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422年,秋月,阴雨连绵。

  浓厚的黑云仿佛要向整个皇宫压下来,黑云下笼罩着一层让人压抑恐惧的气氛,所有人都行色匆匆,不敢怠慢半步,每个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似乎都在等着跳出来的那一刻。

  长乐宫中,男女老少跪了一地,皇上哆哆嗦嗦的手停留在半空中迟迟不肯放下,似乎还想吐出些什么话,奈何最后一口气也不容许他将那最后一句话吐出来,终究还是闭了眼。

  皇上寝宫内,众人哭作一地。为这阴雨天造势了不少,雨越下越大。

  车兵学着他母后哭了几下,发现没人注意,便偷偷溜了出去,嬉笑着悠悠晃到了覆舟山。

  车兵为刘宋太子,刘裕病逝,自然是车兵即位。想那车兵是欣喜之极,忙着去找他那不知名的宫女私会。

  覆舟山听起来是座山,却是刘裕生前改建的皇家林园,原先是种药材的地方,专为宫里供奉。后来新修了园林山水,水声环绕整个园林,十分动听,亭台楼阁,瑰美壮丽,奇花异草点缀在蜿蜒小路上,甚是美丽,是个闲暇散步,怡情养性的好去处。却让那刘车兵当做与女子幽会调情的地方。

  刘车儿听到父皇病逝的消息,连夜快马从天隐峰赶回来。

  刘车儿乃刘裕三子,自小因为病疾性命堪忧,刘裕不忍,听说天隐峰有位世外高人天隐仙人能治隐疾,又擅长武艺,便将车儿隐姓埋名送了去寄养。天隐仙人看这男孩颇有福相,将来必有大志,于是将车儿留了下来好生照顾。

  没过几年,没想到车儿的隐疾竟从此消失,刘裕心想这天隐峰看来与车儿投缘,便留他在天隐仙人那里学些本领强身健体,待到成年后在将他接回宫。

  刘车儿便在天隐仙人的陪伴下长大,又将一身本领传授给他,于是刘车儿便学了一身硬本领。自小生活在山林里,生性开朗,单纯无邪,又生着一副俊郎的面容,还未回到宫中,便受到了无数宫女娘娘的追捧。

  刘兵儿赶了两天两夜的路程才回到宫里,这时皇宫上下已是一片白色纷飞,众人脸上表情凝重,不敢有一丝笑容,唯独那刘车兵还整日嬉戏在覆舟山中。

  刘车儿直接扑到大殿上,皇上的遗体就放在那里,痛呼一声“孩儿回来晚了”便长长跪了三个时辰。虽在刘车儿记事起就被送到了天隐峰,对父皇的印象也略为模糊,但师父天隐仙人一直让他将父皇的感恩铭记于心,又了解到他的父皇是个好皇帝,刘车儿便对刘裕有了感恩与敬佩之情。

  刘裕病逝,刘车儿还未见上父皇一面,心里难免悲痛。

  半月后,刘裕下葬,举国上下哀嚎痛哭。皇帝的葬礼,自然声势浩大,都城百姓跪满了街道两旁,整个建康都笼罩在绝望哀痛当中,唯独那刘车兵,在父皇下葬那天喝了不少酒,疯疯癫癫逍遥快活。谢晖等老臣拿刘车兵没办法,又顾虑到他是即将登基的皇帝,哪怕到处是哀声怨气也只好置之不理。

  不久,刘车兵即位,这便是宋少帝,刘裕生前病重时,自知时日不多,便任命谢晦、徐羡之、傅亮三人待刘车兵即位后多加辅佐。封刘车儿为宜都王,驻守江陵一带。

  谢晦、徐羡之、傅亮三人受顾命之重,忠心耿耿辅佐宋少帝刘义符,然而刘义符的所作所为,却很快让他们失望了。这个少年皇帝虽不乏聪明,有力气,善骑射,通晓音乐,但自幼娇养失教,登基后整日与宫人游戏无度,沉溺于声色犬马,不理国政,朝中党派趁机作乱,谢晦等人进谏无果,只好依自身之力暗中压制作乱,处理国事。

  刘车儿自小远离宫廷生活,对朝中之事也了解甚少,自然体会不到谢晦等人的忧虑。虽然朝中大小事宜还轮不到他来掌管,自从回宫后,朝中不少大臣前来拜望刘车儿,请求他掌管各种事务。但车儿对他们的厚礼与殷勤俱都冷漠相待,倒是处理了不少繁杂事务。即便是辅佐新皇帝的谢晦等人,也对刘车儿赞赏有加。风言风语传到刘车兵耳朵里,他自然爽快不了,便立即派人召见刘车儿。

  “三弟,近来可是事务烦身?怎么几天不见消瘦了不少。”刘车兵喝着茶悠悠地问道。“多谢皇上关心,臣弟...”刘车儿跪着不知如何应答,“自从父皇将你封为宜都王,江陵百姓只闻其人不见其身,心中难免生疑,父皇又甍逝不久,恐怕会引发不少混乱,贤弟还是早日去江陵安定百姓为好。”说完,转身离开。刘车儿倒是去哪儿都无所谓,自幼离宫,对父皇母后自然没有多亲近。只是,自此要离开天隐师父了。

  第二日清晨,刘车儿本想在早朝上与皇上告别,哪知朝上文武百官纷纷扰扰却不见皇上身影。据皇上贴身公公透露,皇上还在与元妃安寝,众人不得惊扰。刘车儿叹气转身离开,谢晦随着出去喊住车儿,“宜都王此去江陵要一路小心。”,“多谢。”刘车儿未转身,径直离去。

  刘车儿一人一马就这样离开了建康,途经江淮地区,前往江陵。

  江陵百姓听说宜都王要来了,俱都欢呼雀跃,好在除了那昏庸皇帝还有一个体恤百姓的宜都王。可想而知,刘车儿有多受百姓欢迎。刘车儿刚到江陵后,虽只有一人一马,但丝毫不失王者风范,百姓早早相聚街头,为刘车儿接风洗尘。

  听到如此欢呼,未受过这么多人恭敬的刘车儿多少还有些不适应,还未走了几步,便有一群声势浩大的马儿飞奔而来,“不知道宜都王已到,在下有失远迎,请宜都王恕罪。”开口说话的是江陵名将袁歇。“无事,还劳烦将军带路。”“遵命。”刘车儿随着袁歇前往宜都王府。

  府中上下应有尽有,奴婢侍卫众多,刘车儿无心四处打量这府宅,安顿一番后便去了营地。这宜都王府中虽没有宫中繁华但也差之分毫,即便如此,在刘车儿眼里,还是难免悲凉孤单。离开了师父后,刘车儿便没有了心里的依靠。男儿志在守家卫国开疆辟土,这是从小天隐仙人告诉他作为一个皇子的使命。所以军营成了他最热衷的地方,刘车儿武艺自然在众人之上,如此一来,军心稳定,实力自然不在话下。不久之后,人人都知道江陵有个拥护百姓军力雄厚的镇西将军,即宜都王。

  m"酷匠网首%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