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 明天我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沈洛在咖啡馆收拾完器皿,和老板打完招呼,刚走出门,李助理便迎了过来。

  “沈小姐,我找您有点事,”李助理有些忐忑的开口。

  沈洛心里一惊,李助理就是那个男人的代言人,这才刚消停了几天,不会又有什么事了吧?

  她忍住想拔腿就走的冲动,对着李助理点了下头,“有什么事,您直说无妨。”

  李助理看她不是很排斥,这才稍微放了下心,指了指停靠在路边的车子,“沈小姐,你看这也不方便,不如我们上车说吧。”

  沈洛看了一眼那台车子,那个男人不会在车上吧,她犹豫着不想过去。

  李助理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赶紧开口解释:“沈小姐,秦少还在军区。”

  最D新t&章'X节上e酷K_匠)\网I

  沈洛这才松了口气,向那台车子走了过去。

  李助理默默在心里擦了把汗,秦少要是知道沈小姐这个样子,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回到车上,李助理就将一个盒子递给沈洛,他实在不敢说是秦少送给她的,他怕说了,沈洛接都不会接。

  沈洛有些疑惑的接过盒子,在李助理的示意下,打开了盒子,待看清里面的东西后,立即睁大了眼睛。

  盒子里面装着一副长短不一的狼毫,一只墨砚,一块镇纸。

  沈洛是学过国画的,对这些物件自然很了解,单单看其品相,便知道并非凡品。

  李助理看着沈洛爱不释手抚摸着盒子里的东西,知道她很喜欢,有些忐忑的心终于安定下来。

  这才对嘛,秦少追女孩子要投其所好才行,要像他之前那个样子,早把人家吓跑了。

  沈洛看了又看那些东西,才有些恋恋不舍的抬起头,望着李助理说道:“李助理,这些东西太贵重了,所以我不能收。”

  说完便将盒子递了回去。

  李助理的笑容瞬间僵在了脸上,这是什么节奏,她不是很喜欢吗?

  李助理是何等聪明之人,想了想立即明白了其中缘由,她定是因为知道东西是秦少送的所以不肯收。

  李助理立即垮下脸来,可怜兮兮的说道:“沈小姐,你是知道秦少的脾气的,他交代的事,我要是办不好,回去肯定要受罚的,所以你就当可怜可怜我,收下吧,好不好?”

  沈洛觉得李助理说的不错,那个男人阴晴难测的很,说不定真的会狠狠的处罚李助理,都是社会最底层的人,何必为难他呢,更何况他曾经还帮过自己。

  想到这里,她赶紧开口说道:“李助理,这些东西真的是太贵重了,我不能全收,但是我可以收下一件。”

  说完,沈洛从盒子里拿起了那件看起来最不起眼的镇纸。

  李助理想了想,觉得能收下一件总比全不收的强,自己回去也算有交代了,便没再多做劝说。

  李助理将沈洛送回学校后,立即向秦沐川禀报了情况。

  秦沐川倒是有些意外,他本来觉得以沈洛的性子,肯定不会收自己送的东西的,没想到竟然收了一件,想来李助理定是用了什么手段。

  只是不管用了什么手段,只要她肯收就好了。

  秦沐川知道,沈洛之所以收下那块镇纸,定是以为那块镇纸是所有物件中最不值钱的。

  其实恰恰相反,那块看似不起眼的镇纸,其实比剩下的所有物件加起来都要贵重的多,那可是南宋时期著名书法家李之然用过的。

  而且,在那些物件里,那块镇纸是自己用的最久的,想到这里,秦沐川不由得翘起了嘴角。

  沈洛晚上做完家教,往公交站牌处走,刚走出没多远,就听到身后有车喇叭声响起,她回头瞅,车灯有些刺眼,她赶紧伸出手遮挡。

  就见车里有个人探出头来,她眯眼一看,待看清后,她立即想拔腿就跑。

  可是她不敢,她只敢默默的站在原地。

  秦沐川已经将车门打开,看她站着不动,眉头一皱,“快上车,这里不能停车。”

  沈洛还是站着不动。

  秦沐川声音有些沉了下来,“沈洛,你忘了我和你说过什么了?”

  沈洛身体一抖,立即钻进了车里。

  秦沐川有些无奈,自己好好的和她说话,她不听,非得自己恐吓她,她才肯听话。

  秦沐川看了沈洛一眼,“系上安全带,”说完便启动了车子。

  沈洛默默的系上安全带,将头垂的低低的,眼睛却偷偷的瞄着外面。

  忽然她发现本该在路口右转的时候,秦沐川却直行了,她赶紧开口:“秦少,走错了,刚才的路口应该右转,才能回学校。”

  刚才秦沐川一直没说话,现在听到她说话,扫了她一眼,说道:“谁说要回你们学校了?”

