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何事叫我?”看到我姗姗来迟,一进厅堂,大夫人便恶狠狠地白了我一眼。

  “瞧你女儿这架子大的,都快赶上公主了。”

  对于我,爹从不理会大夫人说什么,“晚儿,明日爹要将我们家的粮食发放给受饥荒的百姓,爹看你整日在房中这么闷闷不乐也不是办法,唉,你从小看到那些街边要饭的都要拽着我给他们钱,不如这件事由你来做,做些事情也许会让你心情好些。”

  我就像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做什么事于我来说都提不起什么兴趣,就连是谁想害我都没心思去想,但还是装作很乐意的样子答应了爹。我能感觉到,大概在这个世界,最爱我且唯一爱我的人,只有爹。

  看到那些吃不饱饭的人时,我的心微微有些触动,看来我还没有沦落为一具躯壳,比起饿肚子的人,我实在没有继续对这世界绝望的理由。

  爹舍得把家中这么多的粮食发放出来,想必是下了狠心,就算想让我做些事情缓解心情也没必要这么大费干戈,不过其中的缘由我也懒得去想。这样的能得到百姓称赞的好事一般是由大夫人的儿子萧毅做的,所以我想大夫人私底下定是跟爹大发雷霆。

  爹大慈大悲开仓放粮,整个江陵恐怕是头回遇到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看着这些百姓一个个把爹当活菩萨似的供着,从他们发自内心的善良和虔诚是那些同样用厚礼来供奉爹的小人永远不会有的。如此这般,即使在这深秋的冷风中也让我心中有些温热,在他们笑容的渲染下我能感觉到这是自己重生后第一次有这种会心的笑。

  祥和的市井下总少不了几个滋生事端的流氓,就像每个朝代经过一番繁华后必将滋生使它灭亡的因素。几个穿着普通百姓的粗布麻衣却又十分整洁干净的壮汉桀骜的站在我面前领粮食,虽有些疑惑这些人完全可以靠自己的双手生存,但因这年头不好,我还是大方的给了他们。哪知那最前面的一人埋怨我给的分量太少。从没见过这种免费拿人粮食还嫌少的人,我执意不再给他们,也没再理会。但因此引发的混乱却是我万万没想到的。

  很多事故就是因一人而起酿成大祸,这几个流氓开始明目张胆的挑衅我,却没想到我看似柔弱的却有着女子少有的野性,我想大概我那丢失的记忆中是一个豪放洒脱的女子。恐吓不成他们便开始肆无忌惮的抢粮,他们抢倒也无所谓,怕就怕在那些刚刚还当我们萧家是活菩萨的老百姓也趁乱抢夺粮食。我真实感受到了群众的力量有多伟大,饱受饥饿的人是没有理性的,我不敢轻举妄动,只好派人回去禀告爹,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回家后恐怕又会迎来大夫人的白眼和恶语相向。

  我虽措手不及,但也不能干愣着看他们把这些粮食抢走,所以我这多年没用的嗓门只好上战场了,但几近疯狂的人们又怎么会听得到我的呐喊,突然感到背后重重一击,我又晕了过去,真是命运弄人。

  这次醒来不再是上次那般美好了,可能砸我的人这次手软,没怎么用力,醒来时依旧是打斗的场面,场地却是在一个我从来没见过的巷子里。是刚刚那生事的几个壮汉,还有......上次救我的那位公子,看来他武艺不凡,那几个壮汉个个也都有两下,却被他几招就收拾的服服帖帖落荒而逃。

  “姑娘,在下又一次救了你,这次不会还是连名字都不告诉我有缘自会相见吧,看来我们还真是有缘,哈哈哈~”他略带戏谑地看着我说。背部被打的生疼,我努力站起来,却忍不住疼又坐在了地上。“我叫萧晚儿,多谢公子几次相救,救命之恩,无以为报。”

  “哎~怎么会无以为报呢?”刘车儿又冲我笑。但令我心慌的是,我心里那一闪而过的念头我竟然会欣然接受。“刘...刘公子,你不会让我以身相许吧?”“哈哈哈,那么姑娘是否愿意呢?”我心里已经骂了自己无数遍,都怪自己嘴贱干嘛说出来,不然他一定不好意思向我提这种要求,这下好了,我还在思索着怎么给自己找台阶下,刘车儿又笑着说:“姑娘这么会开玩笑,你与我相识便是缘,哪里还谈什么报答,以后小心点便是对在下的恩赐了。”

  我终于舒了一口气,但心里却有些莫名的不甘心,似乎我还真想嫁给他似的。“噢,对了,姑娘可知是谁想要置你于死地吗?”搞了半天,这才是重点啊,我真是被打糊涂了。“可能是我失忆之前招惹了不少人吧,谁想杀我随他们杀吧,我毫无怨言,也没什么留恋。”明明刚刚还怕的要死,现在又说出这样的话,我真怀疑我是两个人,一个是从前的我,一个是现在的我。

  不过这刘车儿还真是爱笑,又仿佛嘲笑般的对我说:“原来是失忆了,我说怎么会不记得我呢...”原来我们之前就认识,我想我们之间大概还有一段孽缘,现在他又找到我,而我什么都不记得,万一我之前有什么对不起他的地方,那他岂不是要找我来讨回吗,兴许被他骗了也不一定。正当我天花乱坠的想着,脑袋被轻轻敲了一下,“想什么呢?”“噢...没什么...”我慌忙从地上爬起来,才意识到我一个姑娘坐在地上是有多失态。

  刘车儿奉劝我在家中小心些,这大概又是我失忆前惹的祸,看来我之前是一个多么令人厌恶的女子,连家里人都看我不顺眼,怪不得总有人想置我于死地。可除了那整日对我恶语相向的大夫人和她的儿子,我实在不知道爹又几个小妾,几个儿女。因为不知以前犯了多大错才导致失忆,我不敢靠近除爹以外的任何人,恐怕父母是这世界上唯一不会嫌弃你的人吧。

  又或许是老天眷顾我,让我忘记那些罪恶重新开始新的人生。

  “看得出刘公子武艺非凡,想必不是寻常人物吧。”不知为什么一向高冷的我也开始八卦了。“没错,于你来说我并不平凡,因为你欠了我两条命,看你总是这样被仇人害,不如我教你些防身术吧,小时候我也总被人欺负,师父便教了我些防身的把式。”刘车儿带着满脸的认真望着我,“这...爹爹找不到我一定很着急,我得回家了。”

  %●酷U匠5网U正版pQ首&发

  我匆忙跑出巷子,心里有些不知所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