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一声清脆的扳机击打在撞针的声音响起。

  劫匪首脑戴着面具的脸上一脸懵逼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酷匠√C网=^首(发,3

  只见劫匪首脑早已消失在王书树左边,在右边突然出现。而王书树手中的枪却在他消失的一瞬间又指向他出现的地方。

  王书树也一脸懵逼的看着劫匪首脑,两人对视几秒后,王书树将手中的枪摔向他的脸。

  “搞毛啊!你特么不开保险玩个卵啊!”

  劫匪首脑闪身躲过王书树丢来的手枪,看着王书树沉默了几秒,眼神复杂道:“能力者?!!”

  突然发问的劫匪首脑算是把王书树搞懵了。而那些人高马大的劫匪小弟也反应过来,他们立马将枪口指向王书树和安潇潇。

  王书树撇了撇嘴,把一旁被各种变故吓得愣在那的安潇潇懒腰抱起,迅捷的冲出旁边的经理房间,进门时一勾脚顺便把门带上。

  王书树前脚关门,后面的枪响就如炒豆子般响起。

  “还好,还好...没有重火力,他们还进不来...”王书树放心地拍了拍吓傻了的安潇潇的脑袋,“总感觉忘了点什么...算了,不想了”

  王书树话音刚落,“砰!”的一声巨响,木屑翻飞。

  “日了狗了,这乌鸦嘴!居然还有喷子!”王书树忍不住反手就给了自己一嘴巴子,实在的一巴掌带来的痛感算是让他脑袋清醒了点。

  这短短几分钟发生的变故太大了,先是抢劫,又是非礼,最后居然特么的能力者都出来了!宝宝心脏小,经不住这样吓啊!

  王书树用手用力搓了搓脸,心里盘算着要不要开挂跟他们正面刚一波,毕竟2000契约点对他来说太重要了,错过了这次估计就只能等保镖任务完成了才能获得4000契约点。只不过开挂以后自己跟疯狗一样怎么办,万一自己失去理智跑出去被打成筛子,议会不报工伤又该咋办?退一万步讲,自己把这帮家伙收拾完,要是没忍住跑到人堆里开无双技,这特么得赔多少万......正在王书树盘算时,门外突然响起有些奇怪仿佛什么东西烧起来的声音,王书树突然感觉空气好像有点不对劲,好像什么烧焦了散发的糊味......“Oh,myGod!!!”

  门外再次响起外国友人劫匪的惨叫,感到有点不对劲的王书树顺着门上刚刚被喷子打出小洞往外望去。

  只见原本一览无余的店内不知何时已经烟雾弥漫,已经有一小部分烟雾飘进房间。以为着火了的王书树连忙开始脱裤子。

  一旁终于从懵逼状态反应过来的安潇潇被他此举吓得大喊:“啊啊啊啊!!!你这变态想干嘛!”

  王书树鄙视地看了她一眼:“失火了以后脱裤子自救不是常识么?”

  “......”

  安潇潇一脸无语的看着王书树将裤子脱下来,像个宝贝一样递给自己。

  “我可只有一条换洗的裤子,可不能弄破了。”

  “......”

  于是戴着墨镜、穿着风衣、下身一条大裤衩的王书树俯身鬼鬼祟祟的打开门准备趁乱捞一票。

  幸亏白鹰刺客风衣虽然效果不怎么样,长度还算够长,能勉强遮挡到膝盖。只可惜他刚一俯身,裤衩屁股上的一只小熊维尼差点晃吓了安潇潇的眼睛,她忍不出朝王书树屁股上的小熊维尼抬腿就是一脚。

  被一脚踹出门外的王书树正好和门口一人撞了个对脸,这时,王书树才想起来自己那会究竟忘了啥,原来是忘了把宋英博也带进去......王书树定晴一看,面前的宋英博可谓是灰头土脸,原本的一身帅气西装不仅破损严重,几个不显眼的窟窿还隐隐有血迹,只是宋英博右手上空悬浮的一个小火球吸引了王书树的目光。

  又特么是能力者!!!

  此时的宋英博正憋着一肚子火,刚才王书树脚一勾把门带上差点断了他的生路!他满地打滚躲子弹还是被几颗流弹打中了,迫不得已才暴漏了他火系能力者的身份。可怜他这几天先是被安潇潇打脸,又被王书树吊打,如今又吃了枪子暴漏了身份。想到这儿的宋英博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一声枪响打断了宋英博思考,他连忙蹲下身道:“你是力量和反应系的异能者吧,待会你去缠住那个会瞬间移动的头领,剩下的交给我!”

  同样蹲下身的王书树一听此话差点感动的哭了: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善良的人,自己坑人家这么多次,人家非但不计前嫌,还帮自己做任务,真是个好人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