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太子大婚的日子,举国欢庆。

  j更K‘新最Hn快F上酷t匠@网

  慕容缙竹今天很是不开心,不为别的,就只为这铺张浪费的不成样子,想说,却终究是忍住了不说,他和太子的关系,不似君臣,不似挚友。

  毕竟太子曾经私下和自己说过,那女子实实在在的让他欢喜。就只为了这一条,今天的他就的要忍耐下来,毕竟帝王人家能娶到自己真心实意的可人儿还是稀有的。

  慕容缙竹今天没怎么打扮,当然亦不需要,谁会去苛刻一个武将打扮的一表人才呢,虽说咱这容貌也不差。

  但好歹也算是正式场合,却又不能穿的太过正式,就比如现在慕容缙竹看了自己床边的作战服,想想还是算了,面的去了煞了风景不是!

  慕容缙竹让容娘将他那套不知放了多久的常服拿了出来,一身的素绿色,腰间系着白色腰带,要说这衣服也是衬人,愣生生的让慕容缙竹看起来文雅了不少。

  慕容缙竹看了看这铜镜中反射出来的面容,想许是长时间都穿着作战服,不然怎会觉得有些不似自己了呢!

  再看看白色细纹腰带,恰到好处的将腰间收缩,既不显得多余,又能承托出这主人的好身材来,将整个人身似是拉长一般,而腰带中间还有一颗恶俗的不行的大红宝石,据说这是慕容延竹的杰作,说是能让缙竹有些色彩,不然就太单调了。

  也是,一身的素绿色本就淡得不行,再加上这白色细纹腰带,着实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形象么,但配上这宝石,看似又多了那么一点儿俗气。哦,不,是人气!

  慕容缙竹其实还是很满意自己这一身装扮的,看起来文文弱弱的,不似平常那样在战场上,总是一副冷冷的样子,这样至少让人看起来,有点人气。

  太子府内,满堂红,喜盈盈。

  慕容缙竹迈着慢如龟的步子缓缓地走向自己的位子,将扇子放在桌子上,内心有点复杂的端起酒杯喝着酒,顺带的吃点菜。

  他不明白,为何从自己一进来,大家似乎都在看自己?等到自己转头去看他们时,便立马转身去看别的地方或者就和同伴的人大声的说着一些词不对口的话?还未等慕容缙竹细想,一声细长的声音就得让慕容缙竹放下手中的酒杯,然后还的要整整衣冠的站起来。

  “太子驾到”

  一时之间满堂全部都站了起来,一瞬间,就各种的“恭喜,恭喜”“恭喜太子”等等。乍一看,这朝堂还是蛮和谐的么。

  慕容缙竹等着太子走向内堂,这样,一句:“恭喜太子大婚”自己也就完成任务,然后就可以回去交差了,但.......确实人蛮多的。

  太子大婚,皇帝欢喜,下特召,没有等级之分,只要能到太子府,都可参加太子大婚,但又只限京城近内官员,且三年之内家里无丧事之人。太子补充,一律不准送礼。但依旧是人员满载,更何况还不收礼,这就是权利的伟大之处,到哪儿总是能看到一片祥和。

  一眼望去,那大红蟒袍加身的人特别的明显,墨发最上端盘旋着金黄色发冠,而其余的似是随意散落向后,腰间佩着金黄色螭龙纹带,彰显着主人的地位亦是衬托着主人完美的身形,脚下穿得却是一双白色断流靴,显得特别的不协调。慕容缙竹微微一笑,果然,想让人破坏的不行啊。

  那双白色断流靴是太子和今晚新娘第一次见面时穿的那双,慕容缙竹其实特见不得别人幸福,尤其是和自己有些许关系还算不错的人,就比如,太子。

  太子缓慢的走来,笑容满满的朝各位大臣微微点头,英俊的脸庞满脸的幸福感,看的慕容缙竹满脑子只想着怎么破坏。

  其实,南征北战这么多年,也还是想要一个温柔的可人儿,可惜,自己偏偏是这么个样子,所以,就更加想要破坏了。

  “这位大人,您今个儿好气色啊”胡刚笑着拱手,待到这位大人一转头,胡刚就想给自己嘴角来一巴掌。

  慕容缙竹有些纳闷,难道自己平时气色很差???摸了摸脸庞,想了想,脸色很正常啊。

  “不知李大人所言何意?”李刚其实想,谁在这么喜庆的日子,而且还是当朝太子的婚礼上,穿的这么特立独行啊。结果,自己挖的坑,自己得填啊.......“咳咳,原来是慕容将军,在下眼拙了。”胡刚说完就想走,看看这席位,真是,想不懂了搞什么可随意入座,这下好了,自己一小小一个中书侍郎居然敢开堂堂当朝第一战将的玩笑。

