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沐川正望着办公桌上的那部私人手机思索,为什么那个女人还不来找自己?不是已经通知那个酒店停止壁画绘制?

  就在秦沐川等的越发焦躁的时候,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他立即将手机拿起,看到屏幕显示的电话号码,他稳了稳心神,才接听起来。

  “秦沐川,我要见你。”手机那边传来沈洛愤怒的声音。

  秦沐川皱了下眉头,接着又弯起了嘴角,看来这次真的是把这只小野猫惹怒了,竟然敢直接叫他的名字了,以前也让她直接叫自己的名字,不过她从来都是秦少秦少的喊,他懒得纠正,也就随她去了。

  “你在哪里,我去接你。”秦沐川压制着有些喜悦的情绪,淡淡的开口。

  “A大北门。”沈洛说完就挂断了电话,秦沐川本来还想说点什么,手机那边却已经传来忙音,他放下手机,这个女人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他拿起车钥匙,便出了门,上车后将车开的飞快,这才几天没见,他就开始有些想念她了。

  开到A大北门,下了车,秦沐川一眼就看见沈洛正站在一棵树下。

  她今天穿着简单的白衬衣,黑色铅笔裤,乌黑的长发也高高束起,清爽干净,阳光透过片片树叶,洒落到她身上,明亮而又温暖。

  他看了一会儿,这才走过去,走到她身边,只是不知道她正在想什么,竟然没注意到他的出现。

  “在想什么?”

  忽然低沉的声音,从脑袋上方传来,沈洛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竟是条件反射般的后退了一步。

  秦沐川看着她的动作,面上的笑容渐渐凝固。

  沈洛看到秦沐川脸上不善的表情,强压下心中的害怕,忽然抬头,大声说道:“秦少,你为什么要那样对我?”

  只是他的声音里含着隐隐的颤音,秦沐川自是没有忽略,他看了她一眼:“你确定要在这里和我说?”

  沈洛一愣,看了下四周,立即明白他的意思,虽然现在是暑假时间,但是校门口还是有三三两两的人经过,而且这些经过的人都会瞅他们几眼。

  沈洛紧紧咬住唇瓣,赶紧摇了摇头,她可不想在这里和他争吵,要是被人听到他们之间的事,自己还要怎么在学校里上课。

  秦沐川看到沈洛紧紧咬住唇瓣,粉嫩的唇上散发着柔和的光芒,他心里忽然涌上一股异样,他赶紧别开视线,抬步向车子停的方向走去。

  沈洛坐在秦沐川的车上,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勇气,低着头不敢再质问秦沐川,甚至是不敢看他一眼。

  秦沐川回到别墅,将沈洛领进书房,坐在椅子上,静静的看着她不说话。

  沈洛站在秦沐川面前,她低着头,不敢和他对视,但是她能感觉到,他一直在盯着自己,自己的背后开始冒出冷汗,她不知道原来一个人只是看着你,也能让你感觉到无所遁形。

  她现在感觉自己就像是被扒光了衣服,站在秦沐川面前,狼狈却又不敢躲闪。

  她有些后悔,自己一时冲动给他打了电话,也许自己不理他,过一段时间,他觉得无趣就放过自己了呢,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只是不知道时间会有多长,不然自己会被饿死的。

  秦沐川等着沈洛开口,可是现在她却是低着头一动不动,也不说话,自己到底是没忍住,缓缓开口:“你刚才要问我什么?”

  沈洛听到他的声音,身体一抖,最终还是鼓起勇气,抬头望向他:“秦少,最近所有的店面都不再用我,我重新找工作,也没人用我,这难道不是秦少的意思?”

  “没错,就是我的意思。”

  沈洛有些生气,凭什么他做出这么卑鄙的事,还能这样理直气壮?

  她的小宇宙又有些要爆发了,“难道秦少就不觉得那样做,太卑鄙了吗?”

  秦沐川眸光猛然变冷,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卑鄙?自己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人敢如此骂过自己,这个女人到底是哪来的胆子?

  沈洛感觉到秦沐川神色的变化,更加害怕,可是还是极力的忍着,本来就是,他用那样的方式逼迫自己,难道不是卑鄙是什么?

  秦沐川本来以为这个女人给自己打电话,是要来妥协的,只是现在看来,似乎不是自己想的那样,他想到她刚才骂自己的话,忽然笑了一下,“卑鄙?我就是卑鄙了,你能拿我怎么样?”

