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看来今晚肯定是逃不过去了

  秦沐川是军人,平时受点伤早已习以为常,只是现在看见沈洛手腕处汩汩流出的血,心里却越发紧张,这个女人,真是胆大,竟然敢割动脉。

  秦沐川拿出车子里携带的急救箱,迅速给她做了包扎,止住血,赶紧开车去医院。

  还好,伤口不深,也及时止住了血,医生给她打了个破伤风,对伤口进行了消炎处理,重新包扎,嘱咐七天之内不要见水,就让他们回去了。

  沈洛醒来时,就看到秦沐川在身边,她不知道他怎么会在,想询问,可是看到秦沐川一脸生气的样子,吓的也没敢问。

  现在外面已经漆黑,只有路灯昏黄的灯光,也不知道几点了,沈洛瞅了一眼还在开车的男人,鼓了鼓勇气,开口道:“秦少,您能开车送我回学校吗?”

  秦沐川有些好笑,这个女人竟然拿自己当司机了。

  他瞥了她一眼,瞄了一下腕上的手表,缓缓开口:“现在是一点四十五分,你确定要回学校吗?”

  (看J正ZO版D章3节》上}酷4匠&网

  沈洛本就苍白的脸色又白了几分,没想到这么晚了,现在回去也进不了宿舍了。

  她偷偷的又看了秦沐川一眼,那现在他是要将自己带到哪里?忽然想起自己和他做的交易,这一星期来,她过得忐忑不安,每天都在等着他的召唤,但又害怕他的召唤。

  现在的情况显而易见了,他花了钱,自然是要拿回自己该得的。

  一路上,秦沐川再没有说什么,沈洛也有些累,迷迷糊糊的竟然睡着了。

  车子下了快速路,终于拐进了一个别墅区,在一栋二层洋楼前停了下来,秦沐川看着已经睡着的沈洛,熟睡中眉峰竟然紧紧皱在一起,她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

  秦沐川倾身替他解下安全带,准备抱她回去。

  沈洛睡觉本就轻,觉得有人靠近,立即就醒了过来,睁开眼睛,就看见面前放大的俊脸,吓的往车门方向躲去,却不小心碰到了左手,顿时疼得皱起了眉。

  秦沐川看见沈洛有些过激的动作,有些想不通,自己就那么可怕?她怎么这么怕自己,看着她疼得快要哭出来了,有些心疼。

  他下车,转过来替沈洛打开车门,看她没动,“怎么,要让我抱你吗?”

  沈洛两颊立即绯红,赶紧从车上下来,跟在秦沐川身后,走进别墅。

  秦沐川将她带到二楼主卧,找了新的洗漱用品,扔给她一件自己的衣服,就出去了。

  沈洛拿着秦沐川扔给自己的衣服,进了浴室,她左手不能沾水,所幸右手没事,只是只能用一只手,动作慢了很多。

  等她洗好出来后,秦沐川早已经洗好了,只见他靠在床头,手里拿着一本书,听到动静,抬起眼眸望向她。

  沈洛此时正穿着秦沐川的白衬衣,秦沐川很高,自己虽然不算矮,但是这件衬衣穿在自己身上,还是有些宽大,她将衣袖挽的很高,露出两只修长的胳膊,衣服下摆不及膝盖,露出两条修长笔挺的双腿,没有拖鞋,她现在只好赤足站在地毯上。

  秦沐川没想到自己随便扔给她的一件衣服,竟然让她穿的这么想引人犯罪。他看沈洛不动,就拍了拍身侧的位置,示意她过去。

  沈洛看见秦沐川的示意,走了过去,掀开被子,躺了进去。她知道将要发生的事情,虽然已经有过经验,但是还是紧张的不行。

  秦沐川看着僵硬的躺在自己身侧的沈洛,脸上透着一种视死如归的表情,有些好笑,看来自己给她的第一次体验,很不好,才让她吓成这样。

  不过也确实是自己不好,听说女人的第一次都很疼,可是自己却没有好好温柔的对她。

  秦沐川放下手中的书,关掉床头的灯,伸手便将沈洛圈进了怀里。沈洛一惊,却是不敢挣扎,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突然脑袋上面,传来低低的笑声,“你不呼吸,不怕憋死吗?”

  沈洛头靠在秦沐川的胸口,他的声音好像从胸腔中发出来的,低沉而好听,沈洛不由得脸又红了。自己刚才紧张的都忘了呼吸,现在他这么一说,还真是有些憋得慌。

  她不敢说话,只是静静的等待秦沐川下一步的动作,只是等了好久,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她忍不住抬头看去。

  忽然一只大手,将她的脑袋又按回他的胸膛,“不困?还是想我做点什么?”

