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沐川这次也只是回家小住几天,A军区打来电话,说是有急事找他,让他赶紧回去。

  秦家是大家族,有记载的家谱可以追溯到明朝,从家谱可以看出,这个家族历代以军旅传承,秦沐川上面有一个哥哥,下面有一个弟弟,哥哥从了政,弟弟经商,而军旅的传承便落在了他的肩上,好在他也争气,年仅三十,已是A军区参谋长。

  临走时,他交代李助理查清那个女人的底细,毕竟好久没有遇上让自己感兴趣的人了,他不想放过她。

  没想到自己几天后回来,问起这个事,李助理竟然支支吾吾的说,没查到,秦沐川想是不是自己太纵容这帮手下了,竟然连这么点事都查不出来。

  李助理看着秦沐川的脸色没什么变化,只是淡淡的望着自己,却感觉背后已经冒了一层冷汗,这位主子的心思向来深沉,他要是真发起火来还好,要是露出这么淡淡的表情,那就说明他真要生气了。

  李助理赶紧解释:“秦少,那个女人的名字是假的,我去A大查过了,根本没有这么个人。”

  秦沐川蓦然神色一冷,名字是假的吗?难道她根本就不是什么大学生?忽又想起那天在“魅惑”看见她跳舞,那样的舞又怎么会是一个大学生会跳的。

  秦沐川自己也有些意外,自己竟然会在意这样一个女人。

  又过了几天,李助理告诉秦沐川,有个女人,通过希尔顿酒店的老板找他。

  这些人是觉得自己太闲了吗?什么人都见的吗?

  没过一会,李助理又过来说,要找自己的女人,就是自己让他查的那个女人,秦沐川放下了手中的资料,那个女人吗?她又想耍什么花样?

  李助理将沈洛带进秦沐川的房间,便带上门出去了。

  沈洛有些局促的站在秦沐川面前,她知道自己不该找这个男人,可是她没办法了。

  外婆突然心脏衰竭,要立刻动手术,紧紧手术费用就要十万块,更不要说术后恢复及后续的费用了。

  她没有钱,现在她除了出卖身体,再找不到什么方法能快速的筹到那么多钱了。

  后来,她突然想到了酒店的那个男人,他曾经和自己谈过一次交易,所以才通过酒店老板,找上了他。

  可是,现在站在他的面亲,她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秦沐川看着眼前踟蹰的女人,十几天没见,她似乎又瘦了些,本来狭长的丹凤眼,竟显得有些大了,脸色有些苍白,嘴唇也毫无血色,她是生病了吗?秦沐川感觉到,自己似乎是在关心她,心中不禁一沉。

  看她站了半天也不说话,自己到底是沉不住气了,向外喊了一声:“李助理。”

  沈洛看秦沐川似乎是要赶人,赶紧出口阻止:“先生,请不要赶我走。”

  这话似乎有些熟悉,那天在酒店,她好像也说过,秦沐川不由得挑眉,将身子懒懒的靠在椅背上,斜睨着她,等着她继续往下说。

  沈洛见秦沐川没再继续说话,咽了咽唾沫,闭了闭眼,再睁开时,双眸里竟然奇异的充满了光彩,“先生,您那天的话,还算数吗?”

  秦沐川自然想起了,那天在酒吧门口说过的话,只是现在,他挑了挑眉毛,“什么话?”

  沈洛脸突地一红,可是咬了咬牙,还是开口:“我陪您一个月,您给我六十万。”

  秦沐川食指敲了敲红木桌子,神色不变,口中却吐出残忍无比的话:“你觉得你值这么多钱?”

  沈洛蓦的睁大眼睛,似乎不敢置信的望向秦沐川,这不是他说过的话吗?还是他当时不过是耍自己玩呢。

  不过,他说的没错,一个月六十万,确实是很高了。

  她觉得好难堪,将自己就像卖猪肉一样卖了,还要在这里讨价还价。

  沈洛强忍住泪水说道:“那先生,您想要多少钱呢?”

  秦沐川看着沈洛强忍住泪水的样子,心里有些不忍,可是一想到她骗自己说是大学生,还在酒吧里跳艳舞,他心里就涌起一股厌恶。

  所以他还是言不由衷的开口:“我不喜欢不干净的女人,所以你找别人吧。”

  沈洛听到秦沐川那么说,心里一痛,自己确实是不干净了,可是只有他碰过自己,这样也不行吗?

  沈洛吸了吸鼻子,朝着秦沐川欠了下身:“不好意思,打扰到您了。”

  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秦沐川眼神蓦然一冷,手不由得握紧,她这是要找别的男人了吗?可恶。在自己还对他有兴趣的时候,她休想去找别的男人。

  “站住。”

  沈洛停住脚步,转过身体疑惑的望着秦沐川,他不是不同意吗?

  “我原来说的话,仍然有效,只是,和我在一起的期间,不许再和别的男人纠缠不清。”

  秦沐川低沉清冷的声音缓缓吐出,但是听在沈洛耳里,却犹如天籁。

  她立即回道:“好的,先生,请放心,我没有别的男人。”

  秦沐川敏感的抓住了关键,她说她没有别的男人,也就是说她只有自己一个男人吗?

  他忍不住开口:“你的意思是说,从我碰过你之后,你没有再让别人碰过你吗?”

