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秦沐川应邀来到林乔的生日聚会,自己本不想来的,他们聚会都是一些同学,而自己又不喜欢热闹,但是拗不过自己这个表弟的软磨硬泡,还是来了。

  他今天穿的很是休闲,黑色长裤,白色衬衣,衬衣袖子也挽了上去,他平时浑身散发着一股子淡漠疏离的气息,今天的穿着倒是给他平添了一份柔和。

  他今天没再开那辆悍马,而是一辆迈巴赫,他停好车,刚走进宴会厅,正在朝门口张望的林乔,立即看到了他,便快速的迎上来。

  “表哥,你怎么才来,你要是还不来,我可就要给你打电话了。”

  自己向来最崇拜这个表哥,虽然他平时不怎么亲近别人,但是对这些弟妹们还是很好的。

  秦沐川淡淡的开口:“有些事,耽搁了。”

  林乔也没再多说,这个表哥能来就不错了。

  秦沐川随着林乔往里走,还没走几步,迎面便碰上了沈洛,沈洛正回头和一个女生说话,一时没注意到前面还有人,便一头撞进了秦沐川怀里。

  林乔吓了一跳,赶紧将沈洛从秦沐川怀里拉开,这个表哥不喜欢别人的碰触,这是亲戚们都知道的。他可千万不要生气啊!

  秦沐川盯着林乔拉着沈洛胳膊的手,脸上不动声色,眸光却是冷了几分。

  沈洛也意识到撞到人了,等林乔将自己拉起来后,她刚想开口道歉,可是,当看到被撞之人是秦沐川时,脸色瞬间变白,道歉的话也没说出口。

  林乔赶紧开口:“表哥,不好意思,这是我同学,不小心撞到你了,希望你不要介意。”

  秦沐川又看了一眼沈洛,什么也没说,抬步便离开了。

  沈洛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碰到秦沐川,刚才他看自己的目光,就像发现猎物般一样,想想自己就心悸。

  自己本来也不想来的,但是林乔非要自己来,最后耐不住他的央求,就来了,没想到竟会碰见不想再看到的人,毕竟自己和他的关系,在自己看来是那么不堪。

  秦沐川隐在角落里,视线一直在追寻着沈洛,她今天穿了一件及膝的白色长裙,长发没有束起,而是随意的散在身后,非常简单的装束,却清纯的犹如百合,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

  就目前,已经有不下三个男人邀请她跳舞了,不过还好,她都笑着拒绝了。

  自己看过她跳舞,知道她跳的不错,正想着自己是不是要邀请她跳一支舞,就看见她将手递到林乔手里,一起步入了舞池。

  她此时就像一只白色的蝴蝶,翩翩起舞,身姿优雅,身后的长发随着她的旋转,仿佛黑色的绸缎,飞扬出优美的弧度。

  秦沐川看着林乔覆在她腰间的手,脸色一沉,眸子里瞬间闪过一抹暗沉。

  林乔很是高兴,好不容易才让沈洛来参加自己的生日聚会,现在她还陪着自己跳了一支舞,这真是今天自己收到最好的生日礼物了。

  他跳完舞,就走到秦沐川身边,他可没忘记这个表哥性子最是清冷,这里这么多人,他肯定不喜欢,现在他的脸色似乎也有些不好,赶紧开口:“表哥,要不你来我的房间待一会吧。”

  秦沐川点了下头,就随着林乔上了二楼,刚进到房间,就被墙上挂着的两幅画吸引了。

  一幅是国画,一支红梅跃然于宣纸上,红色的花朵犹如朱砂,镶嵌在浓重的黑色里,简单中透着一股子傲然不屈。看得出作画之人深厚的国画功底,只是笔锋间略显稚嫩。

  另一幅画,却是一副油画,画风与那幅国画截然不同,可谓是浓墨重彩,色彩运用十分大胆。

  海天一际,天边朝霞灿烂,一个女孩子远远的站在海边,没有对海远眺,却是回过头来,因为背景太过于广袤,反而看不清那个女孩子的表情,甚至是看不清她的容颜,只是隐隐的感觉她似乎是在笑。

  秦沐川看着画里的女孩子,心里一动,总觉得有些熟悉,似乎似曾相识。可是看到画的落款,洛丽塔,不是她吗?

  林乔看见秦沐川盯着那两幅画,半天也不说话,忽然笑着开口:“表哥,你也觉得这两幅画,画的不错吧,我告诉你,你可不许告诉别人,这两幅画就是刚才撞了你的那个女孩子画的。”

  秦沐川猛然转身望向林乔,果然是她,他说他怎么觉得画中的女孩子那么熟悉,原来是她的自画像。

  林乔看到秦沐川似乎有些吃惊,就继续说道:“她叫沈洛,是我们学校绘画学院的,她可是她们学院公认的最有天赋的人,那些教授们可宝贝她呢,这两幅画,是我偶然在一个画廊看到的,就买了下来。”

  林乔说的有些高兴,看到秦沐川似乎没有不耐烦的意思,就继续说:“她画的最好的是国画,可是我觉得她这幅油画,画的才最好。”

  秦沐川看到了林乔眼里的痴迷,忍不住问道:“你喜欢他?”

