也不会那么的虚弱,也不会在灵羽池神圣之地沉睡下去吧!即使内心如何的悲伤、自责,但却不对溪悠表露半分情绪,但,越是这样,才越会让人心疼吧!

  “啊咧……”温柔的话语与劝慰不禁让溪悠一愣神,本来是羞于自己的行为和思想,这一愣,却是完全忘了这回事,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可、可是……这……”说了半晌也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古却扭转身,继续走着那长到不见尽头的石梯,不再理会溪悠。

  溪悠俏皮地吐了吐舌头,俏脸依旧粉粉的,溪悠快步跟了上去。

  二人的身影相继消失在这阶石梯上。似是这里也是有灵智的吧,待二人不见身影后,这“地狱”似有了些许的异样……

  “古哥哥,古哥哥……”依旧是来时不见尽头的石梯,溪悠远远的落在后面,气喘吁吁的唤古。

  古闻声后便停下了脚步,扭头看向跑得满头大汗的溪悠,询问道:“有事?”

  溪悠加快速度,待站在离古有一阶石梯的距离,稳了稳身子,徐徐的吁出口气,才低喃般似的小声说道:“溪悠只是想让古哥哥等等溪悠,”说到此处,才抬起头,一双眼睛扑闪扑闪的,一脸天真地说道:“古哥哥走得太快了,溪悠都要跟不上古哥哥了。”说着,还傻傻的撅起了小嘴。

  古看着溪悠如此,不觉有些好笑,说道:“你难道不会使用神力的吗?”

  “神力?莫不是因为它古哥哥才跑得如此快?”

  “扑哧!”古一个没忍住,先前的冷漠严肃一扫而空,“你什么时候看见我跑啦?”稍顿,问溪悠道:“你不知道神力,又是如何开启冰棺的?”

  溪悠恍然大悟,被古这么一提,还真的不知道古口中的“神力”是个什么东西。

  溪悠眨巴眨巴眼睛,傻傻的指着自己的脑袋,一脸无辜的说道:“我确实不知道啊,它指挥我那么做的,应该怪它才是。”

  “呵呵,你挺有趣的,走吧。”古抓住溪悠的一只手,转身走去。溪悠本来还是想要闪开,但又结合刚才的事,还是不躲的为好。

  古脚下缓缓生出一团紫气,竟是眨眼般不见了。

  溪悠自然觉得新奇,但心里还是有所抵触的吧。

  那不仅仅是生理上的抵触,更是心灵上的抵触!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