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安潇潇称为白校长的兄贵老头在听闻王书树的话后看向宋英博:“他说的都是真的?”

  “他.......”宋英博顿时急了眼刚准备说话却被王书树打断。

  王书树眼神坚定地看着宋英博,语气带着一丝丝委屈和倔强“没错,我知道宋公子很生气...其实这也不怪他,毕竟天海大学是宋公子这样的天之骄子才有资格进入的地方,我只是一个保镖......”

  说话间王书树看到宋英博还准备想说点什么,他猛然握住宋英博的手,6倍普通人的握力带来的巨大疼痛让宋英博感觉手都不属于自己了:“你!......”

  宋英博艰难的抬起头,却发现王书树正带着无比诚恳的眼光直视自己的眼睛说道:“我只是一个心里怀揣着大学梦想的普通人罢了,我喜欢这个地方,喜欢这里的上课铃声,喜欢同学们诵读书本的读书声,喜欢这个教材中散发出的淡淡油墨香,喜欢这里老师讲解那些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

  王书树说完后猛然松开宋英博的手,感受到手重新属于自己的宋英博倒吸一口凉气刚说出一声:“放尼玛...”屁还没说出口。

  却见王书树眼中闪过戏谑,双手迅如闪电再次抓住宋英博的右手手腕,一股强大的握力袭来,刚刚松了一口气的宋英博感觉手腕的动脉和静脉都被拧成了一股麻绳,右手瞬间因血液不流通变得煞白,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泛紫。

  再次袭来的强烈疼痛让宋英博面色通红,他拼命咬着牙齿,腮帮子在不断抖动,冷汗如雨,好像因为王书树的话有些过于激动。

  “可我只是一个普通保镖,哪怕我心中有再多的梦想也不该出现在这个神圣的殿堂,我与这里格格不入,我不该贸然进入教室学习......”王书树扭过脸,眼里满是不舍和歉意,“宋公子说的对,我应该离开这里,回到属于我的工作岗位,毕竟,我不属于这里。”

  说完话的王书树抓着宋英博手腕的手不断颤抖着,他眼中的泪水在眼眶中不停闪烁,仿佛随时要夺眶而出。

  周围刚刚聚拢而来的学生和老师纷纷被他的话打动,看向他的眼神中带着怜悯和称赞。而那几个从头到尾都在一旁的富家子弟和安潇潇则一脸懵逼的看着王书树的独角戏。

  被称为白校长的兄贵老头望向王书树的目光中满是复杂,他好似不经意的瞟过王书树抓着宋英博手腕的手。

  这仿佛不经意的一瞥让王书树心里咯噔一下,心想这兄贵是不是看出来了什么却听见兄贵沉声道:“你当真这么喜欢天海大学?”

  在教室呼哧呼哧睡了一上午的王书树一听这话立马激动道:“嗯,我爱学习!我爱天海大学!”

  “好!从今天起你就有天海大学的旁听证,有资格在任何一位教授课堂旁听。”

  说罢,兄贵老头扭头看向宋英博道:“我知道你平时横行惯了,但你现在踩在天大的地盘上你得给我夹着尾巴做人,别以为你爸宋川是校董事我就拿你没办法。”

  王书树不动声色的松开宋英博的手腕。

  手腕逃离禁锢的宋英博深深看了王书树,目光中满是冰冷,他左手握住右手手腕,遮挡住发紫的印子,一言不发地离开。

  兄贵老者看着围观的学生、老师,瞥到几个拿着手机拍照的学生时他皱了皱眉道:“都散了吧,都聚在这里像什么样子!”

  一听这话,围观群众立马作鸟兽四散。

  _酷匠网唯《一~\正#:版N,/-其他b√都b~是●盗a版uU

  兄贵老者的目光重新望向王书树道:“以后在学校碰到什么难处就来找我吧,我白绍元的话在这一亩三分地还是管用的。”

  “好的,白校长。”王书树露出了阳光的笑容。

  “嗯”白绍元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王书树看着兄贵离开的背影撇了撇嘴。

  半响,旁边安潇潇的声音响起:“你......以前是演员?”

  “啊咧?”王书树被这一句问得一愣,随后才反应过来,“我要是有演员这有钱途的工作,又何必给你当保镖?”

  “那你刚刚演的真的一样,要不是我一开始就在,还真的会以为是宋英博先仗势欺人的。”安潇潇眼中流转着有些兴奋的色彩的看着王书树。

  美少女带些好奇和惊叹的目光让王书树有点吃惊,他看了看对自己没事就非打既踹的安潇潇道:“人生入戏,全是演技!”

  说完,王书树伸了伸懒腰,抬脚往楼下走去。

  “凭你这演技应该去演艺圈发展的。”安潇潇好像有些不甘心的说道。

  “得了吧,朕的大秦都亡了,说这些有什么用!”王书树摆了摆手。

  安潇潇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