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洛狐疑的看了眼秦沐川,她是听张妈说过的,秦沐川吃饭向来挑剔,不喜欢吃的东西宁愿饿着,也不会动一口的。

  刚才那碗牛肉面,放了香菜,虽然自己已经将香菜挑了出来,但是香菜的味道肯定还在,而且挑香菜的时候,用的筷子自己已经用过了。

  秦沐川竟然还能吃的下去,沈洛总觉得是张妈夸张了,他这不吃的挺香的吗?眼看着小半碗就要下去了。

  秦沐川知道沈洛正在看他,也不点破,看她看了半天,也不动手吃面,怕她的面凉了,才抬起头,笑着说道:“怎么吃饱了?那剩下的我来吃吧,”说着作势就要伸手去拿她面前的那碗面。

  沈洛急忙将碗往自己面前挪了挪,拿起筷子,赶紧吃起来,说好的请自己吃饭,他怎的如此小气,没吃饱再叫一碗就好了,干嘛和自己抢。

  秦沐川看到沈洛的小动作,有些开心,看她吃的那么香,自己也赶紧低下头继续吃面。

  其实,张妈真的没有夸张,秦沐川吃饭挑剔是出了名的,家里的人谁也拿他没有办法。

  只是秦沐川自己也没想到,自己竟然有一天,会坐在这样一个小饭馆里,心甘情愿的吃着一碗粗糙不堪的牛肉面,却觉得这是自己这么多年,吃过的最好吃的面。

  吃完饭后,秦沐川掏出一张卡结账,老板却是为难的看着他,“先生,我们这里只用现金结账,不能刷卡。”本来就是小本生意,哪还用的着刷卡那么麻烦。

  秦沐川有些窘迫,他从来就没有带现金的习惯,更何况和人一起出去的时候,哪里还用的着他出手。

  沈洛看着秦沐川窘迫的样子,心里有点高兴,他总是欺负别人,现在终于也轮到他出丑了,但是她面上还是保持着平静,她可不敢让他看出自己在嘲笑他,不然不知道这个男人又会想出什么办法,来折磨自己了。

  沈洛默默的掏出钱包,拿出零钱递给老板,就率先走出了饭馆。

  秦沐川跟在她身后,他自然看到了她微微翘起的嘴角,知道她是在嘲笑自己刚才出丑,倒也不点破她。

  她已经这么怕自己了,自己不能再在她面前发火了。只是上次的事情,也不能全怪自己,试问是个男人遇到那样的事情,都不可能忍住不发脾气的。

  走到校门口,沈洛才停下,转身,对秦沐川说道:“秦少,我到了,你也回去吧。”

  说完转过身体,继续往前走,只是秦沐川还是不紧不慢的跟在她身后,她不由得回过头,疑惑的看着他。

  “天这么晚了,我把你送回你们宿舍楼下,再离开。”

  沈洛没办法,只能任由他跟着。

  终于走到自己宿舍楼下,沈洛朝着宿舍楼门口走过去,身后却传来秦沐川低沉的声音,“等等。”

  沈洛身体一僵,缓缓转过身体。

  秦沐川已经走到她面前,他的眸子很亮,透过夜色,似乎闪着灼灼的光芒,他顿了一下,才缓缓开口:“沈洛,我接下来和你说的话,你一定要听清楚,然后记在心里,不许再像以前一样,不当回事,知道吗?”

  沈洛觉得有些冤枉,她什么时候拿他的话不当话了,他的话对自己来说,简直是圣旨好不好,她看着他似乎在等自己回答,只好点了点头。

  秦沐川得到她的回复,才继续开口:“以后我不会逼你做,你不想做的事情,也不会不经过你同意,就擅自做主做一些事情,但是你也必须乖乖的听话,不许再做像上次那样的事来忤逆我,知道吗?”

  秦沐川紧紧的盯着沈洛的眼睛,从她的眼神里没有看到反驳的意思,才继续说道:“还有,不许再和别的男人亲近,如果有男人主动接近你,也不许搭理他们,知道吗?”

  沈洛有些漠然的看着秦沐川,他这是什么意思,他又不是自己什么人,凭什么管自己和什么人接触。

  秦沐川看到沈洛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了,他不由得冷笑出声:“沈洛,我今天说的话,你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不然我会让接近你的那些男人,比如那个张峰,有什么下场,你应该能猜到,我没骗你,你该知道我的手段。”

  别的事情都好说,只是这件事情必须说清楚,秦沐川觉得必须让沈洛知道自己的立场,也必须让她明白她应该站的立场。

  沈洛猛然睁大眼睛,他竟然知道张峰?

