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就到了暑假了,沈洛很高兴,因为没有课程,她就有更多的时间,多打几份工,多挣一些钱了,最近外婆的身体,也好了很多。

  今天,她在一个咖啡厅做小时工,下班出来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多了,最不幸的是,外面正在下雨,而且下的非常大,就像水柱一样倾泻下来,她焦急的站在店门口,等待雨停。

  她等了一会儿,雨没有减缓下来,反而有越来越大的趋势,站了这么长时间,也没见个出租车过来,这里离她住的地方不算太远,她打算在等一会儿,雨若还是不停,她就跑回去。

  秦沐川正坐在车里,司机开着车往别墅走,雨下的有些大,车速也减缓了下来,他瞧了瞧外面的大雨,心中有些烦躁。

  他刚从军区赶回来,如他所料,这次演习果然进行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往常他从没觉得时间过得慢,可是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却是让他感觉有些度日如年。

  这不,演习刚完,他就从军区赶回来了,本想着直接去A大看看那个小丫头,路上却是下起了大雨,到达市区的时候,已经快晚上11点了,他也就作罢,想着明天再去也不迟。

  他从没想过,自己竟然会这么想念一个女人。

  秦沐川又往车外望了一眼,眼睛猛地睁大,没想到在这里竟然会看到她,他立即叫司机停车,司机猛然听见他说话,吓了一跳,赶紧减速,靠边把车停下。

  秦沐川打开车门,下了车,迅速往一个咖啡厅走去,他走到沈洛的面前时,她正低着头,两只脚互相踢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沈洛忽然感觉面前站了一个人,她立即抬起头来,双眼突然睁大,站在前面的人,竟是秦沐川,雨下的这么大,他早已全身湿透,沈洛赶紧拽住他的胳膊,将他拉到屋檐下。

  秦沐川没想到沈洛竟然会将自己拽到屋檐下避雨,忽然觉得有些开心,只是,她将自己拽到屋檐下,又赶紧松开了手,看着她这样的动作,自己又有些郁闷。

  真没想到这个小丫头,竟能如此牵动自己的情绪。

  沈洛放开秦沐川后,讷讷的开口唤了声:“秦少”,便低下头,不再说话。

  秦沐川擦了下脸上的雨水,才开口:“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这里?”

  沈洛赶紧回答:“我在这里打工,下班后一直在下雨,雨有些大,我打算雨小了,再走。”

  打工?仅一个多月的时间,自己就已经给了她三十万,她为什么还会打工?秦沐川不由得皱起眉头,“现在这么晚了,你也打不到车,坐我的车吧!”

  沈洛听到秦沐川如此说,抬起头望着他,眼神里满是犹豫。

  秦沐川当然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开口:“你放心,你我的交易已经结束,我若是想要你,会重新和你谈价码,绝不会强迫你的。”

  说完,拉起她的手,就朝着车子快速走去,他没料到下雨,车上也没备着伞,只能将她紧紧护在怀里。

  即使如此,待两人坐到车里时,也都是浑身湿透了。秦沐川从后面车座里翻出一块毛巾递给沈洛,沈洛赶紧接过。

  秦沐川看了看身侧正襟危坐的沈洛,忍不住叹气,每次她和自己在一起时,都会如此,让自己不得不怀疑自己到底是有多吓人。

  秦沐川见她拿着毛巾也不动,伸手将毛巾拿到手里,开始给她擦拭脸上的雨水,沈洛身体一僵,却是也没动,任由他擦拭,给她擦完了,他顺手也擦了擦自己头上的雨水。

  正在开车的司机,震惊的下巴都要掉在地下了,这还是他们的二少爷吗?竟然会给一个女人擦脸,还用给她擦脸的毛巾擦拭自己,二少爷不是有严重的洁癖的吗?

  秦沐川看着沈洛欲言又止的样子,立即猜到了她想说什么,没等她说,直接开了口:“今天太晚了,我就不送你回你那了,你直接到我那住一宿吧!”