  沈洛看到秦沐川的笑,虽是笑,却是冷的瘆人,她忍住想要拔腿逃跑的冲动,放低声音,恳求道:“秦少,我知道你们这样的人,不在乎那几个钱,可是我不行,我需要钱,没有了那些工作,我。。。”

  她有些说不下去,没有了那些工作,自己不能再读大学,更重要的是,外婆还在治病,没有钱,要怎么治病?

  秦沐川看到几乎要哭出来的沈洛,有些心软,脸上表情也缓了下来,“沈洛,只要你肯跟着我,你不必再去做那些辛苦的工作,以后你的所有花销,我都会负责的,你有什么要求,也可以跟我提,我都会尽量满足你的。”

  这是秦沐川第一次叫这个女人的名字,沈洛,心中竟然溢出一股暖意。

  沈洛猛然苍白了脸,他还是要这样吗?一定要困死自己吗?

  自己才刚刚20岁,就要被这个男人像金丝雀一样圈禁起来吗?她还有自己的梦想,她还有自己的人生规划,她不想这样,也不能这样。

  她不能让这个男人毁了自己。

  她再不说话,甚至瞅也没再瞅一眼秦沐川,拉开书房的门,便跑了出去,脚步有些慌乱,下楼的时候,差点摔倒,但是她什么都顾不了了,她必须逃离这个恶魔一样的男人。

  秦沐川看着沈洛,风一样的跑开,瞬间便没了踪影,他已经接近暴怒的边缘,自己已经这么好声好气的和她说了,可是她呢,这是什么意思?嫌弃他吗?他竟然被那个女人嫌弃了吗?

  秦沐川猛的将书桌上的东西全都扫落在地,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还有什么办法,早晚她的乖乖的来求自己。

  秦沐川让李助理每天都派人跟踪沈洛,及时向自己报告她的情况。

  接连几天,不外乎就是她在学校的某个角落,画画。

  她的画,秦沐川是看过的,难怪她被称为他们学院最有天分的学生,她的画真的很好,能让人看进心里,想到她的两幅画还在林乔那里,尤其是那幅自画像,秦沐川微微皱起了眉头,自己得想点办法,把那两幅画拿回来。

  就在秦沐川等的烦躁的时候,李助理慌慌张张的走进书房,站在书桌前,却又犹豫着,不说话。

  秦沐川看着他的样子,更是心烦,语气也沉了下来,“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李助理有些哆嗦的开口:“秦少,沈小姐去了“夜色”。”

  秦沐川猛的站起身子,瞳孔猛的收缩,脸上满是暴怒的神色,他做了个深呼吸,压下已经濒临发飙的情绪,拿起桌上的车钥匙,开着车便往“夜色”赶去。

  李助理已经愣住了,他刚才竟然看到秦沐川暴怒的情绪,自己从秦沐川十八岁时,便跟了他做助理,如今已经十二年了,他从来没有看过他情绪如此激动。

  他从来都是不怒不喜的样子,稍有情绪变化,也是极力忍着,过一会儿,便消失不见。

  只是,自从沈小姐出现后,他更多的看到了他情绪的变化,有时候焦躁不堪,有时候会望着一件东西就发起呆,有时候甚至会不自觉的笑,不过这样的秦沐川,更让自己感觉到他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了。

  只是,这个沈小姐也真是太大胆了,竟然敢去“夜色”那种地方,谁不知道“夜色”是做什么生意的,进去的姑娘就没有完整的出来过的,不过“夜色”也从来不勉强人,进去的姑娘都是自愿的,看来这次秦少也确实是把沈小姐逼的太狠了。

  只是,李助理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沈小姐宁愿进“夜色”,也不愿意和秦沐川一起。

  秦沐川将车开的几乎飞了起来,本来要半个小时的路程,他用了不到十五分钟。

  秦沐川迅速走进“夜色”,大堂经理猛然看见他,赶紧迎了上去,这位主儿可是从来没拉过“夜色”,也不知道他的喜好,可千万不要得罪了啊。

  秦沐川看了大堂经理一眼,压抑着声音说道:“沈洛在哪里?”

  “沈洛?”大堂经理疑惑的看着秦沐川,有些不明所以。

  秦沐川再也忍不住吼道:“赶紧去查,沈洛在那里?她要是少了一根寒毛,我把你们这拆了,你信不信?”

  大堂经理哪里见过秦沐川这个样子,吓的赶紧连滚带爬的去吩咐人找人。

  1酷,¤匠网M"正版^n首发R

  这里找人很容易,来这里的姑娘都是用身份证登记的,来这里找乐子的人,都是非富即贵的,安全最是重要。

  沈洛正有些紧张的坐在床上,忽然房间门被人踹开,她吓了一跳,赶紧往门口望去,看见那人之后,猛然白了脸,怎么又是秦沐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