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若霜精心为秦川包扎伤口,我心里气的冒火,恨不得现在就胖揍秦川一顿,让他远离若霜。

  可我知道,我能来这个学校上学不容易,如果我跟秦川打起来,事情传到梁校长那里,梁校长会怎么想?

  再者,现在若霜就像失忆一样,根本就不认识我,反而她和秦川之间关系比较好,刚才秦川还找人做戏英雄救美,如果我在这个时候打了秦川,若霜只怕会更讨厌我。

  无奈之下,我只能假装路人,和秦川擦身而过。

  因为知道若霜所在的宿舍,之后的几天,我便跑来蹲点等若霜。

  若霜的生活很有规律,早上只要有课,她就会提前半个小时出来去食堂吃早饭,经过我的跟踪,我了解到若霜念的是美术专业,美术专业和别的专业不同,有时候一幅画要画好几天,若霜很用心,只要没有别的课,她就会到画室画画。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有一天画室里面只有若霜一个人,我见没有别人,便进了画室,坐到若霜旁边。

  若霜看了我一眼,有些诧异,“你是哪个班的?”

  看着若霜面前的那副画,我虽然不知道那石膏人像是谁,但我觉得很好看,很逼真,“若霜,我是刘茱萸,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若霜听了,若有所思一会,才恍然大悟,露出一副鄙夷的表情,“你是那个叫花子啊?”

  她说完,又看了看我,似乎发现我已经跟当时大有不同,“你怎么没乞讨了?还打扮的这么像学生?”

  “我不是叫花子,我是体育系的。”我说,“若霜,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若霜听了我的话,露出惊讶的表情,似乎很难相信我突然从一个叫花子变成了和他念同一所大学的同学。

  “就算你现在是学生了,我还是不认识你,你也别若霜若霜的叫我,我根本就不是你要找的若霜,我叫韩小可!”若霜说着又重复了一遍,还把韩小可三个字重读。

  我见若霜这样,便拿出那条泛黄的丝绢给她看,“你看看这个。”

  若霜看的时候愣了一下,露出疑惑的表情,但随即又问,“这是什么?”

  “这是你一直带着的丝绢,以前我流汗了,你都会用这个给我擦汗的。”我见若霜不记得,便提醒她。

  谁知若霜听了,并没有想起过去的事情,反而对我翻了翻白眼,“给你擦汗?你想的倒美,而且谁会随身带着这种东西,多土啊。”

  “若霜,这一年间,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我们七八年的感情,你都忘记了吗?”我问,我真的很难相信若霜她什么都不会记得了。

  若霜听到我这句话,沉吟了一下,欲言又止的看了我一眼,但旋即她又露出厌恶的目光,“以后别缠着我了,我真的不是你要找的若霜。”

  说完,若霜还把那块丝绢扔给我,她扔的时候毫无爱惜之情。

  我收好丝绢,长叹了一口气,这条丝绢是若霜贴身之物,农村人都不是很富裕,所以丝绢在我们那,可算得上是稀罕物,这条丝绢跟了若霜七八年,从原本的白色变得泛黄,若霜都没有换过,而此刻我眼前的若霜竟然把它当做垃圾一样扔掉,足见她确实不是若霜。

  可天底下怎么会有人长得这么像呢?为什么连她左脸颧骨旁的美人痣都没有一丝偏差?

  “你别影响我画画了,这里不是体育系,请你离开。”若霜说。

  我最后看了若霜一眼,只好失望的离开,但心里的疑惑却更重了。

  刚离开画室,走到走廊口,我就见到秦川走了进来,我装作不认识他,和他擦身而过后停下脚步,转身之后我看到秦川进了若霜的画室。

  此时画室里只有若霜一个女孩子,秦川的为人我有些了解,他表面上很正直,但实际上是个伪君子,若霜那么漂亮,如果他进去之后发现画室里只有若霜一人,肯定会动邪念。

  不安的我连忙跟了过去,不过我只是守在门口,毕竟秦川还没有动手,我也没有任何证据,贸然进去让若霜离开,只会让若霜更讨厌我。

  守在门口没多时,里面就传来若霜生气的骂声,我连忙凑过去看,只见秦川果然露出了本性。

  “秦川,你手脚怎么那么不干净?”若霜整理着衣服说。

  “小可,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我们都是大学生了,亲个嘴,摸下,都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你何必搞得这么紧张?”秦川嬉皮笑脸道。

  “秦川,我韩小可不是你想的那种女人,你如果真心喜欢我,就不要在没结婚之前碰我。”若霜说。

  秦川听了,连忙搂住若霜,“小可,对不起,我这还不是因为太喜欢你了,才会控制不住自己吗,你别生气了。”

  若霜听了,这才顺了顺气,“好了,别搂着我了。”