  沈洛脸色瞬间变白,他这话什么意思?不会学校,那要去哪里?

  忽然想到一种可能,她立即红了眼眶:“秦沐川,你说过不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情的,你现在这又是在做什么?”

  秦沐川看着她急的要哭的样子,便知道她肯定是想歪了,本想解释,可是忍不住又想逗逗她,“我记得,我也说过你要乖乖的听我话啊!”

  沈洛忽然感觉有些绝望,无论自己怎么做都没有用的,因为这个男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哪有什么道理可言。

  秦沐川通过车镜子,看到沈洛的眼睛有泪光闪现,接着大串的泪珠便顺着眼角滑下,他感觉心里猛然一动,竟有些慌张起来。

  只是这个丫头怎么这么不禁逗啊!

  秦沐川语气温柔的安抚:“别哭,我逗你呢,你今天和我去我那,明天我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难道他是要自己陪他一晚,代价就是带自己出去玩?想到这个可能,沈洛哭的更凶了。

  秦沐川有些烦躁,他问过秦敏了,秦敏说,她们这个年纪的女孩子都喜欢出去玩,所以自己才刚从军区回来,也正好赶上她周末,就想着带她出去玩玩,顺便还能改善一下自己在她心中的形象。

  只是,没想到这还没出去呢,竟然就弄成了这个样子。

  秦沐川看着哭个不停的沈洛,眼神一动,忽然便明白了什么,也怪自己刚才没说清楚,让她误会了。

  他赶紧开口:“别哭了,我不过是为了明天方便出去,才今天晚上就带你去我那,你放心,今天晚上你自己睡。”

  真的吗?沈洛听到秦沐川的话,眼泪瞬间止住,她本是丹凤眼,眼睛狭长,此时眼睛却是瞪得大大的,经过泪水的洗濯,眼眸越发的清亮起来。

  秦沐川看的有些出神,猛然发现还在开车,赶紧转过头来,专心开车,心却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回到别墅后,秦沐川果然将沈洛领到上次的那间卧室,推开门后,才目光揶揄的看着她说道:“进去吧。”

  沈洛有些脸红的看了他一眼,赶紧进去,顺手拉上房门,紧接着便是房门被锁死的声音。

  秦沐川站在门外,有些无奈,这个丫头真是提防自己的紧,只是自己若是想进去,别说是一把锁了,就是十把锁,也难不住自己。

  秦沐川回到自己的卧室,洗漱完就上床睡觉了。

  他是昨天才从军区回来的,今天又处理了一天生意上的事宜,已经累的不行,明天还要开车带她出去玩,自己都有些怀疑,自己的体力是不是要透支尽了。

  不过想到明天可以一整天都和她在一起,就觉得再累也很值得。

  在军区的这一个多月,他简直是度日如年,每天想的都是赶快工作,工作完后,赶紧回来见她,所以他每天几乎只睡4个小时。

  军区的同事,都纷纷打趣他,说他是工作狂,军区领导为了这事,还特意找过他谈话,告诉他不要这么不要命的工作,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还在会议上特意表扬了自己,他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沈洛走进卧室,就发现和上次自己来的时候不一样了,似乎重新布置过了。

  房间整体以粉色作为基调,有点梦幻的感觉。阳台玻璃上挂着几串漂亮的贝壳,风一吹,叮咚叮咚的很好听,阳台上摆着几盆盆栽,翠绿翠绿的,很是漂亮。

  房间里还多了一只大柜子,沈洛忍不住打了开来,眼睛猛的睁大,好多漂亮的衣服,都是为自己准备的吗?

  下面还有几个抽屉,她拉开来,里面满满的放着的都是女子的内衣,她有些脸红,拿起一件看了一下,竟然是自己的尺寸,又拿了几件看,还是自己的尺寸,她有些心慌,赶紧将抽屉拉上。

  她拉开最底下的橱柜,只见里面摆满了各色各样的姨妈巾,她感觉自己的脸几乎快要烧起来了,上次的那些姨妈巾都被自己拎了回去,现在这些又是另买的了?

  上次的事情,她想想就觉得尴尬,再遇上一次,自己也没脸再在那个男人面前抬头了。

  沈洛洗漱完,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想到明天就要和那个男人出去,她就害怕,也许明天自己应该找个什么借口推掉。

  对,一定要推掉才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