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沐川快速的走进房间,看到沈洛完好的坐在床上,一直紧张的情绪,直到此刻才放松下来。

  秦沐川走到沈洛面前,她正低着头,及腰的长发没有束起,而是随意的披散在双肩,待看清她身上穿着的衣服时,他的眼睛瞬间眯起。沈洛此时,正穿着一身黑色的真丝吊带睡裙,裙子很短,堪堪能遮住屁股,却是怎么也遮不住她身体玲珑的曲线。

  秦沐川眼眸逐渐聚起风暴,脸上的神色也更加阴沉,这个女人竟敢穿成这样,来等着别的男人欣赏。

  他在想,自己是不是对她太仁慈了,以至于她根本不拿自己的话当话。

  沈洛瑟缩的坐在床上,任由秦沐川打量,他的眼光犹如刀子,寸寸划过她的肌肤,她极力忍着,才没有将身边的被子拉过来盖在身上。

  她也不想来的,可是没有办法啊,马上暑假就要过去了,可是自己下一学期的学费还没有着落,自己也赚不到钱。

  她总不能再去求他吧,最后能想到的办法,只能是这个了,现在她到有些庆幸,自己还算有点姿色,否则真的是毫无办法了。

  就在她不知所措时,突然身体被人推倒,沈洛还没来得急重新坐起来,秦沐川的身体便覆了上来,压得她透不过气来,她开始拼命挣扎。

  她没想到来的人会是秦沐川。

  这次的交易她不做了,她再也不想和这个男人扯上任何关系,如果不是他,自己怎么会被逼得再次出卖身体。

  沈洛拼命捶打身上越来越放肆的男人,忽然胃部开始抽搐,她忍不住开始干呕起来。

  这些日子以来,她心情一直不好,饭也没怎么吃,本来就因为经常打工,吃饭不规律,胃就有毛病,这几天已经隐隐的开始疼了。

  可能是刚才情绪太激动,挣扎的也厉害,她现在开始不停的干呕,只是本来就没吃饭,现在什么也吐不出来。

  秦沐川松开沈洛,看着她趴在床头,不停的干呕,只感觉额头青筋都在不停的跳动,他的眼神较之先前,越发狠厉起来。

  这个女人不愿意自己触碰她,他是知道的。可是现在因为自己的触碰,这个女人竟然呕吐起来,她是嫌他秦沐川脏吗?她竟然敢嫌弃自己?

  秦沐川慢慢的从沈洛的身上跨坐起来,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将她的头转过来,与自己对视,缓缓吐出了一句话:“沈洛,这是你自找的,不要怪我。”说完甩开她的下巴,就出去了。

  沈洛已经停止干呕,看到秦沐川出去,立即用被子裹住自己,只是他刚下的话是什么意思?

  她有些害怕,总觉得他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自己。

  就在沈洛不知道该怎么办时,房间突然冲进来两个男人,冲到她身边,伸手将她身上的被子扯下,就将她压倒在床上,手也开始在她身上乱摸。

  沈洛吓坏了,她现在终于明白,刚才那个男人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他竟然让两个男人来强暴她,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坏的人。

  沈洛开始尖叫,她拼命的挣扎,手脚并用的驱赶着身上的男人,她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秦沐川其实没有走,他此刻就在房间外,他不过是想让人吓唬一下她,这样她才会知道自己的手段,以后便不会再敢忤逆他。

  秦沐川听着沈洛的尖叫,双手不由得握紧起来,他知道她有多害怕,但是他极力忍着想要叫停的冲动,因为现在还不是时候,他必须等到她的求饶。

  突然,房间里再没有沈洛的呼喊声,他脸色一沉,刚要冲进去,就见一个男人慌忙的跑了出来,“秦少,那位小姐昏过去了。”

  秦沐川赶紧冲到房间里。

  沈洛此时正安静的躺在床上,发丝散乱,铺满了床头,眼睛紧闭,脸色惨白的犹如一张纸。

  秦沐川忽然有些后悔,他赶紧将她抱进怀里,瞬间冲出了房间。

  从“夜色”出来,刚才着急也没注意,这时,才发现她身上还只是那件睡裙,秦沐川赶紧将身上的外套脱下,罩在她身上。

  秦沐川将她抱上车,赶紧开车去了医院。

  医生看到秦沐川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知道这个女孩的身份定然不一般,赶紧开口:“秦少,不用担心,这个女孩只是有些营养不良,加上突然的情绪激动,才会昏过去,休息下就没事了。”

