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沐川不再说话,再不瞧沈洛一眼,转身离开。

  沈洛直到看到秦沐川的背影消失,这才松了一口气,却是忽然身体一软,竟然瘫坐在地上。

  她刚才完全是靠意志在硬撑着,那个男人身上的压迫气息太强大了,压的自己透不过气来。自己真不该招惹上这样的人。

  不过,自己刚才已经拒绝他了,他也没再说什么,这是否表示他不会再为难自己?想到这里,她又松了一口气。

  自己只是个平凡的人,只想过着平静的生活。

  至于自己和那个男人的那场交易,也只不过是生命中,一场无可奈何的插曲,现在已经过去了吧。

  沈洛稳定了一下情绪,这才起身,她打算和林乔打个招呼,就回去了,明天还有工作呢。

  沈洛走出亭子,在道路的一个拐角,又被吓到了。

  秦沐川正倚在一棵树上,月光昏暗,树影斑驳,朦朦胧胧的,看不清他的表情。

  其实,刚才他并没有走远,就站在这个拐角,看着沈洛,他想看看自己走后,她会是什么样子。

  没想到自己刚躲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她就瘫在地上了,她就那样坐在地上,仿佛在极力压制着什么,过了好一会儿,就在自己想过去拉她起来的时候,她才终于站了起来。

  本来以为,她可能是在玩欲擒故纵的把戏,现在看来,并非如此,那她就是真的不愿意做自己的女人了,秦沐川实在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沈洛刚刚缓和下来的情绪,又有些波动,她忍着腿软的冲动,只想快点离开他的身边,就在她将要越过秦沐川的时候,胳膊突然被抓住,她极力忍着想要喊叫的冲动,胡乱的甩着胳膊,可是秦沐川怎么可能让她甩的开。

  甩了半天,还是没有甩开,沈洛认命的放弃,刚才挣扎的厉害,她现在有些微喘,她一边平复着呼吸,一边思索接下来怎么办,只是眼泪却不受控制的掉了下来,她只好低下头。

  秦沐川看着刚才还跟小猫一样张牙舞爪的沈洛,现在却突然安静下来,有些奇怪。

  他伸出另外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心里猛的一缩,只见她面色苍白,成串的泪珠犹如断线了的珍珠,顺着脸颊流下。

  秦沐川有些气恼,她这是什么意思,好像自己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

  她的眼泪好像一汪泉水,不停的流下,他看的心烦气躁,终于还是松开了她。

  沈洛一恢复自由,马上跳开几步,向着出口的方向就要逃去。

  “站住,”秦沐川忽然出声阻止,声音里的冷意听的人心里发寒。

  沈洛极力忍住逃跑的冲动,慢慢的转过身体,望着秦沐川。

  秦沐川有些压抑的声音响起:“离林乔远点。”

  沈洛还以为是什么事,原来他没走,就是为了提醒自己这件事,她忽然有些轻松,自己本来也没想过和林乔有什么。

  她赶紧开口:“秦少放心,我和林乔本就只是朋友,我不会招惹他的。”

  秦沐川听她这么说,脸色缓和了一下,沈洛看他没再说什么,赶紧转身离开了。

  秦沐川看着沈洛消失的背影,有些若有所思。

  “不好意思,沈小姐,我们这边人员满了,从今天开始你就不用再来了。”咖啡厅老板抱歉的和沈洛说。

  “喔,没关系,以前已经多亏您的照顾了,我再找找其他的工作。”沈洛对着老板鞠了一躬,才离开。

  咖啡厅老板看着沈洛离开的背影,有些不忍,这个女孩子肯吃苦,为人又谦逊,只是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今天上面竟然告诉自己不许再用她,他摇了摇头,自己也无能为力啊!

  @5更新.最FT快`上"%酷匠;/网G

  “不好意思,小洛,我们这边不缺人了,你再去找找别的工作吧。”书店老板抱歉的说道。

  “没关系,我再去找找别的工作,感谢您以前的照顾。”道完谢,沈洛走出书屋,她站在路上,炽热的阳光打在身上,她却仍然感觉有些冷。

  这几天,自己兼职的地方,全都告诉自己不用再去了,是巧合吗?

