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女子朝周围观望着,心想道:来时并未仔细观看,现在看,这里确实很美,比那灵羽圣池还美,果不愧是大地之后的产物啊!

  想着想着,一个好听的名字映入脑海:“‘溪悠’怎么样?”

  “溪悠?”“睡美人”不禁轻声问道。

  “嗯,溪悠。”青衫女子想了想,又稍作解释道,“‘溪悠’的谐音是‘稀有’。你看,这里的万物稀有。”说到此,还伸出手指向周围指了指,继续说道:“你诞生于稀有之地,你呢,更加稀有,要知道,在这整个大地上,除去花草树木,生灵才只有三个啊!所以这里的每一个生灵都是独特的,稀有的。”

  “睡美人”随着青衫女子的手指向周围望了望,后低头喃喃自语:“溪悠,稀有……”又猛然抬头,漂亮的小脸上满是高兴的笑容,“好啊好啊!以后我就叫溪悠啦!”还一边说一边两手抓上了青衫女子的手臂,兴高采烈地摇晃着。

  突然间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溪悠取回一只手,轻轻的一拍脑门说道:“溪悠有名字,那姐姐一定也有名字喽!姐姐的名字是什么啊?”双手继续摇晃着青衫女子的胳膊,希冀的望着她,墨一般黝黑、深沉但又单纯的眼睛闪烁着小孩子渴望糖果时的亮光。

  “我的名字?”溪悠的一句话,让青衫女子忆起了她与他刚相遇时的情景。

  那时,她刚醒来,还不过是一条小龙而已。她当时只是想到处走走罢了,却不曾想遇见了他。

  刚见到他时,因为他和她一样有着生命,会自由走动,所以对他产生了兴趣。

  因为那时无论什么时候都是黑暗的,没有这时候的鲜花、绿草、大树、池塘、湖泊以及那温暖的阳光,有的只是那无尽的黑暗。她曾以为,世间只她一个生灵而已;她曾以为,她要忍受无尽的孤独;她曾以为,她就要这样浑浑噩噩的活下去。却不想还有他,这下好了,可以与孤独寂寞说再见了。

  于是,她便试着与他搭话。

  “小东西,你也生活在这儿吗?”

  “大家伙,你也生活在这儿吗?”

  许是两人想的一样,竟同时开口问对方,说的话竟也几近相同。她看见,他说话时是激动的。想必,他也是孤独的吧!

  “是啊!”

  “是啊!”

  两人竟也同时回答了对方的问题。

  ……

  “小东西,还没问你,你叫什么名字?”他问她,他看起来很好奇。

  “名字?我没有名字啊!”她感到莫名其妙,摇了摇尾巴回答道。

  “哦。”他想了想,然后望着她说道,“那你以后就叫麟吧!好吗?你以后可以叫我古。”说完还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对着她嘿嘿的笑着。

  “麟?古?”她还是感到疑惑。

  “对。麟,你。”他指了指她,“古,我。”他又指了指自己。

  “你给我起名叫麟,那谁给你起的名字啊?”她问道。

  “不知道,自我醒来,记忆便告诉我,我叫古。”他也是半知半解的。

  她听他说的话,就好像他口中的“记忆”也是一个生灵。

  “对啊,它是一个小人儿。它知道很多关于我的事情,但就是不知道我是从哪儿来的。哦,对了,难道你没有记忆吗?”他看起来很疑惑。

  “我不知道。”

  ……

  ……

  “姐姐,姐姐,你怎么啦?”溪悠用一只手摇晃着青衫女子,用另一只手在青衫女子的眼前晃来晃去。

  “咳咳,咳咳,轻点,轻点。”青衫女子险些被溪悠慌倒,回过神来,立马稳住了身体,用神力强行压下那股欲窜的浊气。

  “姐姐你怎么啦?叫了你好几声你都不理我。姐姐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刚刚还咳了好多血呢!”溪悠感觉到了青衫女子身体的晃动,立马停止了自己的摇晃,扶着青衫女子,十分担心。

  “溪悠,我没有事,你不用扶我,你这样会让我贪恋的。”青衫女子推开了溪悠的手,严肃的对溪悠说道。

  “姐姐,你真的没有事吗?”虽然青衫女子已经说了自己没事,但溪悠还是有些担心。

  “没……咳咳!”青衫女子正回答溪悠,却突然咳了起来,一口血雾便自青衫女子口中喷出。

  溪悠立马紧张兮兮的就要搀扶着青衫女子,还紧张地说道:“姐姐,你看你都又咳出血来了,还在强撑着说没事,还是让溪悠搀着你吧!”

  “溪悠,我说过了,你不用扶我,你这样会让我贪恋的。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知道了吗?”青衫女子语重心长的说道,望着溪悠单纯无知的样子,神情中布满着不忍。

  可她也是没办法啊!她没想过要做这个恶人的啊!可她如果不做,谁又去救他呢?只有至阴之人,大地之后日月结合而成者才能救他的啊!