  再想想也不足为奇,他那样的人想要调查一个人,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现在恐怕自己的祖宗十八代,都被他挖出来了吧。

  自己绝不能连累到张峰,想到这里,她赶紧点头,回道:“秦少,你说的话我都记下了。”

  “把我说的最后一条,重复一遍。”

  沈洛不由得在心里鄙夷他,他是哪里来的怪胎啊?不过自己可不敢惹怒他,赶紧乖乖的重复道:“不许再和别的男人亲近,如果有男人主动接近我,也不许搭理他们。”

  秦沐川听到她乖乖的重复了一遍他的话,脸色才开始好看起来,“好了,赶紧回去吧,我也要走了。”

  沈洛犹如得到特赦一般,飞快的跑开了,眨眼间便消失在宿舍楼里。

  秦沐川有些无语,他伸手摸了摸口袋里的一张卡,那是他给她准备的,她又要上课,又要打工,他不想她那么辛苦,自己本来是好心,只是看在她的眼里,也是别有用意了吧。

  所以,他几次想给她,最终还是没有拿出来,慢慢来吧,总有一天她会接受自己的。

  秦沐川隔天便回了军区。

  ◇I看正$f版C章N节上Bo酷W匠:网)

  沈洛感觉没有了秦沐川的骚扰,日子过得很舒服,虽然一边上课,一边打工,很辛苦,但是日子过得也充实。

  而且外婆的病也稳定了,已经出院回家休养了,她也终于可以安心了。她没课和不需要打工的时候,就会回去陪外婆。

  本来高考的时候,她填报的第一志愿是外市的B大,是全国有名的美术院校,她也被录取了,但是她最终还是选择了本市的A大,因为她想和外婆一起,因为这个,外婆还把自己教训了一顿。

  现在她倒是庆幸,还好选择了在本市读大学,不然外婆生病都没人照顾。

  上完课后,沈洛打算出去买点颜料和油画布,她听从高教授的建议,最近在油画方面下了很多功夫,最直接的结果就是颜料和画布用的特别快。

  沈洛刚走出画室,林乔看见她,赶紧跑了过来,他都等她半天了,“沈洛,有时间吗?我请你吃饭吧。”

  沈洛看见林乔,刚要笑着开口,突然想到秦沐川曾经警告过自己,让她离林乔远点,她赶紧抿起嘴角,收回笑容,声音低低的拒绝道:“不好意思,我还有事,不能和你一起吃饭,我先走了。”

  说完,不等林乔再说什么,迅速走远。

  林乔有些失落,自己不是挺招女孩子们喜欢的吗,为什么沈洛对自己总是淡淡的呢?

  沈洛徒步走到一家卖绘画用具的店面,那是她经常光顾的店面,主要是她没钱,这里的东西又比价便宜,所以最适合她不过了。

  她流连在一排排的货架间,仔细的比较着。

  其实,画作的质量除了和画者本人水平有关,也和绘画用具有一定的关系,就比如说油画吧,颜料用的越好,色彩表现的便越细腻。

  沈洛挑了半天,终于选好了颜料和画布,她没有选太好的,她想着现在也只是练习,能省点就省点吧,以后赚的钱多了,再买好的。

  秦沐川虽然人在军区,但是沈洛每天的情况他都很清楚,因为李助理每天都会向他汇报。

  李助理觉得自己已经成了沈洛的私家侦探,每天事无巨细的向秦少禀报她的情况,这些天,他给秦少打的电话,简直比这些年打的还要多。

  “她今天做什么了?”秦沐川低沉的声音从手机那边传过来,声音里透着隐隐的疲惫。

  李助理连忙回答:“上完课后,林少爷找过她一次。。。”李助理的话还没说完,便被秦沐川打断,“她和林乔走了?”

  “没有,没有,沈小姐只是和林少爷,说了几句话,就走了,”李助理连忙解释。

  秦沐川有些紧张的情绪,又放松下来,算她懂事,没有忘记自己和她说过的话。

  “还有呢?”

  “沈小姐走了后,去了一家卖画具的店面,待了很长时间,出来后,就直接去一个咖啡厅打工了。”

  秦沐川沉默了一会儿,像是在思考什么,就在李助理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的时候,秦沐川忽然开口:“李助理,明天你将我书房里的那副墨砚,给她送过去。”

  说完便挂了电话。

  李助理有些吃惊,秦少说的是他一直用的那副吗?秦少有个习惯,他用惯了的东西,就从来不换,那副墨砚他好像从小就用了,现在真的要送给沈小姐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桃夭未央说:

  喜欢看的亲们,还请花一点点的时间,登录一下再看喔,这是对我的最大支持,谢谢了,么么哒!!!

  我还有一部作品《原来爱情一直在那里》欢迎亲们莅临鉴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