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吃完早饭后,沈洛就等在门口,等着司机送她,她今天有个家教,就是上午的。

  秦沐川本来想着留她在家里,多陪陪自己,这一个多月的演习,自己不知道有多想她,现在看到沈洛那么急着要走,心里有些不高兴。不过到底也没说什么,反正来日方长。

  况且老宅那边又打电话催了,让过去,所幸今天自己就过去一趟,省的又被那些长辈念叨。

  秦沐川让司机送走沈洛后,自己收拾了一下,就开车回了老宅。

  仿佛大家都知道他今天要回来,他刚进院子,一群人就呼啦啦的围了上来,问这问那的。

  最后还是爷爷发话,人们这才让开一条路,他这才能走进屋子里。

  今天来了不少人,二房、三房的都过来了,因为自己这一支是长房,爷爷又跟着自己父母,所以平时大家都来这边聚。

  这也是他平时不愿意回来的原因,他性子清冷,不喜热闹。

  秦老爷子也是一生戎马,现在退下来了,赋闲在家,颐养天年。

  自己的几个儿子,都没有从军,让他很是遗憾,不过还好秦沐川争气,他看着这个孙子,心里颇为自豪,这个孙子自己是最喜欢的,也是最像自己的。

  “爷爷”,秦沐川问完好后,才坐下。

  “沐川,这次演习情况如何?”秦老爷子虽然退下来了,但是还是很关心军区的事情。

  秦沐川看了一眼一屋子的人,也不好多说,毕竟是涉及军事秘密,只说了一句:“还好。”便不再多说。

  老爷子也明白他那一眼的意思,也不再多问。

  秦沐川的母亲高芸,看老爷子不再说话了,这才敢说话:“沐川,你看你也三十了,有没有喜欢的人,如果没有,刚才你二审说林家有位小姐,很不错的,你要不要看看?”

  高芸也是头疼,自己的这个儿子,已经三十了,身边也没个女人,老爷子和丈夫也不管,只有自己这个当母亲的操心了。

  秦沐川听到母亲的话,就想到了沈洛,她算不算是自己喜欢的人?

  高芸很少看到这个儿子走神,也有些意外,刚想开口继续说,就听秦沐川说道:“母亲不用操心,我自己的事会处理好的。”

  高芸立即憋回了剩余的话,这个儿子从小就有主见,他做好的决定,谁也拦不住。

  又陪着众人说了一会话,秦沐川便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待到快要晚饭时,他才又回到前厅。

  秦沐川看到三婶家的小女儿秦敏正在窗边打电话,思索了一下,秦敏好像也在上大学吧,他想到一件事,就朝她走了过去。

  秦敏看到秦沐川走过来,赶紧挂了电话,甜甜的叫了声“二哥。”

  /酷`匠jo网xO首发=x

  秦沐川“嗯”了一声,有些犹豫不知道怎么开口。

  秦敏似乎看出了他的犹豫,复又开口:“二哥,你要说什么?直接说就好了啊!”

  秦沐川这才问道:“小敏,你是不是已经上大学了啊!”

  秦敏有些受宠若惊,这个二哥向来性子寡淡,竟然能知道自己上大学了,她赶紧答道:“是啊,二哥,我今年都大二了。”

  原来比她小一岁,她曾经说她今年大三的,秦沐川看了一眼秦敏,继续问道:“小敏,你们这个年纪的小姑娘都喜欢什么样的人啊?”

  秦敏更加感觉不可思议了,她好像看到这个二哥耳朵根有些红了,难道有什么情况?

  秦沐川本就有些不好意思,现在看到秦敏双眼放光的盯着自己看,不由得沉下脸来。

  秦敏看到秦沐川有些变脸,吐了吐舌头,这个二哥还是不要招惹的好,立即开口:“我们都喜欢小鲜肉啊!”

  “小鲜肉?”秦沐川皱起了眉头,那是什么东西?

  “就是像李易峰,吴亦凡那样的,长得又帅,又年轻的,现在年轻的女孩子都喜欢这样的。”

  秦沐川眉头皱的更紧了,那么她也喜欢那样的吗?

