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洛上完课,刚要走出教室,高教授突然喊住她:“沈洛,你先别走,来一下我的办公室。”

  沈洛立即停了下来,等着高教授收拾完,才跟着他走回办公室。

  高教授将课本放在办公桌上后,才笑着对沈洛说道:“沈洛,你申请的助学金已经下来了,你这一学期的学费可以从这里面出了。”

  沈洛眼睛立即瞪大,高兴的说道:“真的吗,高教授,那真是太好了,我正在为这学期的学费发愁呢!”

  高教授慈爱的看着沈洛,“真的,我听校领导说了,过几天就会到账,你现在不用再担心了。”

  沈洛连忙向高教授鞠了一躬,“谢谢高教授。”

  “没事没事,你好好学画就好了,沈洛我觉得你可以在油画方面多下些功夫,国画虽然是我国的国粹,但是能真正欣赏的人毕竟有限,像你们年轻人,如果想尽快闯出自己的一片天,还是得在大众都能看得懂的方面多下功夫啊!”

  沈洛何曾不知道这个道理,只是自己在油画方面的功底实在是有限,“高教授,我油画方面基本功太差了。”

  听到她这么说,高教授倒是笑了出来:“沈洛,你太谦虚了,你对色彩的掌控有着异于常人的敏锐,这正是你比别人更厉害的地方,你只要平时多多练习,将来肯定会有所成的。”

  从高教授那里出来,沈洛的心情非常好,她觉得这段时间的阴霾终于要过去了,她很感谢高教授的指点,打算以后在油画方面多下些功夫。

  沈洛走在校园里,微风吹在脸上,很舒服。

  今天有些阴天,天空灰蒙蒙的,可是看在她眼里,还是觉得很好,原来好的心情是可以驱赶一切不快的。

  她晚上有一个家教,看看时间还早,她就来到经常去的湖边,拿出画板,掏出彩铅,细细的描绘起来。

  呼了一口气,终于画完,她刚要收起画板,却忽然被人拿走,她转头一看,竟是张峰。

  “师兄你怎么来了?”她高兴的打着招呼。

  张峰从她的画上,抬起头来,笑望着她,“今天没事,就过来看看你,路过这里,就看到你在这里画画。”

  “那你是什么时候来的,我都没有注意到。”

  “从你开始画第一片乌云的时候,沈洛你今天很高兴吧,你看你明明是乌云满天,你的画给人的感觉却是晴空万里。”

  沈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张峰看着她有些羞赧的笑,心里一动,竟看的有些呆了。

  沈洛眉眼精致,气质婉约,但是他却知道,她是典型的外柔内刚,他知道她家里的情况,自己有好多次想帮她,都被她拒绝了。

  张峰收回有些炽热的视线,开口说道:“接下来没课了吧?我请你吃饭吧?”

  沈洛犹豫了一下,“师兄我晚上七点有个家教,我怕来不及。”

  张峰一笑,“没事,就在学校附近吃,吃完我开车送你过去,不会误了你的正事的。”

  沈洛眼珠一转,“好吧,那就麻烦师兄了。”

  秦沐川在军区待了二十多天,实在忍不住,便向领导请了假。

  军区忙的时候,他向来没请过假,这次主动请假,领导以为肯定是家里有什么急事,就批了。

  秦沐川开车回到市里,都没来得及回去换身衣服,就直接开到A大来了,他实在是太想看见她了。

  他从来不知道思念竟然是这么折磨人的事情,也从来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如此思念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还几乎把自己气死。

  他将车停在以前一直停的位置,就坐在车里等沈洛。

  等了好一会儿,就在他忍不住想要打电话给她时,发现她从校门口走了出来,秦沐川刚想推开车门出去,猛然看到她转头对着身后的一个男人说话,他即将推开车门的手也猛的顿住。

  那个男人是谁?

  只见那个男人,几步赶到她身边,和她并肩同行,两个人有说有笑的穿过了马路,走进对面的一家小饭馆。

  秦沐川只觉胸口涌起一股压抑的情绪,那个女人和自己在一起时,从来都是小心翼翼,战战兢兢的,她从来没有对自己像对刚才那个男人一样笑过。

  )e酷k匠A》网(b首E√发V

  他忽然有些心惊,自己这是在嫉妒吗?嫉妒刚才那个男人能得到她那样的笑容?

  他抬手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这些天军区工作本来就多,自己几乎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了,现在又开了好几个小时的车,确实是感到累了。

  秦沐川又看了眼马路对面的小饭馆,这才启动车子,回了别墅。

  李助理看到秦沐川回来,有些吃惊,自己得到的消息,秦少至少还要半个月才能回来啊!