  林乔听到秦沐川忽然这么问,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还是回道:“嗯,我喜欢她,其实我们学校喜欢她的人很多,不过听传言说,她好像喜欢一个已经毕业了的学长,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如果不是真的,那我也许还有戏呢。”

  秦沐川却是脸色瞬间冷了下来,眸子中透出一股子狠厉,她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吗?怪不得想和自己划清界限。

  林乔猛然感觉到秦沐川的变化,以为是他嫌自己多话了,赶紧开口:“表哥,你先休息一下,我先下去照顾一下同学。”说着就要转身离开。

  秦沐川低沉的声音却是传来:“林乔,放弃她。”

  林乔猛的顿住脚步,有些疑惑的问道:“为什么?”

  秦沐川神色已经恢复如常,只是语气仍旧淡漠:“因为她不适合你。”

  沈洛悄悄的四处看了看,没有看到那个人的身影,她这才稍稍放下心来,不只是自己和他的交易,让自己感到难堪,就是他本人,也总让自己感到压抑,她对他总是会有一种不受控制的畏惧。

  她觉得有些闷,就从宴会厅走出来,坐到院子的亭子里透透气。

  忽然,背后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她下意思的回头去看,身体却猛的僵住,来人竟然是秦沐川。

  她有些害怕的站起来,却不敢抬头看他,她能感觉的到,他今天似乎很不高兴。

  秦沐川的声音陡然响起:“怎么,还要装作不认识吗?”

  沈洛只觉得心里一哆嗦,他什么都知道,连自己心里怎么想的,也全都知道。

  她确实是不敢让别人知道她认识他,要是让别人知道自己和他曾经有过的关系,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抬起头来。

  秦沐川看着沈洛这个样子,心中更是恼怒,不由得冷笑出声:“怎么,害怕被别人知道,你为了钱,求着要上我的床?”

  沈洛听到秦沐川的话,瞬间脸色惨白,浑身冰冷,犹如堕进万丈深渊,这个男人现在到底是什么意思?自己不是说,会还他的钱吗?为什么还要这么咄咄逼人。

  沈洛强忍着想要夺路而逃的冲动,缓缓抬头,目光对上秦沐川的眼睛,声音有些发颤的说:“秦少,我说过我很感谢您之前的帮忙,还有剩余的钱我会尽快还给您,所以还请您高抬贵手,放过我。”

  秦沐川眼中怒意更甚,她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逃离自己身边,还是她有了更合适的人选,比如林乔。

  林乔和她年纪相仿,秦敏也说过,她们这个年纪的女孩子都喜欢像林乔这样的男孩子。

  想到这里,他心中怒意更甚,忽然残忍的开口:“怎么,又有新的人选了,是林乔吗?不过我劝你,最好放弃,你觉得现在的你,还配的上他吗?”

  沈洛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会如此羞辱自己,她现在终于知道自己是招惹上什么人了,如果知道他会是这样,以前说什么自己也不会找上他的,亏自己以前还觉得他不是坏人,这个男人简直就是恶魔。

  Q看√.正L√版*章◎节J#上酷匠网

  她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要如此为难她,只是她却不能逃避,因为主动权完全不掌握在自己手里。

  沈洛握紧了双手,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眼中奇异的有了一股坚定,“秦少,那要怎样,您才肯放过我呢?”

  秦沐川看着这样的沈洛,却是忽然一笑:“如果我说,怎样我都不肯放过你呢?”

  沈洛心里一惊,她看得出,这个男人虽是在笑着,但是他的眼中却没有丝毫笑意,难道他是认真的?

  沈洛不得不低声下气的恳求,“秦少,如果以前我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还请您大人有大量,原谅我的无心之失,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只想好好的上完学,过平静的生活,所以请您放过我,可以吗?”

  秦沐川看着姿态放得极低的沈洛,心中有些不忍,其实这并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

  他收敛了身上的寒意,语气也刻意的放缓,“我并没有为难你的意思,只要你以后乖乖的做我的女人,你的一切我都会负责。”

  沈洛仿佛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甚至是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难道这就是他为难自己的原因,他这是想用金钱来囚禁自己吗?

  “不可能,”她有些克制不住的喊出来。

  秦沐川没想到她竟然会直接拒绝他,在这个城市里,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做自己的女人,她竟然会拒绝,究竟是真心,还是欲擒故纵?

  他竟然有些看不懂这个女人,她明明为了钱,可以和自己做交易,现在却又拒绝自己的提议,真是个矛盾的女人。

  只是,他秦沐川想做的事,不会因为她的拒绝,就做不到。总有一天,她会来求自己,主动做自己的女人,就像上次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