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中午,十字路口的人渐渐稀少,只有一个怀抱公仔的男青年坐在马路边上顶着太阳一脸惆怅。

  “哎,皮卡丘,我已经在这守了多久了。”

  “2小时26分55秒。”

  “你难道没看见人民看向我的眼神已经从‘抱着可爱手办的死宅’变成了‘不折不扣的变态’了吗?”

  “感谢你的夸奖,可我觉得并没有什么影响。”

  “我明明已经扶了那么多人过马路了,为什么任务还不完成?”

  “严格来说是7个老爷爷,4个老奶奶和两个小萝莉,所以大人仍需努力才行。”

  “搞什么,信不信我告你性别歧视啊,哪有这样的。”

  “这是按照契约内容发布的任务,和我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

  十分钟后...“啊啊啊啊!!!我要撂挑子,我不干了。什么鬼任务,大热天的,别人都在家里吹空调,喝冷饮,享受人生巅峰的感觉。为毛我得抱着你这个不会放电的皮卡丘,在这顶着太阳等老太...我特么都快中暑了!还有人权么?还有王法么?”

  王书树拼命的揉动着皮卡丘的呆萌脸。

  皮卡丘顶着一张被蹂躏的脸含糊不清的说道:“据我观察,天平契约者大人家里并没有冰箱和空调,说明即使大人回到家中也享受不了人生巅峰的感觉。不如早些完成任务,提升不受环境影响的能力。”

  “也就是说就算我完成了任务也买不起冰箱和空调是吧......”

  “...,理论上是这样,但希望大人能有些身为候选众神议员的追求...”

  “追求你妹啊!”

  快被王书树把脸扯成V型的皮卡丘突然一颤,声音变得有些机械化:“发现本次任务契约申请者。”

  王书树一愣,左顾右盼中发现一个坐在轮椅上的老太太有些吃力的慢慢向这边赶来。

  作为天平契约者、众神议会候补议员、引导社会风气的好青年,王书树立刻把皮卡丘放到头上,马不停蹄的跑到老太太身后,推起轮椅就往对面马路走。

  “哎哎哎,小伙子你这是要干嘛呢?”

  老太太看见一个大热天头戴娃娃帽子的小青年跑到自己身后,二话不说推起自己就走,吓了一跳。

  “没事,您不是要到对面去吗?我看您不方便,我推您过去。”王书树露出自认为比较和善的笑脸。

  “好好,谢谢你了,小伙子。”

  “甭客气,您还是今天第一个跟我说谢谢的,其他人都喊我神经病来着...”

  “你说什么?”

  “没什么...嘿!到了,搞定收工。”

  王书树松开轮椅上的扶手,抹了把脸上的汗水,将头上的皮卡丘抱在怀里,正准备转身回家时却发现坐在轮椅上的老太太正一脸慈祥的看着自己,目光中仿佛带着追忆和歉意。

  “小伙子,有没有兴趣听我讲个故事?”

  王书树犹豫了一下,将皮卡丘重新放到头上,推着轮椅走到公交站牌下,顺便走到自动贩卖机那买了两瓶水,一包瓜子,一包辣条(别问我为什么自动贩卖机有辣条,我家这就有)。

  看到王书树把水递过来,老太太明显楞了下,笑着接过水道:“还是头一次看见有人听故事摆出这么大阵势的。”

  王书树闻言笑了笑,坐在老太太边上。

  “那个姑娘在那会啊,跟你差不多大,笑的时候脸上有两个小酒窝,她喜欢扎马尾鞭,穿白色的裙子。她在对面大学念书。”

  “我每天买菜回来都能碰到她放学,她都会蹦蹦跳跳的跑过来,像你刚刚那样把我从对面慢慢推过来。”

  “她力气不大,每次走过来额头上都是汗,但她笑的很开心,那段时间看到她的笑容我觉得她就是上天派到人间的小仙女......”

  “但是那天,我老伴住院,所以我直接带着她去了医院,没想到...没想到......”

  说到这,老太太的声音有些哽咽,手臂不住的颤抖着。

  仿佛猜到结局的王书树脸色一暗:“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

  “你懂什么!你知道什么!”老太太老泪纵横,歇斯底里的大喊着。

  王书树眼眶湿润,安慰老太太道:“人各有命,富贵在天。她那么善良,就算死后到了天堂也一定会幸福的。”

  老太太闻言激动的浑身打颤:“死后到天堂??......我呸!她那个狐狸精怎么配得上去天堂,她就是死,也是死有余辜!”

  “对对对,她死有余辜...”本想顺着老太太往下说的王书树再次化为一个大写的懵逼,“啊咧...死有余辜?”

  “没错!她就是该死!她勾引我老伴,逼着我跟我老伴离婚,骗走了我辛辛苦苦攒了一辈子的家产!你说,她难道不是死有余辜?”老太太冷笑一声,“哼,从那天起,我就算不买菜也要来这里,我要告诉所有人,她就是个勾引别人家男人的狐狸精!”

  说罢,这个失去爱人和财产的老人乘着轮椅慢慢离开,灿烂的阳光下她那坚强的背影渐行渐远...凉亭下的王书树湿润的眼眶和悲伤的神情凝固在脸上。

  G$最IR新|章Rg节8上@酷匠t网K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沃特玛德珍帅说:

被自己治愈了,脑阔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