  秦沐川将李助理叫进书房,就在李助理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秦少才会回来,正想开口询问,秦沐川却主动开了口:“李助理,你去查一下,沈洛身边有个男人,看看他是什么背景。”

  李助理面色一惊,原来秦少是为了沈小姐回来的。

  秦沐川没有得到李助理的回答,有些不耐的继续说道:“李助理我只请了三天假,我希望我临走前,能知道我想要知道的事情。”

  李助理连忙答道:“好的,秦少,我这就去办。”

  不得不说,李助理的效率确实很高,第二天中午,他就将张峰的信息,给了秦沐川。

  秦沐川慢慢的看着手里的资料,原来那个男人也是A大毕业的,现在似乎是个小有名气的画家,这么看来她和那个男人应该在学校时就认识。

  秦沐川忽然想起,那次在林乔的生日聚会上,林乔说过那个女人似乎喜欢一个已经毕业的师兄,难道就是他?

  想想昨天她那么高兴,还和他一起去吃饭,秦沐川越来越觉得就是自己想的那样。

  只是不管她喜欢谁,别的男人都不会有机会了,自己看上了她,她便只能是自己的了。

  李助理看到秦沐川将手里的资料看完,才赶紧开口:“秦少,您还记得我们旗下有家酒店曾经找人绘过一幅壁画,只是后来被您阻止了,绘那幅壁画的人就是这个张峰。”

  秦沐川也想起了这件事,那还是二十多天前,他用手段想逼迫她来找自己,后来李助理告诉自己她和一个男人一起绘制一幅壁画,自己才吩咐那家酒店停止壁画绘制的。

  看来自己是要警告一下她了。

  沈洛晚上做完家教,回到宿舍楼下,穿过一片花丛时,突然被人拉住了胳膊,她吓了一跳,赶紧望向身边之人,待看清来人的容貌时,脸色瞬间变白。

  本来过了二十多天,也没再见秦沐川找过自己,自己重新找工作也很顺利,就在她以为这个男人不再纠缠自己的时候,他竟然又出现了。

  秦沐川拉着沈洛的胳膊,他能感觉到她身体的僵硬,也看到了她脸色的变化,不由得叹了口气,看来自己现在,在她心里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

  明天就要回军区了,他今天当然要来看一看她,不然自己这次请假就没什么意义了,他让李助理查了一下她最近的情况,知道她晚上会有一个家教,自己就站在她宿舍楼下等她回来。

  只是,意料之中,她看见自己就像见了鬼一样的害怕。

  秦沐川刻意放缓了语调,对她说道:“怎么这么晚才回来,饿不饿,我带你去吃点东西。”

  沈洛不敢再和他硬碰硬,谁知道惹怒了他,他又会对自己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自从那次事情后,她接连好几个晚上都做了噩梦。

  她软着嗓子回道:“秦少,我不饿,还有很晚了,我想回去了。”

  秦沐川脸色慢慢沉了下来,他知道她肯定不愿意和自己待在一起,但是以前就算不愿意,起码的装一下,还是有的,现在连装装,都不愿意了吗?

  想到这里,他冷冷的开口:“沈洛,你不想再继续工作了吗?”

  沈洛猛的抬头,眼中有泪光闪现,不过她极力控制着,忍了回去,如果陪这个男人吃个饭,就可以继续有工作,那便去吧。

  秦沐川看着乖乖走在自己身侧的沈洛,心里越发不是滋味,难道自己现在只能用这样的方法,将她留在身边了吗?

  可是目前来说,好像也似乎没有其他更好的方法,看来只能慢慢改善她对自己的坏印象了,之前她不是还说过,自己不是坏人,想到这里,秦沐川心里似乎稍微好受了些。

  沈洛走在秦沐川身侧,也不知道他要将自己带到哪里,要过马路的时候,他忽然拉住自己的手,自己刚开始挣扎,就听他说:“不要胡闹,过马路危险。”

  沈洛听他那么说,停止了挣扎,任他牵着手,穿过了马路。

  过了马路,秦沐川也没松开她的手,而是直接将她带进了路旁的小饭馆,就是前天看到她和那个张峰一起去过的小饭馆,秦沐川也很想和她一起进去吃饭。

  沈洛没想到秦沐川会带自己来这家饭馆,进到饭馆,找了个空位坐下,秦沐川显然没来过这种地方,只是看着她不说话,她被看的有些发毛,赶紧开口:“秦少,你想吃点什么?”

  秦沐川忽然一笑,“你吃什么,给我点一样的就行。”

  沈洛只好要了两碗牛肉面。

  牛肉面上来后,沈洛拿起筷子吃了起来,吃了几口,才发现秦沐川不动筷子,她疑惑的抬头,就听秦沐川说道:“我不吃香菜。”

  沈洛一愣,随即用筷子将他碗里的香菜夹到自己碗里,“好了,这样就可以吃了。”

  可是,秦沐川还是不动筷子,沈洛看了看自己的筷子,猛然明白过来,这个人有洁癖的啊!

  她赶紧将他那碗面拿过来,说道:“我再给你点一碗,不带香菜的。”

  秦沐川却是伸出手,将那碗面拿了回去,“不用了,就这碗就行。”

  说完便吃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