  看到秦沐川点头,他躬了下身,才退出了病房。

  秦沐川坐到沈洛的床前,她此时已经换上病号服,她本来就有些单薄的身体,现在套在肥大的病号服里,更显单薄。

  秦沐川忍不住抚上她的脸,她长得很漂亮,眉眼如画,典型的江南女子,只是不是说江南女子最是温柔婉约,为什么她会这么倔呢?宁愿受这种罪,就是不肯开口求饶。

  秦沐川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自己能想到的方法都想到了,总不能真的把她逼死吧。

  秦沐川没有回去,一直陪在沈洛身边,这里本就是高级病房,一应设施非常完善,倒是也方便。

  沈洛似乎累了,睡了大概三四个小时,才动了动睫毛,缓缓睁开眼睛。

  秦沐川一直关注着沈洛的情况,现在看她醒来,立即开口问道:“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沈洛刚睁开眼睛,便看到眼前一张放大的脸,她猛然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伸手便挥了过去,只是并没有如愿,手刚抬起来,就被秦沐川握在了手里。

  沈洛挣了一下,只是她现在身体虚弱,自然是挣脱不开,她猛然看向秦沐川,眼神里充满了恨意:“滚,我不想看到你。”

  秦沐川脸色一僵,但是想起刚才医生的话,还是放下了她的胳膊,走出了病房。

  秦沐川其实并没有走,他站在沈洛的病房外面,房门没有关严,他能听到她隐隐的哭泣声。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他赶紧捂住,迅速走远,这才敢接听起来,听到对方的话,他皱起漂亮的眉,回答了句“知道了”,就挂断了电话。

  自己恐怕要离开一段时间了,军区方面已经催过他几次了,他一直在拖着,这次不能再拖了。

  可是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情,他又有些不放心沈洛。

  李助理站在秦沐川的书桌前,等着他交代事宜,他早就知道军区催秦沐川好几次了,让他回去,只是他因为秦小姐的事情,一直拖着。

  秦沐川将手里的文件递给李助理,“这些文件我都批示过了,按照上面的批示,行事就好了。”

  李助理连忙回答:“是的,秦少。”

  秦沐川看了一眼李助理,继续说道:“沈洛那边你帮我盯紧了,有什么事立即通知我。”

  李助理有些为难,秦少将沈小姐逼成那个样子,她现在没有经济来源,自己看的了一时,但是也保不准会有个意外啊。

  秦沐川也看出了李助理的为难,缓缓开口:“给她十万块,另外通知那些用人单位,不要再刻意针对她,还有告诉那些声色场所,谁要是再敢让她进去,别怪我不客气。”

  李助理听到秦沐川如此吩咐,不禁暗暗心惊,这么多年来,秦沐川从来没在任何事情上妥协过,这次却对沈小姐妥协了,看来那位沈小姐在他心里的地位已经不一般了。

  秦沐川吩咐完,本想再去看一下沈洛,但是想到,她现在肯定不愿意看到自己,便直接回了军区。

  沈洛身体本来就没什么事,她想出院,但是医院里的医生说什么也不让她走,她没办法,只好坐在病房里等,她知道肯定是那个男人吩咐的,医生也没有办法。

  病房门被推开,沈洛身体猛地一僵,就在她以为秦沐川进来的时候,却看到李助理走了进来。

  7更w…新Sq最快上酷N匠网

  李助理走到病床前,看了一眼沈洛,气色不错,应该没什么事了,他也松了一口气,这个姑娘要是有什么事,秦少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的。

  “沈小姐,这是秦少吩咐我给你的。”

  说着将一个袋子递了过去,沈洛却是看也不看,直接拒绝:“我不要他的东西,还有我要出院。”

  李助理不禁摇头,这个姑娘的脾气确实不小,怪不得会将秦少气成那个样子。

  他没收回手,继续说道:“秦少说这是给你的补偿,还有你可以随意去找工作了,不会再有人针对你,但是有一点,不能再去类似“夜色”的那种地方。”

  沈洛心中不禁冷笑,好好的姑娘谁愿意去那种地方,要不是被秦沐川逼成那个样子,她又怎么会去出卖身体?

  “补偿我不需要,你说的话我也都记住了,现在我可以出院了吧。”

  李助理看她不收钱也没有办法,只好先拿回来,替她办了出院手续,沈洛道了声谢,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李助理觉得还是给秦少打个电话的好,电话很快接通,“李助理,怎么了,是不是她又出什么事了?”秦沐川有些焦急的声音传过来。

  李助理连忙回答:“没有,秦少,沈小姐已经出院,她暂时很好,只是她没有要您给的那十万块钱。”

  电话那边沉默了很长时间,就在李助理以为,秦沐川已经忙着别的事情的时候,秦沐川低沉的声音才又响起:“知道了,替我看好她,我不希望我回去前,她有任何事情发生。”

  说完便挂断了电话,李助理有些茫然,秦少关注沈小姐的态度,远远比关注他自己的那些生意还要多,看来自己要更加上心才行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