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她不认识我

  “不就是要钱吗,给你便是。”若霜身边的男子说完就掏出十块钱扔到我脸上,然后他推了我一把,把我推倒在地后便和若霜扬长而去。

  看着若霜和那个男的的背影,我哭得很惨。

  想起那夜若霜用她纤细的小手点燃红烛,我和她拜天地之后,她依偎在我怀里幸福甜笑的样子,我不敢相信她会不记得我。

  小时候我偷老林家的橘子被发现,若霜怕我回家挨骂,竟然说是她想吃橘子才让我去偷橘子的,为此她还被她爸妈狠狠揍了一顿。

  我们一起在泥塘钓虾子,我不小心摔进泥塘,还是若霜让我去河边,帮我把衣服洗了……

  去山上捉野鸡,挖山药,背着东西下山时,若霜总会问我累不累,要不要她帮我背一会,看到我流汗,她总会用那贴身的丝绢手帕为我擦汗。

  我从怀里掏出那条捡到的手帕,眼泪不停的滴在上面。

  在校门口等到下午,我见没什么人进出了,才朝校园里走去,若霜和那个男的就是进到这个学校的,而此刻,我必须先找到爷爷字条上说的那个人,只有找到他,我才有钱继续在城里待下去。

  我想若霜认不出我,很可能是因为我太脏了,也许我洗干净了,换上整洁的衣服若霜就会认出我。

  抱着希望,我踏入校门,谁知还没走几步,就被一个穿着制服的人给拦住了。

  “喂,讨饭的,这是学校,出去出去。”穿制服的中年男子说。

  “我不是来讨饭的,我是来找人的。”我说。

  “你?”那男子冷笑一声,“你能来找谁?”

  “我找梁伯伯。”我说。

  “梁伯伯?谁?”他问。

  “就是梁明英。”我说。

  “什……什么?”他惊讶道。

  “我是他亲戚,乡下遭了灾才过来求助的。”看到他惊讶的样子,我感觉梁明英应该是个不得了的老师,便胡说道。

  “你真是梁校长的亲戚?”他问。

  “我骗你干什么。”我说,不过我听他称呼梁明英是校长,心想爷爷字条上明明说他是老师,难道他升职了?

  “行,我给梁校长问问,如果你是骗我的,别怪我不客气。”他说。

  “谢谢。”我说。

  接着,那人就用内线电话打了过去,不一会,那人就问我姓什么叫什么,我把我爷爷叫刘闯我叫刘茱萸告诉了他。

  那人转告之后,才挂断电话,露出惊讶的表情。

  “你真是校长亲戚啊……”他说。

  “嗯。”我点头。

  “没想到校长竟然要亲自过来接你,算你小子没撒谎。”他说着让我进门卫室,给我位子坐,竟然还给我倒了茶水……

  不一会,一个中年胖子就过来了,他一进来,见到我,也不管我身上脏兮兮,竟然伸手抓住我的手,“小刘,你爷爷可好?”

  “我爷爷……”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怎么弄成这样了,难道家里真的遭了灾?”梁明英问。

  bZ酷匠VP网`永$3久免dg费看$?小l说9

  “说来话长……”我说。

  “行,那你就慢慢说。”他说完,就带我离开了门卫室。

  之后他带我去了教工宿舍,一路上我把爷爷不让我成婚,之后还自己把自己关在屋里,赶我走的事情全都告诉了梁明英。

  他听了,长叹一口气,“你可不能怪你爷爷,你爷爷说的话,从来没有错过。”

  “是吗?”我问。

  “是的,你爷爷是神算子,当年如果不是他指点我,我可能永远只能做个普通教师。”他说着,笑了笑,“那个女孩肯定是有问题,你爷爷才不让你跟她在一块的。”

  我低着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更让我想不清楚的是,这个梁校长,为什么说我爷爷是神算子,而且还指点过他。

  难道我爷爷并不是个普通人?

  回想爷爷在宣纸上写出我的名字还有韩小可三个字,我还真有点怀疑爷爷不是普通人。

  “现在老师都有钱了,教工宿舍没什么人住,我给你把钥匙,你先住在这里吧。”梁校长说完,从教工宿舍的阿姨那里拿了把钥匙给我。

  “谢谢梁校长。”我说。

  “叫我梁伯伯吧。”梁校长笑道,“对了,你这身衣服也不能穿了,这样,你先休息一会,我下班就去买几件衣服给你带过来。”