  她有些心慌,还有最后一家,是一个家教,她收拾下情绪,赶紧赶了过去。

  “小洛,不好意思,佳佳不需要补习了,你以后都不用过来了。”

  沈洛脸色有些苍白,不过还是礼貌的道了谢,刚要离开,佳佳的母亲却是有些不忍,这个女孩子挺好的,和佳佳也相处的来,自己也喜欢,可是。。。

  想到这里,她赶紧开口:“等等。”

  沈洛疑惑的转过身体,佳佳的母亲来到她身边,拉着她的手说道:“小洛,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我也是没办法,前几天有人来,让我不许再用你。”

  沈洛猛的睁大眼睛,竟然真的是自己想的那样吗?原来都不是巧合。

  她脸色变的越发不好看,但还是勉强挤出笑容:“阿姨,谢谢你告诉我实情,还有就是,佳佳的数学不好,您再找家教,一定要找一个数学好的人。”

  佳佳的母亲看着沈洛离开,心中也是疑惑,这么好的女孩子,怎么会得罪人呢,而且对方的来头肯定不小。

  沈洛失落的走在街道上,现在要怎么办?现在别说还欠着秦沐川的十五万块,就连自己和外婆的生活都成问题了。

  自己本来就是学画的,花费本身就高,外婆现在虽然没事了,但是身体却很虚弱,只能养着,自己本就没什么钱,就靠打工维持,现在却成了这个样子。

  她抬头望向天空,阳光明亮的刺眼,她伸手遮在脸上,却有泪珠顺着指缝滑下。

  李助理站在秦沐川的办公桌前,有些战战兢兢。

  秦少最近很反常,脾气变得暴躁不说,还时常发呆,现在就看到他,虽然手里拿着文件,但是半天也不见翻一页。

  就在他想着要不要开口时,秦沐川突然出声:“我吩咐你的事,办的怎么样了?”

  李助理赶紧回答:“按照秦少的吩咐,都打过招呼了,这几天我也去看过,他们确实都没敢再用沈小姐。”

  秦沐川看了他一眼,不再说话,李助理识趣的走了出去。

  秦沐川放下手中的文件,揉了揉太阳穴,看得出那个女人本就缺钱,现在自己断了她的经济来源,想来用不了几天,她就会回来找自己了吧。

  想到这里,他突然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见到她了。

  沈洛没有悲伤的时间,她开始四处找工作,只是录用她的地方,她第二次再去,就被告知不用再去了。

  她又被逼到绝路上了,那个男人,为什么就不肯放过她呢?一定要用这样的方式,让她妥协吗?

  他们有钱人的游戏,她真的玩不起。他们不在乎钱,可是她不行,她没有钱,她尝尽了没有钱的滋味,可是那个男人却用这么卑鄙的手段,截断了自己的经济来源。

  他是想让自己去求他吗?

  又过了几天,秦沐川等的已经开始心浮气躁,她怎么还不来找自己?

  李助理不是吩咐了她找工作的地方,不准用她?她很聪明,也许开始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遇到的多了,自然就会知道是自己的授意。所以她应该很快就来找自己的啊!

  李助理看着秦沐川冷凝的脸,大气也不敢喘一下,他不敢等秦沐川问出口,赶紧开口:“秦少,沈小姐这几天在我们旗下的一个酒店,在绘壁画。”

  秦沐川猛的将手中钢笔摔在桌上,目光像刀子一样看过来,李助理一哆嗦,赶紧继续说:“秦少,您听我解释,是这样的,本来绘制壁画的人是另外一个男人,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几天沈小姐开始和他一起绘制。”

  秦沐川眼眸猛的收缩,语气冷凝的开口:“通知那家酒店,停止绘制壁画,不管对方什么要求,全部答应,另外,去查一下那个男人和她是什么关系。”

  “是,秦少,我这就去,”说完赶紧退出房间。

  秦沐川幽幽的看着窗外,是他太仁慈了,做的不够狠吗?这才让她有了可以喘息的时间。

  沈洛这几天有点高兴,张峰前几天打来电话,说有一幅酒店壁画要的急,自己时间又有限,想和她一起完成。

  本来自己并不擅长油画这一类的画风,本想拒绝,可是这个师兄说没关系,可以带着自己一起画,她想想自己现在本来就没有工作,就答应了。

  壁画绘制的很顺利,大概再需两天的时间,就可以完成,今天自己早早的就来到了那个酒店,却看见张峰有些生气的走出来。

  沈洛赶紧迎上去,“师兄,怎么了?”

  张峰看见是她,脸色缓了缓才开口:“酒店方面终止合约,说是这幅壁画不要了。”

  沈洛瞬间惨白了脸,又是那个男人搞的鬼,他不但卑鄙的对付自己,现在还连带上了张峰。

  张峰看她这个样子,赶紧劝慰她:“没事,小洛,酒店方面已经给了违约金,只是可惜了这幅壁画。”

  本来想着和她一起完成,以后还是个纪念,所以他画的特别用心,没想到竟然全都白费了。

  沈洛不敢告诉张峰真相,在酒店门口,张峰要送她回去,她婉言拒绝了。

  她现在要去找那个男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