  沈洛脸轰的一下,似乎燃烧起来,这个男人一定要这么直接吗?但还是点了点头说:“是的,先生。”谁让现在的他是自己的金主呢。

  秦沐川听到自己想听的话,心里竟有些高兴。

  忽然又想起一事,他瞧着脑袋垂的低低的沈洛说:“你叫什么,做什么的?”

  沈洛抬起头,声音有些低的说道:“我叫沈洛,我在A大上学,今年大三。”

  沈洛,洛参,原来是这样。秦沐川不由得笑了笑,这个女人还挺聪明的。

  l*酷匠\/网G正版¤首发…@

  秦沐川看起来好像比刚才高兴了很多,沈洛有些踟蹰,不过最后还是鼓起勇气,“先生,我有个请求,希望您能答应。”

  秦沐川看着沈洛犹如小鹿一般的表情,心情越发的好了起来,“你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还有,什么请求。”

  直接叫名字?其实到目前为止,她还不知道这个男人叫什么名字,只是听酒店老板称呼他为“秦少”,还有她怎么敢直接叫他的名字呢?

  沈洛心里有些忐忑的开口:“我不需要六十万,我只需要三十万,还有就是我可不可以先支走十万块?”

  沈洛算了算,外婆治病,大概三十万就够了,多余的钱,她也不想要,其他需要钱的地方,她会凭自己的双手去赚,而不是靠身体。

  秦沐川有些意外,没想到她竟然嫌钱多,还是怕自己给不起?

  秦沐川又笑了笑,他发现自己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似乎笑的次数都多了,“可以,你直接去找李助理拿,好了,你去吧,有需要我会找你。”

  沈洛,脸又红了,他有需要的时候,自然是那种时候。

  最近军区没事,秦沐川便给自己放了假,回家休息几天,本想安安静静的待几天,却被几个发小,硬是拉了出去。

  坐在酒吧的包厢里,秦沐川忽然想到沈洛,从上次见到她到现在,似乎过去快一星期了。

  又想起那天在酒吧看到她跳的那场艳舞,本来以为是个风尘女人,后来得知,竟然真的还是个大学生,他有些恍然。

  这个女人,总是带给自己不一样的感觉,初见的我见犹怜,再见的魅惑万千,三见的倔强可爱,真不知道哪个才是真正的她。自己忽然有些想见她了。

  忽然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先生,这是你们点的酒。”

  沈洛端着两瓶刚从库里出来的拉菲,恭恭敬敬的鞠了个躬才上前。

  包厢很暗,弥漫着一股迷乱的气息,壁灯昏黄,偌大的包厢酒瓶四散,有几个人正在打牌,长沙发上竟然有一个男人正搂着一个女人亲的火热。

  沈洛低眉顺眼,仿佛什么也没看到,她迅速地调着酒,只要调好酒,然后默不作声地站到一旁,就平安无事了。

  整个过程出奇的顺利,调好酒,她便打算站在一旁。

  谁知道原本在桌前亲人的人太过激烈,整个人扑在那玻璃桌上,翻了一地的玻璃渣子。

  “谁!这玩意儿是哪个不长眼的放在这儿的,要害死你老子我是不是!”

  那个男人突然暴怒,包厢里面其他人也都停止了手下的事情,纷纷将视线看过去。

  包厢里面没有人敢开口,那个男人抬手就将一旁覆在他身上的女人翻下地,抬头看向沈洛,突然眼睛一亮:“小妞,这是你放的吧?”

  沈洛低了低头,“先生,实在是抱歉,我是新手,希望先生给我一次机会。”

  她语气十分柔软,听得那个男人有些怔忪。

  那个男人抬头看了她一眼,“你倒是会说话,你这杯子放这儿,掉了一地的玻璃渣子,扰了我刚刚的兴致,这一笔怎么算。”

  男人看着她,突然端起那装满了酒杯子,回头看了看不远处的一个男人:“谁有药?”

  另外一个男人,走上前来,将手里的一包东西,交到他手上:“这可是新货。”

  那个男人撕开包装直接就往那红酒倒,看着沈洛笑得有些诡异:“既然你是新手,我也不想太计较,这杯酒喝下去,我就当刚刚什么事都没发生,相反,我还会给你一笔丰厚的赏钱。”

  刚刚酒里面下的是什么在场的人都知道,沈洛见过吃了这药的那些姑娘,连续要了两个男人才算把劲消下来。

  她紧抿着唇,轻声开口:“先生,我不能喝酒。”

  男人将那酒往桌面上一放,看着她语气突然就强硬起来:“小妞,不要我给你面子你不要,今天这酒,你要么自愿喝下去,要么就我亲自喂你。”

  那个男人见她不动,不免也有些不耐烦,对着一旁的姑娘开口:“按着她。”

  沈洛顿时脸色惨白,决不能喝下那酒。

  沈洛猛的推开上前的姑娘,迅速弯腰,拾起刚才酒杯碰落,摔在地上的碎片,狠狠的往左臂手腕处一划,鲜红的血液立即汩汩而出。

  屋里的人,立马全都傻眼了,这女人是不要命了吗?

  沈洛觉得有些头重脚轻,就要摔倒的一刹那,忽然落入一个怀抱,很温暖,就像外婆的怀抱一样温暖,唯一不一样的是这个怀抱透着一股子淡淡的烟草味。

  整个包厢的人,看着秦沐川将那个女人抱进怀里,匆匆推门而出,全都傻眼了,这还是那个不近女色的秦少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