  之后他带我去了一间空置的宿舍,我进去之后他跟我道了声别就离开了。

  我去洗了个澡便上床休息了,很久没这么踏实的睡觉,我几乎是粘枕眠……

  梦里,我竟然见到了若霜,只是若霜一直背对着我,我看不见她的脸,而不论我说什么,若霜就是不理我,任凭我怎么走,就是绕不到若霜的面前,看不见若霜的脸。

  直到一阵敲门声吵醒我,我才发现此时已经是晚上了。

  开门之后,梁校长就进来了,他把手里的袋子递给我,我打开看了看,里面是新衣服,而且还是城里人穿的那种。

  我感谢他后,不知该如何报答,只说等我回去了,就会把钱还给他。

  梁校长听了,苦笑一声,告诉我这些衣服是送我的,还说若是可以,他以后还想让我爷爷帮他算上一卦。

  之后他带我出去吃了顿饭,席间他问我想不想上学。

  我想了想,觉得自己小时候只读完初中,后来高中没考上,就没读了,此时年纪也不小了,算起来正是上大学的年纪,我总不可能去高中跟小弟弟小妹妹一起读书吧……

  我把自己的顾虑告诉梁校长后,梁校长笑了笑,说他可以帮我直接上大学,只不过专业方面可能只能选个冷门的。

  想到若霜也在这里读书,我觉得如果我也在这里上学了,就有更多的机会和若霜见面,至于专业冷不冷,对我来说都无所谓。

  梁校长见我很想答应却又不好开口,就替我做了决定,并说到时候一定要在我爷爷面前说他好话,让爷爷替他算卦。

  我有些疑惑,觉只不过算个命而已,梁校长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梁校长见我为难,笑了笑说,“你爷爷年纪大了,实在不行,我也不勉强,能有现在的成就我已经满足了。”

  说完,梁校长还给我夹菜。见梁校长对我这么好,我更加疑惑了,不过梁校长的话,却让我觉得爷爷确实有我不知道的能耐,否则也不可能让梁校长从一个老师走上校长的位子。

  两三天后,梁校长就给我办了入学手续,还给了我一千块钱做生活费……

  我感谢梁校长之后,暗暗下定决心,边上学边打工,等钱存够了,连同学费一起还给他。

  因为钱来之不易,所以我用的很省,早上在学校食堂吃两个馒头喝一碗稀饭,中午只吃一盘青菜下饭,晚上才吃一荤一素。

  上课的时候我很用心去学,下课后我就抽空在校园里晃,希望能遇上若霜,晚上才出去找工作。

  只可惜这所大学太大,大半个月过去,我都没有再见到若霜。

  每每想起若霜身边跟着的那个男的,我就很担心若霜,因为我总觉得那个男的不是好人,可能是出于对自己所爱之人的担心吧,这想法确实太主观了。

  直到有天中午我下课后去食堂吃饭,才打了一碗饭,就看见食堂中间围了很多人。

  我走过去,看见里面有四五个流里流气的男的正团团围住若霜还有那天和若霜在一起的男的。

  我心里一紧,暗骂不好。

  谁知我还没来得及挤进去,那几个人就动手了。

  “秦川,怎么办?”若霜问。

  “小可别怕,躲在我后面!”那男的说。

  秦川说完,就左冲右突,和那几个男的斗了起来。

  那个秦川身材高大,围住他们的人竟然不是他一个人的对手,秦川被踢踹了几脚,脸上也挨了几拳,却没有趴下,反而越战越勇,左挡右踹,生生踢翻了三个。

  “草,你小子挺牛比啊!”后面一个青年骂道,竟然一把勒住了若霜的脖子。

  “尼玛,撒手!”秦川大骂。

  “哼,你说撒手我就撒手,我不是煞笔了吗?”那人说完,就招呼旁边的兄弟胖揍秦川。

  我见状,立刻往里面挤,我不是为了救秦川,而是怕那个勒住若霜的人会对若霜不利。

  可我刚挤到前面,那个秦川不知怎么,突然大吼一声冲了过去一拳挥过若霜的侧脸,直直打在勒住若霜脖子的人脸上。

  那人立刻流出鼻血,捂住鼻子。

  秦川连忙拉着若霜跑,不一会,就突出重围离开了食堂。

  见到若霜安全了,我才放心,只是我心里始终放不下若霜。

  就算那个秦川对若霜是真心的,我也不想放手,我不是懦夫,我怎能见到自己爱的人爱上别人?想着,我便跟上了秦川和若霜。

  那个秦川被若霜带到医务室,我趴在医务室外的墙上看见若霜精心为他擦着伤口,就像以前她为我擦汗时那么轻柔。

  看到这一幕,我的心非常难受,真的很想冲进去拉开那个秦川。

  不过我怕这么做,若霜会更加讨厌我,所以我还是忍住了。

  不一会,秦川就和若霜出来了,那个秦川送若霜回了宿舍,我不敢走的太近,所以没听到他们说什么,但我看得出,若霜跟他说话的表情很柔情,似乎因为刚才的事情,对秦川很有好感。

  若霜上去之后秦川才离开,我跟上秦川,想问问他关于若霜的事情,想搞清楚若霜为什么说自己是韩小可。

  谁知我还没追上秦川,他就进了后面的巷子,跟着他过去,我还没进巷子就看见几个流里流气的青年在里面抽着烟,似乎早就等着秦川了。

  “秦爷,刚才的戏做的可还让你满意?”刚才勒住若霜脖子的青年说。

  “我很满意。”秦川说着,竟然掏出一沓钱递给那个青年。

  “满意就好,下次再有这种好事,随时知会一声。”青年叼着烟数钱。

  “哼,你想的挺美,要不是韩小可那个娘们难搞,老子会给你钱让你揍老子?”秦川骂道,“不过以后有麻烦,我还是会叫上你的。”

  “秦爷,那我们兄弟几个就多谢你了。”青年说。

  “行了,以后走在路上离我远点,别让人误会我跟你们有关系。”秦川说着,转身就走。

  看到秦川要出来了,我连忙闪开。

  可听了他们的话,我这才知道若霜被骗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