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情不知所起

  果然爹爹又在派人到处找我,毕竟是亲爹。踏入家门的前一秒,脑海中还回荡着刘车儿的声音,后一秒便迎来了大夫人的嘲讽和白眼。“还真把自己当萧家的主人了,肆意妄为,也不知道你那爹是着了什么魔,硬是招来你这么一个女儿。”我早已不在意这些,没搭理她,便走开了。这件事最终如大夫人所愿,粮仓的一把钥匙分到了她的儿子萧毅手中。

  与之前所经历的失眠的夜晚不同,这个夜晚,星星都变得格外闪烁,窗外没有冷风冷月,月光洋洋洒洒的铺满大半个房间。阿篱在我身边打着呼噜。

  爹爹对我的爱护超过对他所有儿女的疼爱,这让我有些受宠若惊,也让整个萧家和外人十分惊讶。可能是因为女儿是爹上辈子的情人,而爹的爱人已经不在,情人便成功上位了,想法虽有些可耻,道理还是有相似性的。

  自从几次失踪后,爹爹对我的人身安全加强了防护,出门不仅要阿篱跟着,还派了几个年轻的高手,想必是爹花大价钱养着的,既然爹有这份苦心,虽然我不想像这么大张旗鼓地出门但也没办法,谁叫我仇人这么多呢。然而可能我天生有脱逃的天分,所以轻松骗过了傻阿篱和那些护卫。

  {酷匠Pi网~q永7》久免费看T小☆W说

  萧府的人都说我是个不一般的女子,当然也只是在我面前,没准在背后都能骂我几条街了。我果然不是个安静的女子,赏花看戏做女红样样不擅长,上街抓个小偷、研究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这一般女子可比不过我,不过这也让我十分想要知道以前的自己是怎么在这无聊的世间活到现在的。

  自从刘车兵即位后,朝政荒废,整日淫欢作乱,朝廷上下哀声怨道,市井生活倒是自由自在了不少,官员剥削成瘾,老百姓有苦没地儿说。

  北魏得知这么一个皇帝,信心倍增,喜出望外,想到这风水轮流转,终于转到我这儿来了。不久前在魏国内掀起了一阵招兵买马的风波,在北魏南方境地安营扎寨。朝廷上下人心惶惶,唯独那刘车兵,终日不变得寻欢作乐。谁都知道宋国这几年来兵力大减国力衰弱,昔日先皇在世时的繁荣如今也快变成了个躯壳。经不住大臣们三番五次的求见,刘车兵终于下令在宋国征兵,每家每户必出一个成年男子入伍,整个宋国人心惶惶,哀声怨道。

  江陵地区也不例外,但也还算是有人性,至少没将年过六十的老人拖去充军。兵荒马乱受苦的自然是百姓。萧家这样的大家族不过是多出几箱银子几匹马而已,自然不会让萧家的儿子去充军。

  阿篱说爹爹病了,怕是我让他操碎了心,整日打理萧家的生意还要为我这个不知死活的女儿操心。我去厨房把爹爹喝的药给他端去,走到房门前,便听到了大夫人的声音。

  “老爷,你何必为这不知何处掉下来的丫头操碎了心呢,你看她那样子,从天上下来的不一定都是神仙,还有扫把星呢,我看呀,萧家准是触了霉头,要不我去请法师来施法去去晦气?”

  “闭嘴,滚出去!”爹爹大发雷霆,咳的愈发厉害。

  “哼,她究竟是不是你女儿还不知道呢,我当初真是瞎了眼看上你这么个不明来历的东西。”大夫人气冲冲地拉开房门,与我打个正着,我的意识还停留在大夫人刚刚那句话上面,手一抖,药打翻了一地,我只有尽快逃离这个地方,才能让自己不被束缚的崩溃。

  “我到底是谁,我来自哪里,我又该去何处?”这些问题在我脑海中缠绕、翻涌、不断冒出尖锐的刺,深深扎进我的心里。

  不知不觉走到了与刘车儿初识的巷子里,推门进去,仍是一片荒芜,院里的草发疯似的长着,似乎想要盖过屋顶。天边已经开始泛出烟熏黄,我蜷缩在那张破席子上看月光慢慢洒遍全身,就这样彻夜未眠,在凌晨的时候却不知不觉睡着了。

  再次醒来时仍是那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和身影。“姑娘,看来你是个十分守信誉的人。”刘车儿略带调侃的说到,“你为何沦落到在此过夜了呢?”

  “我.....”我略带尴尬,不知如何开口。“姑娘,发生什么事了可否跟我说,有什么难处我会尽量帮你。”

  “你...我...无处可去了。”“不要打听其他的事情,与你无关!”我急冲冲补充道。

  “这个...我在军营里当差,官职嘛,不大不小,刚好让你混口饭吃,你看如何?”我当然答应了,总比流落街头要好得多。不过欠刘车儿的,怕是今生也还不了。但前提是我得换掉女儿身,刘车儿说我穿着他的衣服扮起男子到有那么几分英气。

  来到满眼望去全是铁铮铮的汉子的军营还真有些不适应,刘车儿刚到门口同一个小兵嘀嘀咕咕说了几句,便称有要事离开了。我随着他到了一顶帐篷中,里面有些伤兵咬着牙撕裂着脸也不肯发出半点痛苦的声音。我们站在一旁等着一个年过六十的老军医处理完这些伤残兵,然后小兵说道:“王大夫,给您带来一个帮手。”

  我心里暗自思忖着:这刘车儿怎么让我来做军医的帮手,我一点儿医术都不会,岂不是在帮倒忙。见老军医没抬头,我偷偷将小兵拉到一边,“这位将士,我不会医术啊,你是不是记错了?”