  “小敏,那像我这样的,你们怎么看。”秦沐川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问,反正等他意识到的时候,话已经出口了。

  秦敏挠了挠脑袋,有些语言又止,可是看到秦沐川有些压迫的眼神,立即开口:“像二哥这样的,我们一般称呼大叔的。”

  大叔?秦沐川差点吐出一口血,自己有那么老吗?只不过比她大了十岁而已。

  秦沐川不再看秦敏,转身就走,剩下秦敏一个人站在那兀自发呆,自己要不要将这个重大发现告诉大伯母啊!

  饭菜已经准备好,众人坐好后,开始吃饭,秦沐川的手机忽然响起,他拿出手机扫了一眼,手立即顿住,是她。

  她从来没有给自己主动打过电话,现在竟然打来电话。

  高芸看到秦沐川要走,赶紧开口:“沐川,这都吃饭了,吃完饭再走吧。”

  “不了,有急事,我先走了。”说完就匆匆离开。

  秦沐川心里有些抑制不住的激动,军演的时候,他也一直将这部私人手机踹在身上,不过从来没有接到过她的电话,自己还有些失望,后来想想,自己和她本来就是一场交易,她这么做也可以理解。

  秦沐川开车到达A大北门时,看到沈洛已经等在了门口,他按了下喇叭,摇下车窗,她看到是自己,立即就跑了过来。

  沈洛跑到车前,拉开车门,坐进副驾驶,看了秦沐川一眼,这才开口:“秦少,不少意思,麻烦您跑了一趟。”

  秦沐川笑了笑,“没什么?怎么,找我有事?”

  沈洛伸手将一个袋子递给秦沐川,秦沐川这才注意到她还提着一个袋子,“是什么?”

  沈洛的声音有些轻松,“这里面是十五万,我现在只有这么多,剩下的我会慢慢还给你的。”

  秦沐川脸上的笑容突然凝固,眼神蓦然一冷,周身的气息顿时也冷了下来。

  还钱吗?她哪里来的这么多钱,如果当初她有这么多钱,也不会和自己做交易了,交易?

  他猛然想到了什么,眼神顿时像把利剑,他猛的伸出右手,捏住了沈洛的下巴,“说,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沈洛的下巴被秦沐川紧紧扣住,他力气那么大,她怀疑自己的下巴快要被他捏碎了,她伸出双手去掰,可是怎么也掰不开,眼泪顺着眼角便滚了下来,这个男人太暴力了,疼死了。

  秦沐川看见沈洛的眼泪,眼神缓了缓,松开了她的下巴,只是语气仍然冷硬,“快说,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沈洛揉了揉自己的下巴,抬头瞪了一眼秦沐川,这才有些生气的开口:“我前阵子在一个画廊寄存了两幅画,今天老板告诉我,有人看中买走了,这些钱就是买画的人给的。”

  其实,沈洛也很意外,原本也只是想试试看,没想到竟真的会有人买,而且还卖到这么高的价钱。

  她拿到钱后,首先想到的就是还给秦沐川,这才给他打电话。

  秦沐川听到沈洛的解释,这才放松下来。原来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如果是自己想的那样,自己真的不确定会不会掐死她,原来已经这么在意了吗?

  秦沐川看着沈洛有些发红的下巴,知道自己刚才太过用力了,伸手想去给她揉一揉,她却一偏头躲过了,“不要再捏我下巴。”

  秦沐川有些无奈,看来自己刚营造出的一点好形象,又没了。

  他缩回手,看着她膝盖上放的袋子,开口:“为什么还我钱?”

  沈洛有些羞赧的开口:“虽然之前是有交易,可是你并没有得到应该得到的,所以这个钱我应该还给你。”

  这是要和自己划清界限吗?她那点小心思,自己看的一清二楚。

  秦沐川有些不屑的开口:“那昨天晚上算什么?交易的利息吗?”

  沈洛猛然抬头,没想到他会这么说,自己觉得好难堪。

  她吸了吸鼻子,眼睛直视着秦沐川,郑重的开口:“不管怎样,我非常感谢秦少之前的帮助,剩下的钱,我会尽快还给您。”说完,拉开车门,迅速的跑开了。

  秦沐川看着沈洛逐渐消失的身影,嘴角紧紧抿起,眼神隐晦莫测,想逃吗?既然敢惹他,就要做好惹到他的心理准备。

  想逃,也要看他同不同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