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内,一股股刺鼻的臭味涌动,让刚刚吐过的龙凌飞顿时胃里又是一阵翻涌。这种味道不同于尸体的腐烂味道,完全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恶婴不断的后退,眼神中透漏着恐惧的神色。它开口道:“你不能这么对我,你不能杀我。”

它的声音奸细,有着重音。让人听着很不舒服,特别刺耳。

龙凌飞笑道:“我为什么不能杀你?何况你不是死过了吗?怎么还这么怕死?”

恶婴怒道:“我不甘心,我上一世受尽了苦头。好不容易今生投胎到这么好的地方。我以后可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我以后前途不可限量,我会继承他的所有财产。为什么,为什么会要我夭折,我不甘心。”

恶婴怒吼,震动的四周颤动。龙凌飞掏了掏耳朵,道:“这就是你身为讨债鬼,却突然不想讨债的原因?呵呵,真是的,无论是人是鬼,到底离不开个贪字。”

恶婴又是后退了几步,道:“我的命应该掌握在我手里。凭什么要我夭折?”

“这不该是你的命运。”龙凌飞道:“你要知道,你本是讨债鬼,只为讨债而来。不应该贪图一世荣华。既然你选择不讨债了,阎王自然要将你收回去。让你重新轮回,规划属于你的一生。”

恶婴接着道:“我们的命运不该被他人掌控不是吗?你也可以选择自己的命运啊。为什么要听从阎王的?凭什么他想让谁死就让谁死。我不甘心,我一世荣华富贵,不甘心就此断送!”

“选择自己的命运?”龙凌飞一愣,又笑了起来。或许吧,但是他现在的命运,未尝不好。为什么一定要控制?天道公平,好人绝不会有不好的下场,坏人也不会有好下场。那个李总就是个很好的例子不是吗?阎王殿前一本账,是善是恶,自有公道评断。

龙凌飞道:“人的一生冥冥之中自有天道注定,非你我之力所能改变。你还是安心回归地府,重新往生。再逗留人间,就别怪我出手无情,让你魂飞魄散。”

恶婴犹如发狂一般,怒吼着:“我不要走,我只要这一世繁华,哪怕这一世死后坠入地狱十八层受尽疾苦,我也心甘情愿。臭道士,你别干预我的事。”

龙凌飞皱眉,而后摇摇头叹了一口气,随后转身。

那只恶婴本以为龙凌飞要就此离去,心中万分激动。但是不曾想,龙凌飞在转身以后,却突然将手中灵符丢了过来。

“嘭”

灵符显露光芒,落在那恶婴的身上,接而燃烧了起来。火焰飘零,恶婴的惨叫声传荡与整个房间,却丝毫没有从结界里透出一点。

令人作呕的恶臭,噼里啪啦的声响。让龙凌飞又是一阵反胃。那恶婴在化为灰烬之前,口中不断念叨着不甘心的话。龙凌飞也没有去在意,只身下了楼阁,出了房间。待那房间内火光消失,烟雾消散之后,龙凌飞方才撤下结界。

龙凌飞看了看手表,此时已经是午夜十二点半。龙凌飞皱了皱眉头,恶婴已经解决,但是那个似人似鬼的女孩怎么办?

龙凌飞转身,又看向另一个充满阴气的房间。心中不免感叹,也有一丝疑惑。这个李总,自己和妻子的命格虽然不错,但是家中却遭遇了这样的事情。一生没有儿子,就连女儿也变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到底是该说他命好,还是命不好呢?

而他疑惑的是,他看过李总的命格,虽然没有儿子,但是确实会有一个女儿。可是现在他的女儿变成这幅模样,又是怎么回事?

龙凌飞掐指算过,却什么也算不出来。他女儿的这种情况,竟然蒙蔽了天道。龙凌飞沉思,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龙凌飞还是按照流程,先将剩下的那一个房间同样布下结界。然而,却不等他进门,却又感应到了一丝气息。

那是鬼魂的气息。

怎么回事,难道刚刚那个恶婴没有被自己灭掉?龙凌飞疑惑的看着刚刚的那个房间,没有任何波动,寂静无声。虽然还是有着阴气萦绕,但是却已经没有了鬼魂的气息。

龙凌飞仔细感应着那鬼魂气息传来的方位,同时再次开了天眼。却发现在自己的周围,也有着一圈一圈淡淡的黑气。

对于天眼来说,所看到的阳气是为红色,阴气则是黑色,仙气则是灰白色。当然,这里的仙气不是那种神仙,而是指东北的各路仙家。

龙凌飞的身体周围有淡淡的黑气,这证明不久前有鬼魂从此处经过,阴气消散的差不多了。而至于什么时候,大概是龙凌飞在对付那只恶婴的时候吧。

龙凌飞心中疑惑,李总的这个家还真是够特殊的,居然还有别的鬼。当下倒是也没有犹豫,直接跟着那淡淡的阴气,去寻找那经过的鬼魂了。

李总的家真的很大,龙凌飞在白天所逛的只是前院。龙凌飞跟着那沿路的阴气才发现,这李家还有一个偌大的后花园。里面有游泳池,停车场,甚至可以在不远处看到一个唱歌房。

龙凌飞随着阴气来到这里,却发现前方游泳池那里竟然有灯光亮着,还有人在池里游泳。

龙凌飞当下立马隐匿了起来,毕竟是半夜偷偷翻墙过来的,被人家抓住,说你是贼,你也没法解释!

龙凌飞慢慢的观察前方,却发现在那游泳池的上方,有一个小亭子。是为了让人游泳结束后,到上面休息的。而那个小亭子里坐着一个人。一个身穿黑色斗篷的人!而且龙凌飞发现,那个人的脚下,似乎有一个封闭的小篓子。所有的阴气,都在那个身穿黑色斗篷人的身边的那个小篓子里汇聚并散发出来。

而后,在泳池中游泳的那个人也上了岸。龙凌飞才发现,那个游泳的人,就是白天龙凌飞所碰到的那个女孩。

此刻,那个女孩身穿一身红色的比基尼泳衣,丰满的身材在月光的照耀下反射着层层光辉。显得格外诱人。

龙凌飞静静的注视着那个女孩,不知不觉中,他觉得自己的鼻孔里有东西流了出来。

“感冒了?”龙凌飞轻轻掏出手纸擦了一下,却又立马轻声骂到:“我靠,流鼻血了?”

龙凌飞赶忙用手纸擦干鼻血,接着用天眼看了过去。

  b更/☆新w最快o$上◎酷5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