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特么到底是哪根筋抽了去扶他呢?”

  以上便是本书男猪脚王书树第一百二十四次在天台仰望星空并重复他的发言。

  “哐当!”一声,王书树将手里的空易拉罐扔到对面天台上,中指朝天准备说点啥却听见对面楼里的张大妈中气十足的吼道:“谁家的崽子大半夜不睡觉在那乱扔东西的?”

  王书树讪讪一笑将准备骂出去的脏话吞回去,缩了缩脑袋,在大妈的怒吼中回忆起今天发生的一切:今天,是不平凡的一天!

  王书树在出门采购回来的路上碰到一个摔倒的老头,难得他大发善心,把老头扶起来,然后...然后就呵呵了,几年前报道中才会出现的“扶起摔倒老人反被讹”的戏码居然落到了他头上。

  作为新时代有思想有贞操的好青年,王书树表示并不能接受这种剧情:他在号称监控器覆盖率达百分之九十八的南海市扶起了一个老人,老人感动之余顺便讹了他三十万......“三十万,真有意思,那老头从哪看出来我有三十万?”王书树撇了撇上衣少了个球的乔丹标志,自嘲的笑笑,“莫非我还有个等着我继承遗产的二大爷?”

  这个时间点也不会有人抽风来天台回答他的问题,满脸生无可恋的王书树趴在天台护栏上,从裤兜里掏出一根皱巴巴的红旗渠准备点上。

  这时,一个令人浑身鸡皮疙瘩骤起的、中性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不,我来之前已经看过你的遗传基因档案,你血缘亲属中并没有一个符合二大爷身份的人类。也许数据库在四千亿分之一的概率中出了小小的偏差,但情理上讲拥有着个位数智商的你,就算有血缘上的二大爷,他也不可能富可敌国。更何况一个在人类世界掌握庞大资源的人又怎么会选择你作为继承人。”

  听到这个声音用各种角度碾压了自己自尊的王书树把头扭过来,看清了背后这个不可名状的物体后,也许叫生物?他吐槽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蒸发在咽喉。

  王书树深吸一口气,右手颤抖着指着这个浑身笼罩在幽蓝色斗篷下的幽蓝色物体,对于这个不可名状物体,这个形容还是很贴切的,喉结以极快的速度蠕动了几下。

  “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富有青年人独特魅力的声音笼罩在天海市十八环的居民楼上空,并在短时间内引起了层层回音,诡异的是如此巨大的噪音却没有引起对面张大妈的注意,细思极恐的王书树感觉背后的痱子都要炸开了。

  王书树的反应明显都在这幽蓝色物体的意料之中,这团幽蓝色不可名状物体伸出一条貌似可以称为手臂的东西将斗篷的兜帽提起,帽子下光华流动组成了一张极为精致的人类面孔流露出名为和善的笑容。

  然后,然后王书树就崩溃了......崩溃的人大致分为两种,一种瘫软在地,生无可恋;另一种不长脑子,见人就干。不幸的是王书树就是后者。

  酷^i匠r网d;首/发

  他麻利的用颤抖的右手从地上抄起一块板砖朝着那个不可名状的笑脸丢了过去。

  紧接着,他看到了足以跟贞子从电视机爬出来和人打了一炮般的惊悚一幕:那块粉红粉红的板砖在贴近那称之为‘和善’的笑脸后一点点的在空气消失了。

  两个大大的懵逼写在王书树脸上,于是他颤抖的手又捞起了两块板砖...对面幽蓝色不可名状的精致脸孔露出无奈的表情“我的身躯是由归纪元毁灭时迸发的能量构成,能量总和为归纪元最强时期的十二分之一,数据库上所记载的任何物理打击都无法对我造成影响,以你8点的智商大概接受不了,我并不介意你将我的存在理解为已经爆炸的人型核弹。也许我一开始选择的形象有点问题,希望我现在形象的改变不会影响我们接下来的交流。”

  说话间,斗篷下的光芒疯狂流转,自称已经炸过了的不可名状物体化身成身着斗篷的美少女出现在天台上。

  王书树嘴角抽了抽:“好嘛,这下更像鬼了...”

  “交流前按照人类的习惯我应该先介绍下我自己,我是裁决者库尔克勒鲁斯·菲尼克斯·贝希摩斯·珍·库拉克恩·格瑞,也是一位代理契约者,是众神议会的议员之一,你可以叫我裁决者格瑞。”

  自称裁决者的美少女完全无视王书树的吐槽,自顾自的介绍。

  三观收到毁灭性打击的王书树死气沉沉的坐在板砖上,满脸麻木。

  “喂,你是叫裁决者库尔克勒鲁斯·菲尼克斯·贝希摩斯·珍·库拉克恩·格瑞吧?”

  “以你的智商能将我的名字重复下来可真让我吃惊,不过我更喜欢你称呼我为裁决者格瑞。”

  “好的,裁决者库尔克勒鲁斯·菲尼克斯·贝希摩斯·珍·库拉克恩·格瑞大人,您大半夜的不睡觉,先是装鬼吓唬我,然后吞了个板砖还顺便表演了次美少女变身。我三观太脆弱真是很抱歉,麻烦您给个解释吧。”

  “当然可以,不过在解释前,我这里有两份契约,需要你选择其中一个签订。”

  裁决者格瑞大人脸上微微一笑,两个闪着金光的卷轴出现在王书树身边,左边写着“卖身契”,右边写着“卖肾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沃特玛德珍帅说:

新书驾到,求收藏,求打赏,求壁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