  “胡侍郎,别紧张,慕容将军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太子有些好笑的拍了拍胡刚,也算是给他壮胆了。

  太子好玩的看着慕容缙竹,心想,这小子居然也知道换身行头过来,可是这一身素的,不如直接穿个白色过来奔丧好了。

  “太子殿下,恭喜,恭喜。”胡刚一说完,立马拱手二位,拜别。他觉得再待下去,自己就先把自己吓死。

  “殿下,恭喜!”慕容缙竹并不在意胡刚,他在意的还是这眼前人。

  “缙竹,今儿我大婚,就不能穿得喜庆点儿?”太子故意的朝慕容缙竹的身上流转,眼神充满了风流。“太子殿下,您忘了,下官家境贫寒,能有这么一身已是不错了,太子殿下何必为难下官。”慕容缙竹斜眼看过去,不让你出丑,还不能出血么!

  慕容缙竹声音不大,却让在座的每位官员都能听得真真的。太子心里鄙视着慕容缙竹,但面上却依旧是那副幸福模样,但此时还是有些参假的成分在里面。

  “既然慕容将军家境寒酸,那往后有关于我的白红喜事儿都不用随礼啦,慕容将军你看,如何啊?”太子笑得太阴险,慕容缙竹暗骂老狐狸,微微一笑,道:“太子,耽误吉时不好!”。

  一旁伺候的老奴这才反应过来,连忙上前,谨慎道:“太子,吉时马上要开始了,这会儿请太子妃?”太子还是那副幸福的样子,笑着点了点头,但眼神却一直盯着慕容缙竹。

  “新娘子到啦!”新娘亦是大红服饰,头上披着鸳鸯头巾,绣工精致,四角各一对的随着新娘的走动似在水间波动一般,一身的绣袍也是精致到了极点。只是这看不清新娘的容貌倒是有些许的失望了。

  新娘是由静水公主搀扶着,四周自动的让出一条道来,都在静悄悄的望着新娘子。

  太子用手肘悄悄地到了一下慕容缙竹,骄傲的一笑:“如何,羡慕么!”慕容缙竹不屑的看了一眼太子,淡然一笑道:“太子,还是保存体力为好,小心这洞房花烛.........”

  慕容缙竹想着,要不就告辞了?他都感觉到自己心里的邪恶分子慢慢苏醒了,毕竟在这么下去,今晚太子会洞不了房的。

  太子也听出他的意思来。有些无奈,这唯一的知己,能来都不错了。

  带到新娘走近,太子笑了笑,道:“走吧,知你不喜吵闹。”太子从静水的手里将新娘接过,“娘子,为夫扶你”。一步一步的向堂正走去。

  “缙竹哥哥,没想到你也来啦,我还以为你都不回来呢!”静水一看到缙竹,高兴的都忘乎自己身份。想上前抓住她的手臂,却又半道缩了回来,双手背与身后,慕容缙竹于她就如同神一般的存在,亵渎不得,玩笑不得,亲近不得。

  慕容缙竹望了眼正在举行天地之和的两人,嘴角扯了扯,“公主殿下说笑,太子大婚,在下岂有不到之理。”慕容缙竹作揖,道:“公主殿下,属下告退。”不容的半点说辞,不容的半点轻易,说走就走,从不回头,亦不听取!

  静水公主失望的看着慕容缙竹的背影,想叫却无能为力。

  慕容缙竹选了一个人稀少的小道,毕竟这会儿,都聚集在大堂正中呢!

  慕容缙竹从侧门出来,这侧门离正门居然有两条街的偏差,街上今天人也很稀少,只有那么几个人在匆忙的赶路似的。

  慕容缙竹享受这难得的安静,平时的生活都是军营里面,要么就是在战场上驰骋,哪想到要出征了,竟然能享受这难得的安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