  她知道,再有一千年,就算没有她,没有她的血液和本体血液的滋润,溪悠依然会苏醒的。可是,他等不了一千年啊!他的肉体正在慢慢地变得透明,变的虚无。不足一千年,他的肉体便会化为飞灰,那时,他将会魂飞魄散的啊!

  青衫女子回了回神,猛然想到了溪悠的问题,对溪悠轻轻地说道:“至于我的名字,”青衫女子低头抿唇想了想后继续说道,“你可以叫我鹿。”

  “鹿?鹿,好好听的名字哦!鹿姐姐,嘻嘻。”因为单纯无知的像个孩子,很快,溪悠便将刚刚发生的一切抛到了脑后。

  鹿想了想,还是不放心,叮嘱溪悠道:“溪悠,你的本体是蛇,乃是女阴娘娘,大地之后日月精华结合而成的大地之母。你的力量是巨大的,巨大到无法洞悉,切记,不可滥用。”

  望着自己手臂上那逐渐缩短的青线,鹿感到了些许的害怕。她不是贪生,她只是,只是在害怕,一想到以后就不能陪伴他了,她就害怕。

  “溪悠,出去之后,或许你是孤独的,难以忍耐的,但无论如何都不可将你的力量引入偏道。”想起那长年的孤独,她就感到恐惧,好在后来有了他的陪伴。

  “鹿姐姐,你怎么了?你这个样子好可怕噢!”溪悠打了个冷颤道。

  “来时,我便知晓,我这一进来,或许就不能再踏出这水门了。”鹿扭头望着水门,喃喃地说道,似在低语般,一颗眼泪从眼中缓缓滑出,晶莹透彻,嘴角未抹的血迹还未凝固。

  鹿抬手抹掉眼泪,回过头来对着溪悠坚定地说道:“但是,我无所谓的,你出去以后,定要帮鹿姐姐唤醒他,帮鹿姐姐好好照顾他,陪伴他,可以吗?”语气中带着请求。“咳咳。”溪悠还未回答,鹿便又咳了起来,又一口血雾喷出,原本细长的青线此时仅剩小而浅的青点。

  “鹿姐姐,溪悠答应你便是,你快不要说了,溪悠扶你到床上去吧!”看到鹿虚弱的样子,溪悠又担心了起来,上前去扶着鹿躺到冰床上。

  躺到冰床上的鹿缓了缓气,那股浊气已有些压制不住。久久,鹿才断断续续的说道:“好好……好好使用你的……你的力量,万……万不可用以破……坏这个世界。我……我已破坏了这个世界的秩序,使……你提前苏醒过……过来,我已因此……因此付出了代价。你快……快要完全苏醒了,待你……你完全苏醒,这个水门你将无……无法踏出,池梯也……也将合拢,你快些……快些出去吧!”

  鹿强撑着讲话说完,与溪悠紧握的手松开,猛地推开溪悠,双手却在半路无力的垂下了,眼睛也在缓缓的合上。胳膊上小而浅的青点在闪烁,鹿的身体泛起青色的光芒。

  溪悠望着鹿,眼睛红红的,后扭身向水门跑去,有泪珠从她脸上滑过。

  怎能不伤心?刚刚苏醒,却要面临这等事,孩子心的溪悠怎能不悲伤?

  “轰隆隆,轰隆隆……”水门在溪悠身后莫名发出极大的声响。

  水门内,鹿身上的青光在慢慢的变弱、消散。待青光完全散去,冰床上,身着青衫,美丽如斯的鹿已化为一条龙。躺在冰床上紧闭双眼的龙一动不动。

  跑,跑,跑。溪悠身后,池梯在缓缓的合拢。眼见出口就在前方了,溪悠加快速度,一鼓作气冲了出去。

  却在她冲出去的那一刻,她额头眉心处极快的闪了下青光,那青光看上去就像一个小人儿,在那青光灭的当,通向水门的池梯某处亮了下青光,却又极快的灭了,在离水门更近的地方又亮了下。那似小人儿般的青光在通向水门的池梯上一直亮、灭,直到隐入幽黑。

  这一切,溪悠并没有注意到。

  最新)章0节上酷匠网?

  溪悠扭过头,看着池梯一点一点的合拢,直到灵羽池中的池水混在一起,恢复原样。

  溪悠望着池水愣神,黑色的眼睛中闪着泪光,许久,泪珠缓缓流出,顺着脸庞滑落。

  怎么会这样,鹿姐姐,鹿姐姐……“鹿姐姐!”溪悠冲着灵羽池大喊。

  没有人回答,留给溪悠的,只是自己的回音在灵羽圣地回荡,显得是那么孤寂。

  这算是什么?让溪悠醒过来,却又让鹿睡在了里面。交换吗?呵!真可笑!这纯粹是在折磨人啊!

  可笑,真是可笑至极。

  “可笑,可笑,鹿姐姐,鹿姐姐……”溪悠流着泪低喃,那样子,是显得那样的无助。

  溪悠失神的望着灵羽池,久久,久久。“为什么!为什么要有这样的交换?!鹿姐姐,鹿姐姐!”溪悠无助的呐喊。

  此时的她,已没了最初的孩子气,仅剩下无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