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愿意把这份爱埋在心里,他知道,自己这一生不会在去爱了,不是因为云曦死了,他的心也死了,而是因为他要活着,代替云曦活着!

  “王爷,以后一定要幸福”他闭着眼,靠着云曦住过的房间的床上,这是她的期许,他要幸福!

  “曦儿,你在哪里?如果你还在这个世上,可不可以让我找到你⋯⋯”朱缜紧紧的握着云曦留下的面纱!

  5f最《6新}章nV节上酷匠S网@

  朱缜觉得好累,他想离开这里,去天涯海角,去哪里都可以,没有云曦的京城,天不蓝,水不甜!

  他留了书信,让人带进宫里:“父皇,母妃,儿臣去寻找丢失的灵魂,等我找到,我会回来,听从上天的安排,承欢膝下,儿子不孝⋯⋯”

  皇帝看着信,摔坏了桌上的所有东西:“派人去给我找回来!”

  他不能失去这个儿子,他答应过皇后,会好好照顾他们的孩子!

  贵妃吓得跪在地上:“臣妾无能,没有照顾好你与姐姐的孩子!”

  “不怪你”皇帝起身,带着一群人走了!

  “曹正,朕想去燕王府看看⋯⋯”他发现他从来没有关心过这个孩子的心,连他的悲伤都不曾感受到!

  “是”曹正看着一瞬间像是老了几岁的万岁爷,他伺候皇帝二十年,他知道,皇上真的很爱这个儿子!

  燕王府

  “叩见皇上,万岁万万岁!”燕王府所有的人跪在地上,管家有些惊慌失措,王爷留书走了,皇上来了!

  “平身吧,朕想一个人走走⋯⋯”寂静幽清的王府,种满了各种竹子!

  简洁大气的王府,没有一点生气!

  他推开书房,皇帝一愣,全是朱缜的字画!

  (任他凡事清浊,为你一笑间轮回甘堕)

  (谁将烟焚散,散了纵横的牵绊)

   听弦断,断那三千痴缠。坠花湮,湮没一朝风涟。花若怜,落在谁的指尖!

   天不老,情难绝

  一寸相思一寸灰

  地上,桌子上,墙上,全是思念的诗词!皇帝一个一个的看,一篇篇的读!

  原来他的缜儿,这样的悲伤,如此的凄凉,每次还要强颜欢笑,卑躬屈膝的讨好自己!

  “缜儿,父皇终究是父皇,成不了你的父亲”皇帝眼眶发红,多少年来,他第一次觉得自己不会做一个父亲!

  他拿走了两幅燕王的字,他要时刻提醒自己,不止要做好一个君王,还要做好一个父亲,他的孩子不多,可是他都没有真正的关心过!

  “燕王府,好好拾到拾到,保持原样,朕不希望朕的儿子回来,王府一片杂乱”

  “是⋯⋯,草民恭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管家从地上爬起来,看着一群人离开!

  就算皇上不吩咐,他也会那样做,因为他知道王爷一定会回来的!

  锦王府内

  南烟蹲在地上,给锦王捶腿,锦王闭着眼睛,像是很享受,比起燕王,他不显得悲伤,他或许已经真正的放弃了,他已经接受了,她死了!

  也许曾经他很爱很爱,可是时间是副良药,他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现在任何女人对他来说,都是床伴,不能生育的工具!他不需要别的女人为他生下孩子!

  她们没有那资格!

  南烟还是侧妃,现在王府里还有一个侧妃,不知道是锦王哪里带回来的,南烟很生气,可是她不敢,经过上次的事,现在的她对于锦王来说就是一个奴婢!

  连床伴都不是!

  他纳了司家庶出的女儿,一年就纳了两个司家都女儿,或许她们有一丝丝像王云曦,或许他是在无声的报复!

  不管是哪一个,司老都是很高兴,能巴得上王爷,他有的是女儿,不在乎一两个的!

  司南烟已经跪了两个时辰了,再这样下去,腿就该废了,她停下手,准备起身活动活动!

  “滚⋯⋯”锦王闭着眼,厌恶的说!

  “臣妾告退!”司南烟站起来,摇晃了几下,要不是丫头过来扶她,她估计已经倒下了!带着丫头匆匆的走了,她害怕锦王又想别的办法整她!

  锦王坐起身,吃着葡萄,听着下人来报,燕王离家出走了,他觉得好笑,看不出来他的四哥对云曦用情这么深!

  经过三年,他算是看得明白,当初他们说的都是真的,他一点都没有误会,他们就是有染!

  和离书一直在他手上,没有上报,她是入了宗籍的锦王妃,不是她一页纸就能说和离就可以和离的!

  他们是皇婚,只有皇帝能解除,他朱瑾都做不了主,哪怕她死了,也是他的女人!

  “哈哈⋯⋯”想到这里,他不禁觉得心情大好,他还是赢了,看到敌人颓废,败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