  沈洛立即不敢动了,又过了一会,还不见他有什么动作,而自己今天又累又害怕的,渐渐的再也支撑不起眼皮,睡着了。

  秦沐川听见沈洛清浅绵长的声音响起,知道她是睡着了。

  这个丫头在想什么,他一清二楚,但是自己再怎么想要她,也不会在她今天经历了那样的事情后,要她的,更何况她还受伤了。

  秦沐川抱着她柔软的身体,努力压抑着身体里的欲望,真是自己找罪受,明明可以让她去旁边的房间睡,却忍不住将她带回自己的房间。不过抱着她的感觉也很好。

  第二天清晨。

  沈洛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看来是自己睡的太晚,今天才睡过了头。

  她忽然想起,今天还有课呢,那可是“灭绝师太”的课,被她抓到逃课,可有的受了。

  她赶紧坐起身来,打算穿衣洗漱,这才发现,周围环境的陌生,她猛然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这才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大学宿舍,而是在秦沐川这里。

  她动了动身体,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这么说来,他昨天真的没碰自己?真是个让人捉摸不透的男人。

  沈洛转头发现,床头柜上有一身崭新的衣服,知道是为自己准备的。

  穿上,洗漱完便下了楼。

  她下楼后,便看到正在餐桌旁读报纸的秦沐川。

  秦沐川早就起来了,他是军人,作息很规律,早晨都会起的很早,出去锻炼一个时辰。现在他已经锻炼回来,冲完澡换上了家居的衣服。

  他在等沈洛起床,本想再等十五分钟,若是她还没起,就去叫醒她。现在看见她已经下来,便放下手中的报纸。

  她穿着自己给她准备的衣服,很合适,白色齐肩的连衣裙,衬得她更是犹如空谷幽兰,浑身散发着一种静谧悠远的气息。

  自己朝她招了招手,她就听话的走过来,坐在了自己对面,很是乖巧的样子,一点也看不出,昨天那有些迫人气息的女人会是她。很矛盾的女人,可就是这样,就越发吸引着自己。

  “吃饭吧。”秦沐川说完将一碗红枣粥推到了沈洛面前,她昨天流了不少血,今天自己特意嘱咐张妈给她熬的粥。

  “谢谢,秦少。”

  沈洛赶紧说道,然后拾起勺子,慢慢的喝了起来,入口软糯,却不腻人,真是好喝。

  秦沐川看着沈洛享受的眯起眼睛的样子,就好像自己曾经养过的一只猫咪,每次替她顺毛的时候,她都会享受到的眯着眼睛。

  这么容易满足?可是想起她和自己的交易,以及在酒吧发生的一切,似乎和这样的她,完全对不上。

  秦沐川等沈洛吃完饭,才开口问道:“为什么在酒吧当服务生?你很缺钱?”本来昨天就想问她的,可是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样子,就忍到今天才问。

  沈洛没想到秦沐川会问这个,表情瞬间有些呆愣,反应过来后,赶紧回答:“嗯,我最近花钱的地方比较多。”

  秦沐川看着她垂的有些低的头,接着说:“前几天的钱已经花光了?”她不是一个学生吗?现在一个学生的花销已经这样大了?

  沈洛知道他指的是那十万块钱,点了点头。

  “一会儿,我会让李助理,再给你十万块,另外,不许再去那个酒吧当服务生。”

  沈洛听到秦沐川这么说,迅速抬起头,望向他,昨天的事,自己也是心有余悸,可是如果不去酒吧,自己就少了一份不错的收入,现在是有他的三十万,可是一个月以后呢?

  秦沐川看着沈洛望着自己,却不说话,眼神蓦然一冷,声音也冷了下来,“怎么?不愿意?我说过我不喜欢不干净的女人。”

  沈洛猛然一惊,是啊,他说过这句话的,那便先辞了这份工作,等一个月后,再重新找吧。

  沈洛吸了吸鼻子,乖巧的答道:“好的,秦少,我今天就过去辞了这份工作。”

  听她这么说,秦沐川总算缓了缓神色,接着说道:“一会让你司机送你回学校。”

  呃,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总算不会误了“灭绝师太”的课了。

  秦沐川看着沈洛瞬间生动起来的神色,果然还是个小姑娘,自己像她这么大的时候,早就喜怒不形于色了。

  李助理站在秦沐川办公桌前,大气都不敢出一下,最近秦少的情绪,似乎起伏有些大,是因为那个女人吗?

  秦沐川放下手中的文件,用手按了按太阳穴,这才缓缓开口:“李助理,你去问问周勇,昨天在包厢里闹事的都是谁?怎么办不用我说了吧?”他的声音有些波澜不惊,但隐隐透着一股子冷意。

  李助理赶紧点头:“是的,秦少,我这就去办。”李助理当然知道该怎么办,自己跟了秦少十几年,如果这点眼力见都没有,早喝西北风去了。

  昨天,他赶到医院时,看到秦少紧张的抱着受伤的沈洛,顿时傻了眼,他何曾见过秦少那样的神色,他向来是处变不惊的,情绪很少外露。

  可见,秦少对那个女人,很不一样,也许他自己都没发现,他看着那个女人时,眼睛不自禁的会流露出温柔,这可是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

  现在,听秦少如此交代,就明白昨天那个女人受伤,肯定是和昨天包厢里闹事的人有关,秦少的手段向来狠厉,要怪就怪那几个人不长眼,撞到枪口上来了。

  沈洛因为有了秦沐川给的钱,再加上将酒吧的工作也辞了,这几天倒是轻松了不少。

  吃完晚饭,她刚要回宿舍,手机突然响起来,她拿过一看,是个陌生电话,她有些疑惑,不过还是接了起来,“喂,您好。”

  电话那边停顿了几秒,就在她以为,对方打错电话了时,一个低沉清冷的声音响起,“我在你们学校北门,过来。”

  是他?沈洛突然明白过来,他今晚过来接自己,是来兑现承诺的。

  看来今晚肯定是逃不过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