  “啊,姑娘不用担心,你平时帮老军医打下手就行了,用不着医术的,而且军营里的兄弟们皮糙肉厚,不用太过细心照料。”说着,老军医咳嗽了两声,“还不快点过来帮忙。”

  再次见到刘车儿是在第二天凌晨,我在医帐里和那些伤兵凑合了一晚上,其实我只是爬在书案上睡了一晚。见到刘车儿像见到亲人一样,或许我已经不懂什么叫做亲人。我知道爹爹定是在发疯似的找我,我不想再面对那些未知的变故。

  天还没亮,我被他悄悄叫醒后拉出了帐篷,问了几句我的情况后,又匆匆离开了,好在第二日我有了个私人空间。在这里的生活比不上萧家舒服,我却过得十分充足、十分舒坦,大概是每天没有闲暇的时间胡思乱想罢了。

  渐渐地,军营里的兄弟们都知道我了,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带给我。倒是刘车儿经常见不到,偶尔见到也是晚上被在睡梦中被他叫醒说几句话便离开了。一个人发呆的时候还是会想到爹爹,可那萧府我是万万不想再回去的。可能哪天释然了,有勇气放下一切的时候,我会回去看看他。

  最近没什么士兵伤亡,顶多是些小伤小病不至于诊治。老军医趁这几天闲暇回家去了,留我一人处理伤病,在他那里学到了不少,这些我已经能独自应对。今日傍晚,见没人来,我便收拾好东西正打算离开,突然有个军营里从未见过的将军闪进来,带着孤傲冷漠的表情对我说:“今晚小湖边见,你必须来。”我还没来得及反抗,他便又闪了出去,

  处理完今天的事务后,我怀着无比好奇的心情来到小湖边,他已经在那里等候了,我走到他身边,被他突如其来的一把抱住,“好久不见,我以为你......”我更加诧异了,又瞬间明白了,可能是我们之前认识,他不知道我失忆了。

  “抱歉,我失忆了,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他的反应让我不敢确定我们之前的关系。“你......不记得我了吗?”他眉头微微皱着,脸上露出难堪的神情。“对不起......”沉默了半响,他似乎有很多话对我说,但现在对着一个记忆空白的我,也只好埋在肚子里了,开口说的也只能是询问我现在的状况,“你现在过得好吗?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呢?”

  “挺好。”我不想过多解释我失忆后所经历的一切,也无法回答为什么会阴差阳错到了军营里。最好的状态可能就是安于现状吧。“你还有其他的事情吗?”我害怕他说出什么我无法接受的事实,只想逃离这里,逃离以前。“没有......”“那我先走一步。”

  “晚儿...”他轻轻唤着我的名字,我装作没有听到,于是加快了脚步。

  从那以后,他经常来医帐里看望我,在没人的时候总是说些我听不懂的事情。他说他叫顾风,是镇西将军的左护军。果然是个不简单的人物。不过刘车儿仍是神秘莫测,想要找到他是不可能的,从来都是他来主动找我,想要好好感谢他一次都难。

  一次凌晨,被刘车儿带的食物从睡梦中唤醒,望着诱人可口的绿豆糕,睡意全无,“刘公子,你可真行,哪里偷来的?”刘车儿自豪的直了直身,“这点东西,还不是小意思,还有,不要再叫我刘公子了,叫我大哥吧。”“大哥好!”

  当刘车儿正准备离开时,被巡夜的守卫抓了个正着,他慌忙之中想要逃跑却惊动了更多的守卫,被按趴在了地上,其中一个守卫将他的头抵起来,突然扑通一声跪下了,大喊一声:“大将军饶命!”其他守卫听了全都扑通扑通跪下来。

  刘车儿缓缓起身,没有丝毫的生气,我张大了嘴巴看着他,竟然瞒了我这么久,原来他就是镇西将军,原来一直帮助我的人是统领整个江陵的人,难怪总是那么神秘莫测。

  “将军,你的擦伤药忘记拿了,我去给你取。”我灵机一动,这么大的统领总不能无缘无故到我帐中来吧,于是编出了这个理由。“你们先退下吧。”刘车儿转身回到我的帐中。沉默良久。

  我在等他的解释,虽然我知道我没有理由要任何解释。“我不是有意瞒你的。”他终于开口说话了。“你不必解释什么,我明白,多谢将军多次相救。”我扑通跪下,得知他的身份后突然觉得欠他的好像更多了。

  “哎,你还当我是大哥就行了,别这么拘谨。”他仍旧笑得像清风一样爽朗。我盯着他笑,突然被他敲了一下头,“傻笑什么呢,赶紧睡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