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出奇的热闹,阳光和煦但无燥热之感,微风柔软直抵心间,白发垂髫彩衣青衫行走于熙熙攘攘的街边、小桥、穿过一片竹林直入山林,只听得山上洪亮的钟磬之声扬长而去。

  “阿篱,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这么热闹。”

  “小姐,今天是我们江陵镇祭拜山神的日子,请求山神保佑我们平安过冬。”阿篱顿了顿又怯怯地说:”小姐,自你从鬼门关回来后,整日闷闷不乐,不会是忘记带魂回来了吧,我们也去求求山神吧。”

  “......”

  “走吧~不拜山神我们也能去散散心啊,你还没去过山神庙呢。”

  i酷@匠网永久免'费c看(-小说(

  就这样被阿篱拖曳着上了山,秋季的山最为动人,山底一层动人绿波清爽可人,进入山林,阶梯扶摇直上,绿波慢慢转为暗黄,金黄再到红艳动人的山腰,令前往山神庙的人在去的路上就感叹山神之力的神奇,无不加紧拜服的脚步,而山峰之巅便是那山神庙的所在。

  我被这美妙的景色吸引,完全忘了要前往山神庙,在阿篱自顾自的向前走之际,不慎斜穿入一旁的山间小路,于是越走越远,直至迷路,倒也不急,从鬼门关走过一圈的人大概都会有这样的心态吧,无谓生死,生着自然极好,死了也毫无怨言。我想着能到达山顶便能与阿篱汇合,便加紧往上走,好不让这小丫头着急。但这林子仿佛像个空壳子,外部林木繁密,看似内部是巨石厚土,实则不然,我从山的另一侧向上爬,却又不是向上,似乎是在向山内走,越走林子越深越密,这才隐约有了些焦灼之感。只好转向来时的的方向,原路返回,在山下等阿篱。

  太阳已在西边慢慢滑下,稀碎的日光绕着树枝在林中缠绕着,却没有鸟儿在林中嬉戏,秋蝉也不再鸣叫,几片早熟的叶子随风飘着迟迟不肯落下,蝴蝶驾着快要枯老的翅膀翩转而去,果然秋天是孤寂而要烦闷的,我一边走着一边努力地让自己大脑充分运转,好把尘封的记忆解放出来,无奈的是越想头却越死命般的疼,突然,头被重重一击,眼前一暗,之后发生的事就不再知晓了。

  我想我恐怕是恋上了闯鬼门关的刺激,再一次醒来时肩胛还连心般的刺痛,我却也不是很惊讶,经过上次醒来时的陌生与恐慌,我已不再害怕自己是什么人、什么样的身世、有过什么样的境遇,反正我这条命是捡来的,什么样事故于我来说,只是一个对生命挑战的借口。

  每次奇迹般的醒来周围总是陌生的环境,但着实令人想不到的是,我现在躺在一张破旧的草席上,墙上的蜘蛛还在执着的编织着更大的网,隐约能看到从房顶下落的细小土屑,从没有任何遮拦的窗户望去,院内荒凉杂乱破败不堪,俨然一座长久没人住的破旧小屋。

  突然,院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走入的是一个面色沉重,眉头带着几分英气的男子,面容中隐约透露着一种凌然的气势,步伐轻快而急切地向我走来。然而,我对这陌生环境毫无恐惧的此刻却有几分慌张。踉跄着从床上跌落到了地上,不小心撞到了疼痛的肩胛,毫无保留的大声叫了出来。此人刚踏进屋内,看到我这般模样,想必是十分好笑的。

  “姑娘,小心。”说着便将我扶到了床边坐下。“在下刘义...额...姑娘叫在下刘车儿便可。”刘车儿,这名字真是奇怪,我不经嘴角一弯,陷入思索。“啊,刘...刘公子,我为何会在这里?”诧异一番后终于憋出了这样一句话。

  “昨日姑娘在山上被几个黑衣人打晕后差点被掳走,在下正好经过,便将姑娘救了回来。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还望姑娘见谅。”“多谢刘公子救命之恩。看公子的穿着,想必家一定不在这里...”肚子就在这时不争气的噜噜作响。“姑娘...应该没什么大碍了吧,不如早些回家。”我正心想着这样正直有风度的公子一定会给我找些吃的来,却听到冷冷的一句早些回家。我起身向他告别,“公子今日救命之恩小女来日有机会一定报答。”略微弯腰示意了一下自己的谢意,便转身跨出了屋门。

  “姑娘,还不知道你姓名...”“有缘自会再相见。”

  摸索着路回到家中,爹不在,阿篱不在,院府里少了不少人,大夫人脸色铁青的坐在大堂内,看见走进去的我,面色更加铁青了。我恭敬地向她问一声好,却得来她几句冷嘲热讽,“这么大的人了,出去都会走丢,还真把自己当大小姐了,哼!”“大夫人,让你们担心了,我爹呢?”大夫人可劲白了我一眼,“你那个可怜的爹呀,还在外面四处找你呢,带着一群家丁,也不怕人家笑话,这么大的女儿丢了,呵呵...”

  虽然受不了她这样的说辞,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只好咬牙忍着,又不知如何是好,正打算出去找正在找我的爹,还未走出厅门,便听到了一阵急促而又粗哑的呼吸声,像哮喘,是爹回来了,直奔而入,看到立在屋内一脸惊异的我,喘了几口气,才有了开口说话的气息,“晚儿,你回来就好,昨夜去哪儿了,真是急死爹了,你失忆了就别乱跑了。”

  自此,我又回归到了闷在房中看日出又日落,看星辰整夜的向我闪烁,感受不到风的呼啸雨的哭泣,感受不到花儿枯萎的声音,感受不到手心的温热,唯有莫名的悲伤在脑海中盘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