  说完不再看她,而是闭上了眼睛。

  沈洛看他这个样子,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也就不再说什么。

  回到别墅,秦沐川领着沈洛往二楼去,走到楼梯的一半时,忽然他身体一个不稳,几乎要摔倒,沈洛眼疾手快,赶紧伸手扶住他,秦沐川稳住身形后,看了她一眼,就着她的胳膊,有些吃力的上了二楼。

  上到二楼,他指了指挨着自己卧室的另一个房间,示意她进去,就推开门进了自己的房间。

  沈洛进入那个房间,没过一会儿,张妈便给她拿来了换洗的衣服,她想起刚才的事,没忍住就问了张妈:“张妈,秦少他身体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啊?我刚才看到他差点摔倒。”

  张妈瞅了瞅她,心想这个姑娘看来还不错,就语气柔和的告诉她:“少爷当兵时,双腿膝盖受过伤,一到刮风下雨的时候,就会疼,你看今天下了这么大雨,估计少爷膝盖肯定是疼得很厉害了。”

  说完,张妈让沈洛赶紧换衣服,以防感冒,就下去了。

  沈洛收拾完自己,坐在床上,想着秦沐川对自己做的一切,没忍住就下了楼,向张妈要了一瓶白酒,又上了楼,走到秦沐川的房间前,她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敲了下门。

  秦沐川已经收拾好,正打算睡觉,听见敲门声,打开房门,看见沈洛正站在门口,手里还拿着一瓶伏特加。

  他又忍不住想要逗她,“怎么,想找我陪你喝酒,你就不怕我酒后乱性?嗯?”

  沈洛听他这么说,赶紧摇头解释:“不是的,我不想喝酒,我只是刚才听张妈说,你膝盖疼,就想着给你用酒按摩一下,也许会管用,以前,我外婆腿疼腰疼的时候,我也经常会给她按摩的,所以你要不要试试?”

  秦沐川看着她有些期待的样子,心里一动,这个小丫头是在关心自己吗?被人关心的感觉不错。

  秦沐川闪身让她进来,关好房门,就躺在床上,撩起自己的睡裤,沈洛也坐在床上,将他的腿放置在自己腿上,倒上酒开始按摩起来。

  秦沐川当兵的时候,有一次执行狙击任务,天寒地冻的趴在地上,动也不动的窝了一天一夜,任务最终完成,而自己却落了这么个毛病,只要刮风下雨便会腿疼,简直比天气预报还要准。

  沈洛力度适中的按摩着,他渐渐感觉双腿膝盖热了起来,疼痛感也渐渐缓了下来,再不像之前那么让人难以忍受。

  又过了一段时间,他舒服的几乎都要睡着,忽然沈洛打了个喷嚏,他猛然睁开眼睛,就看见沈洛还在按摩着自己的双腿,额头却是已经渗出了薄薄的一层汗珠,额前的发丝被汗水浸湿,沾在脸上,显得有些楚楚可怜。

  秦沐川看着这个样子的沈洛,眼神不禁幽深了几分,身体似乎有什么在叫嚣着。此时沈洛也发觉秦沐川正看着自己,她停下手中的动作,抬头也向他望去,眼睛湿漉漉的,就像一头小鹿。

  酷V匠S(网T(首|发1

  秦沐川再也忍不住,伸手将她拽到自己怀里,翻身便覆了上去。

  沈洛一惊,伸手就要推他,可是忽然又想到了什么,动作又停下了,秦沐川看她没有反抗,这才低头吻上她,开始只是细细轻轻的吻,后来却逐渐火热起来。

  “可不可以关上灯?”沈洛有些颤抖的声音传来。

  秦沐川抬头看了她一眼,她紧闭着双眼,脸色绯红,双睫微微颤动。

  他伸手将灯关上,室内立即昏暗下来,但是秦沐川当过侦察兵,视力极好,透过室外的月光,他能清楚的看清她现在的表情,只见她双眼紧闭,双手紧紧揪住床单,似乎十分紧张。

  他低头覆在她的耳朵边,声音柔和的说道:“别怕,上次是我不好,弄疼你了,以后不会了。”

  暖暖的呼吸吹在沈洛的耳侧,微痒,同时感觉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沈洛不敢睁眼,只是,在秦沐川温柔的亲吻下,身体不再僵硬,而是逐渐软了下来。

  沈洛今天打了一天工,回来又给秦沐川按摩,本就很累了,现在更是疲惫,终于,再也承受不住的昏睡了过去。

  秦沐川翻身下床,本想抱着她去清洗一下,可是看到她睡的那么沉,就走进浴室,拿了一块用热水浸湿了的毛巾,给她擦拭完后,自己才走进浴室。

  秦沐川清洗完后,上床,将她圈进自己的怀里,心底不由得升起一种满足感,这或许是一件好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