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大早,睡梦中王书树便被外面的敲门声惊醒,他穿着大裤衩晃晃悠悠的开完门后又倒在床上呼哧呼哧的睡开了。

  一击手刀带着呼呼的破空声结结实实的砸在了王书树的小腹上。

  “啊啊啊啊!!!”王书树带着痛苦的哀嚎从睡梦中惊醒,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带着怒气的漂亮面孔。

  “你还真把这里当自己家了?什么条件你玩裸睡!”安潇潇丝毫不掩饰眼中的鄙夷。

  “哪有啊!”王书树揉了揉眼睛,打着哈欠靠在床头靠背上,指了指自己大腿道,“明明穿着内裤的。”

  安潇潇顺着王书树的手指的方向看去,不小心看到了清晨男性裆部的迷之突起,她俏脸一红,眼中闪过羞恼。

  一记鞭腿再度袭来。

  王书树顿时吓得睡意全无,顺势往右一趴。

  “轰”的一声响,四散的木屑落到王书树的背上。

  “你搞毛啊!”王书树一脸懵逼。

  “我来是通知你,我要去上课了。”

  “然后呢?你上课跟我有什么关系?”王书树感到莫名其妙。

  “身为保镖,你难道不应该保持和雇主一样的作息吗?现在离我上课还有35分钟,我给你5分钟时间,如果你不能按时出现在车库,那你就等死吧!”安潇潇说完就气呼呼的转身出了门。

  “......”王书树看着床头的窟窿,把吐槽的话咽了回去。

  ——帅B线——“哎呦~~~~这车子座椅真不错,坐一会就犯困”

  坐在专门接送安潇潇上学的豪车上,王书树舒爽地打了个哈欠,安潇潇鄙视的目光随即而来。感受到安潇潇鄙视的目光后,王书树换了个姿势,扭头看向车窗外的风景。

  好的,让我们来回顾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新晋天平契约者、众神议会候补议员、宇宙血族力量之源传承者、自带主角模板且后台硬邦邦的宅男王书树大人。

  在签了一纸卖身契后,迫于生活和屁股后的一大笔债务又把自己卖给了天海市最大的地主,成为雇主女儿身边一名光荣的保镖。

  如果这本书叫做《美女的贴身保镖》或者《我的美女雇主》的话,以沃帅为了H而H的性格,很有可能王书树已经把安潇潇的好感度刷到了MAX,然后就是无止境的H段子和啪啪啪。

  只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如果,安潇潇对于王书树的好感度一直维持在负数,随着王书树习惯性作死的日常行为,这个数值还在不断的下降。

  作为一个战五渣且拿人钱财的家伙,王书树不得不独自忍受着少女鄙视的目光和时不时突然袭来的夺命一击。

  至于天平契约者王书树大人最忠实的盟友、契约者指导精灵皮卡丘,现在正趴在美少女安潇潇的胸口,一边感受‘山岳’的气息,一边时不时发出“皮卡~皮卡~皮卡丘~~”的声音。

  “我怎么可能会羡慕那只皮卡丘!简直开玩笑...我可是有十二个媳妇的男人!”看向窗外的王书树泪流满面,“决定了,今天晚饭就做一道清蒸皮卡丘犒劳下自己。”

  这特么真是个悲伤的故事......天海大学成立于华国建国初,是当今华国除中原大学和京都大学外第三个古老的大学。与其他两个重点大学注重文、理二科不同,天海大学是所联合大学,由众多学院和社团组成,其各学院不是单纯的教育实体,也不是单纯提供住宿的场所——他们为学生提供的是一个运动,交际和适合于居住的活动中心。

  总而言之,这是一所凭学生高颜值,教师高水平,大家城会玩的具有一切野鸡大学因素却偏偏跻身于一流重点的奇葩学校。

  当车子驶入天海大学的时候,王书树的确有点吃惊。不过在安潇潇轻飘飘的一句“我爸是校董”后,王书树就乖乖的闭上了嘴。没办法,跟这些富二代讨论重点大学有多难进容易产生对人生的怀疑......车子在一栋颇具现代化气息的教学楼前停下,扎眼的豪车吸引了大多数学生的注意力,车内的安潇潇向司机大哥简单地吩咐几句后便戴上耳机,在诸多学生惊艳的目光中下了车。

  也不怪这些人少见多怪,毕竟香车加美女等于能吹一整天的牛皮,只是穿着奇怪外套、抱着皮卡丘的王书树屁颠屁颠也下车后,巨大差异的画风让众人的目光顿时变成了“玛德制杖”。

  身为天海大学校花的安潇潇早已习惯了这种目光,她迎着众人惊艳的目光,优雅的进入教学楼。

  已经挨了安潇潇两顿打的王书树撇了撇嘴,跟着她的优雅步伐向前走去。

  两人才刚到教室门口,王书树便看见一个颇为英俊的男生带着微笑迎面走来。

  “潇潇,你怎么才来啊,我都等了好久了。”

  说话间,这个英俊男生伸出手像是要接过安潇潇手中的书包。安潇潇眼中闪过不耐,灵敏的躲过英俊男生的手,摘下耳机道:“宋英博,首先,你要叫我安潇潇同学。其次,你能不能改改你那自我感觉良好的性格,我都说了不用你等我。”

  这个名叫宋英博的男生好像并没有把安潇潇带刺的话放在心上,他脸上笑容不减,目光仿佛不经意地瞥过安潇潇身后的王书树道:“这位朋友是?”

  一旁咧着嘴看戏的王书树听到话题转向自己,只好伸出手道:“哥们,我叫王书树,是安小姐的保镖。”

  *酷z{匠!=网正版G首*◎发

  宋英博一听是保镖,顿时没了兴致,他点了点头,却看都没看王书树一眼。

  被无视的王书树有点尴尬的收回手,接着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宋英博的衣着。

  认不出牌子的上衣,认不出牌子的裤子,认不出牌子的手表。咳咳,不用说,不是富二代就是公子哥。话说,这种家伙怎么一看就像是反派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