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安家保镖大队里的钉子收拾利索后,王书树就被安潇潇拉到天海市的商务街。

  话说自从在天海大学让宋英博吃瘪以后,王书树的日子过的相当滋润,不仅有每天可以在赫赫有名的天海大学里补眠,饭后还有安潇潇定时定量发放的福利。

  除了时不时应付几个慕名前来拜访“渴望学习的小保镖”的无聊记者外,生活一片美好。

  俗话说饱暖思淫欲,面对每天向自己展示大白腿和傲人身材的安潇潇。作为小市民的王书树自然起了点其他的心思:我二十,她十八;男当婚,女当嫁;带回家,见老妈;到夜晚,啪啪啪......想到这的王书树心中不由浮现出安潇潇远远高于常人的武力值,他忍不住啪一耳光甩在自己脸上。

  这一声耳光吸引了在前面瞎逛的安潇潇的注意力。

  “你干嘛呢?”

  最0新*章¤。节#上f酷/?匠lW网

  “没什么,日常抽风。”王书树有点心虚。

  ......王书树看着眼前的人群发誓,他这辈子在毒奶粉的掉线周年庆上都没见过这么多人,无数黑压压的人影组成了一片会呼吸的海!作为一个有密集恐惧症的人,光是看到此景他就忍不住头皮发麻。

  他撇撇嘴对安潇潇说道:“要不咱们回去吧,去玩撸啊撸,我带你装逼带你飞。”

  安潇潇白了他一眼,然后像一只高傲的白天鹅般钻进了人群中。

  王书树叹了口气,看在三十万份上跟了上去。

  中央大道是天海市最早的一条商业街。这里不仅仅是富人的聚集区,也是普通市民的消遣地。各行各业的商人择此风水宝地开设了数以百计的大店、名店。自建成以来便是一派灯红酒绿之景。

  作为天海市最繁荣的商业街。在这里,你不仅能看到国际知名服装品牌“范小哲”的隔壁是一家五金店,还能看到每年限量出售顶级跑车的专卖店邻居是一位长相爱国的包子铺老板。天海人用“城会玩”三个字诠释了一个国际大都市的精神面貌。

  掰扯这么多,只是为了说明一件事:作为兜里货币基本没超过三位数的宅男,王书树在这个都市奋斗了这么久还从来没逛过这里......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黑压压的人群中...“抱歉,不好意思踩到你的脚了。”

  “没事。”

  “抱歉,不好意思碰到你的手了。”

  “没关系。”

  “抱歉,不好意思蹭到你的胸了。”

  啪!“臭流氓!”

  顶着左脸上的巴掌印,王书树一脸生无可恋的看着不远处灵活穿梭在人群中的高挑少女身影,感觉这六倍的身体素质喂了狗。

  挤在人堆的王书树看见安潇潇的身影进了一家首饰店,连忙一路连推带搡跟了过去。

  千辛万苦走进来的王书树瞥了一眼根本不看自己的迎宾小姐,心道这50契约点买的据说能降低存在感的刺客风衣终于发挥了次作用。

  “王书树,来这边!”安潇潇看到王书树进店,挥了挥手示意他过去。

  才喘一口气的王书树带着一脸不情愿走到这个看样子是卖项链的柜台边。

  “神经病,你觉得我这个怎么样?”安潇潇微微抬起头,向王书树展示刚戴上的项链。

  莫名其妙又获得神经病称号加成的王书树看向她胸前。

  这是一个造型极为精致的项链,银白色金属构件的外环,内环是一颗淡白色的椭圆形水晶,温润而优雅。大圆小圆互相融合,成就了和谐的整体,在店内独特的灯光下撒发出夺目的光芒。项链与那迷人锁骨下白皙的肌肤以及若隐若现的沟壑相得映彰,给穿着短裙黑丝的安潇潇更添三分优雅。

  王书树看了良久,点了点头吐出四个字:“又大又白!”

  “噗呲~”如此言简意赅的发言使得一旁的美女店员没忍住发出了笑声。

  安潇潇的脸唰一下就黑了,一抬脚,高跟鞋狠狠踩在王书树的脚背上。

  “啊!”王书树发出一声惨叫,“你搞毛啊!我说的是项链......”

  “对啊,我踩的是变态。”

  “......”王书树撇了撇嘴,没敢继续说话。

  安潇潇在短暂的怒气爆发后就又被其他漂亮的首饰吸引,她穿梭在各个柜台间,王书树叹了口气,趴在柜台上静静看着。

  这时,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响起。

  “潇潇,我就知道你会来这。”

  趴在柜台的王书树脸上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没错,来人就是前阵子被王书树三百六十一度全方位吊打教做人的宋英博......这可真是冤家路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