  说完若霜就推开秦川的手,继续坐到画前画画。

  那个秦川见此刻不能得手,便露出一副好男人的样子,坐在若霜身边陪若霜画画。

  因为秦川有过不老实的举动,此刻画室还是没有若霜同班的人来,放心不下的我只好继续守在门口,随时准备着。

  好在一直到中午,秦川都没有再做出过分的举动,我才松了口气。

  到了吃饭的时间,我本以为秦川会和若霜去食堂吃饭,谁知秦川带着若霜去了校外。

  校外可不比校内,外面什么人都有,而且秦川为了博得若霜的好感,都能找人揍自己,去了校外,鬼知道他还会干出什么更过分的事情。若霜可是和我拜过天地的,我怎么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老婆跟别人好上,所以他们出去之后我就一直跟着他们。

  没想到事情正如我想的一样,那个秦川,果然是个混蛋,他带若霜去吃快餐的时候,竟然趁着若霜去拿习惯的空档,打开了若霜的可乐杯,还鬼鬼祟祟的对着可乐杯做了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他做完之后,把可乐杯盖好,此时若霜才朝桌旁走来,她全然不知秦川这个混蛋做了什么,还笑着对秦川说,“今天真是让你破费了。”

  隔着三张桌子,我看到秦川嘴上露出一抹邪笑,“没事,你是我女朋友,请你吃饭天经地义,如果不够,我再去点。”

  秦川这句话说得还真是滴水不漏,若霜听了,娇弱的笑了笑,然后拿起一根薯条放进嘴里。

  “吃个鸡腿,来。”秦川就像个好男人一样,给若霜递了一根鸡腿。

  可他那点心思我又怎会不懂?他这么做,无非是想让若霜赶快喝可乐罢了。

  “谢谢。”若霜淑女道,接过秦川递给他的鸡腿就吃。

  看着若霜的微笑,我只觉得这微笑是天底下最美的笑容,曾几何时,若霜依偎在我怀里,就会露出这样的笑容,可是现在,她的笑容却不属于我。

  “小可,口渴就喝点可乐。”秦川说着,把可乐放到若霜面前。

  h,最G新《P章节0,上@酷j匠!网):

  若霜说了声谢谢,想都没想就把吸管含到小嘴里。

  眼看着若霜就要喝下可乐,我的心,几乎提到嗓子眼上了,我不知道那杯可乐被秦川做了怎样的手脚,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不能再等的我,连忙冲了过去,一把打翻若霜手里的可乐,那可乐被打翻后泼的到处都是,若霜的衣服都被打湿了不少。

  情急之下,若霜连忙拿纸去擦,可衣服已经湿了,她擦也擦不干,转头看向打翻可乐的我,她惊讶道,“怎么是你?”

  “若霜,别喝这个,秦川这小子做了手脚。”我说。

  “什么?”若霜惊讶道。

  “你它妈谁啊?胡说八道些什么!”秦川气极道,并瞪大了眼睛盯着我。

  秦川眼里的愤怒,并不仅仅是因为我打翻了若霜的可乐,而是因为我碍了他的好事,但即便如此,我也丝毫没有被秦川的怒气所吓倒,也瞪着秦川,“若霜,你别相信这个人渣,他坏心思很多,之前在食堂围住你们的人,根本就是他花钱请来做戏的,而且这杯可乐,他做过手脚。”

  若霜听了,瞪大了眼睛,惊讶的看着秦川,“秦川,他说的是真的吗?那群要找我麻烦的人,真的是你请来的?”

  秦川听了,气急败坏,“小可,这人是哪天那个乞丐吧?他这种人说的话你也敢信?我看他根本就是那群找你麻烦的人请来的!”

  秦川这么一说,若霜立刻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若霜,我说的都是真的,你别被秦川这个人渣给骗了。”我说。

  “小可,我说的才是真的,你看这里这么多人,我怎么可能对你的饮料做手脚?”秦川说,“而且这个乞丐是谁你都不是知道,他为了钱,什么事情做不出来,什么话说不出口!”

  “我不是乞丐。”我说。

  “那你是什么?别以为你换了身干净衣服就人模狗样了,一天是乞丐,一辈子都是乞丐!”秦川说着,就要对我出手。

  我知道,他怕事情败露,所以才想用粗暴的方法解决事情,但即便秦川比我高半个头,块头也比我大,但我却丝毫不怕他。

  我捏紧了拳头,准备对付秦川,因为不论怎么说,哪怕若霜永远都记不起我,我都不能让若霜落入他这个人渣的手里,被他这种阴险小人糟蹋。

  “够了!”若霜大喊一声,背起粉红色的小包就走。

  秦川想追上去,却被我拉住了。

  “撒手!”秦川气愤道。

  “让她走!”我说。

  “你它娘找死是吧!”秦川大骂。

  “人渣,你以为你做的事情天衣无缝?你这个败类,休想欺骗若霜的感情!”我说。

  “草泥马的。”秦川骂着就给了我一腿。

  我硬吃这一腿后,丝毫没有退让,依旧死死拽住他的胳膊,“我才草泥马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