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书封邻桌坐着两个大汉,穿着很拙劣,全是兽皮自制的衣裳,一双眼睛透着贪婪之色,两人眼神交流,时不时的望向陈书封方向,然后目光狠厉,相继点点头。

  结账后,陈书封便带着妙妙往饭馆外走去,妙妙吃了一顿饱,拍了拍肚子十分满意,连叫声也变得温和不少。

  身后两名大汉悄声跟上,客栈就在对面,陈书封却是机警的发现到有两人在背后跟踪,于是没有往客栈方向走,原本想着朝人多的广场地段去,但是想到现在恶狼帮和秋家的人在追捕自己,露面容易带来麻烦,所以直接走向了人少的胡同。

  胡同岔路很多,两名大汉生怕陈书封把他们给甩了,便加快脚步,迅速追了上去。

  “你小子站住。”

  一名留着胡茬的大汉面色狰狞,跑到陈书封面前伸手一拦。

  陈书封停下脚步,自他们跟踪,他就知道有事发生,但好在从他们的言行举止中可以看出他们并不是恶狼帮或秋家的人。

  d看f正OS版Q章$:节Q上0酷匠2网eV

  胡茬大汉摸了摸下巴,道:“哥俩现在手头有点紧,能借点钱花花不?”

  身后那大汉听伙伴这么一说,兴奋的笑了两声。

  妙妙危机感很强,此时已经绒毛竖起,两眼血红,只要陈书封一声令下,它就会扑上一名大汉的脖颈上,拧下他的脑袋。

  陈书封紧了紧包裹,说道:“你们知道我很有钱了吗?”

  “一顿饭都能吃个几百金币,还能没钱?”胡茬大汉叫道。

  “因为我有钱,所以我根本不在乎,既然我敢把这么多钱放在身上,你觉得,我能没把握守住?然后任你们抢夺?也不知是你们太过天真还是我表现的就是那么一副谁都可欺负的样子。”

  “少来这一套,你唬不住我,我们只要动动手指头,你身上的钱袋不就到我们身上了?人为财死,如果有了钱,我们以后的生活也会很滋润,像你一样,一顿海吃海喝。”胡茬男人道。

  “所以这对你们来说,的确是一个机会。”

  陈书封微微一笑,又道,“不过,这个机会对你们来说,只能是稍纵即逝的。”

  胡茬男人呸了一声,“老二,抓住他,这小子油嘴滑舌的,非得让他尝尝厉害不可!”

  两人都是凡人,在他们眼里,陈书封并不像是本镇的,而且从他身上也没感应到修士那般可怕的气息,所以有恃无恐,倒也不怕。

  胡茬大汉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便缓步朝陈书封走了过去。

  陈书封低身拍了拍妙妙的脑袋,说道:“这两人我来解决。”

  妙妙一出手就喜欢拧断人的脖子,这已经成了它专属的杀人手段,面对两个凡人,更是轻而易举,只是陈书封觉得自己实战经验太少,如果面对强敌会很吃亏,这两家伙送上门来,正好可以拿来练练手。

  胡茬男人听到了陈书封的话,不由的嗤笑一声,“老二,这小子说要解决我们,你说怎么办?”

  “老规矩,废双腿。”两人似乎经常干这事,虽然是凡人,双眼中却是有着浓郁的杀气。

  陈书封包裹也没下,直接朝前边的胡茬男人走去,体内真气喷发,筑灵境修士之力随着他脚步的踏出不断显现。

  胡茬男人意识到不对劲了,这小子根本就是在扮猪吃虎,明明是筑灵境修士,却把自己伪装成了绵羊。

  “大哥,他是修士!”老二凶残的神色一闪即逝,立马变得惊惧了起来。

  “废什么话,管他是什么,干他!”

  和筑灵境交手也是件让人兴奋的事情,在他看来,就算陈书封是一名修士,但是年纪摆在那,年纪轻轻,应该刚突破不久,真气还未巩固,其实比凡人强大不了不多,眼下他们有两人,而且身经百战,杀过人,见过血,手段残暴,他还不信对付不了这么一个毛头小子。

  陈书封体内战力蓬勃,两眼光芒闪现,右手臂夜芹毒气随着真气牵引也散发而出,附在陈书封体表,一股恐怖阴暗的气息铺天盖地。

  他和胡茬男人的距离已经很近了,此时胡茬男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既然说了狠话,为了面子总不能不打就退。

  “给老子去死!”

  胡茬男大叫一声,挥出一拳就砸向陈书封脑门。

  平日里,他一拳轰向与他作对的人,全部都是脑门炸开,脑浆四射,他力量奇大,能单手提起一个一百多斤的中年男人,两手抱起千斤鼎。

  眼看拳头就要打上陈书封的面庞了,胡茬男忍不住的松了口气,筑灵境修士?也不过如此嘛!

  然而,就在这时,眼前这小子突然身形一闪,便没了踪影。

  胡茬男脸色大变,想要收手很难,于是借力往前冲去,腿脚往前一迈,却是拌到什么东西,直接栽倒在地。

  陈书封站在一边正好收回了脚,看着倒地的胡茬男,摇了摇头。

  凡人与修士间的差距很大,想要拿他们练手原本就是个错误的选择。

  胡茬男狼狈的站起身,他终于知道怕了,目光闪烁的望着一脸淡然的陈书封。

  “大哥,没事吧?”老二扶起胡茬男,道。

  胡茬男起身,推开了老二,“分两边站,这小子真气很稳固,不像是刚突破的,而且真气诡异,像是真气又不像是真气,也难怪我们之前没有发现这股气息,待会儿我们两人一起攻击,耗死他。”

  说完,胡茬男又朝陈书封扑了过去,一旁的老二回过神后,也是迅速的跟上胡茬男的脚步。

  胡茬男还是挥出了他引以为傲的拳头,拳头力量很足,还带有轻微的气爆声音。

  陈书封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体内真气汇于右手臂处,右手臂正好是夜芹毒源,两种力量集合在一起,只感觉整只手臂都要炸了。

  砰!

  拳头与拳头的对轰。

  胡茬男身子倒飞了出去,半空中还喷了口血出来。

  陈书封则是因手臂力量的大部分宣泄而舒了口气。

  胡茬男怕了,连他最为自豪的力量都无法抗衡这小子,那么他口中的钱袋更是想都别想。

  看来他之前说的是对的,既然敢带这么一大笔钱出门,肯定就有绝对的实力守住。

  妙妙站在陈书封面前,冲着两大汉嘶鸣不断,眼神凶悍,似乎只要他们再敢乱来的话,一定活生生的撕了他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