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怎么总是和我过不去。”柳嫣竹纤细小手指了指陈书封,面色带怒。

  陈书封道:“我并没有和你过不去,反而是你总在难为我,它不仅是我的猫宠,对我来说,更是无价之宝,你想买却没考虑过我想不想卖,各自站的角度不同,所以思考问题的结果也是不一样的,或许在你认为,你是天行门门主的女儿,身份尊贵,金口一开,我就无法拒绝,但站在我的角度,它对我有着不一样的意义,如果说,卖了它我会没命,那么拿我的命去换你一次金口开,我觉得并不划算。”

  柳嫣竹柳眉微蹙,“只是一只猫宠,有必要说的这么严重吗,没了它你还会没命?”

  陈书封低头看了眼温顺匍匐在自己怀里的妙妙正闭眼十分享受的舔舐着自己的手臂,说道:“或许吧!”

  “行,这事先不说,那早上我邀请你当我贴身侍卫,你为什么拒绝?”柳嫣竹转而说道。

  “我并不认为那对我来说有什么好处。”陈书封道,“而且,你也并非真心在找贴身侍卫,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你身边不缺人,有天行门这顶光环套在身上,就算你要找男人也不难。”

  “你…你才要找男人!”柳嫣竹俏脸微红。

  陈书封道:“只是个比喻。”

  柳嫣竹道:“那我现在再邀请你当我贴身侍卫。”

  “我只是个凡人,并不觉得有保护你的实力。”陈书封微微摇头。

  柳翰这时上前两步,“能够周旋于恶狼帮与秋家两派势力间并且毫发无损,说是凡人实在是过于自谦了。”

  “顶多自保,如果要我保护她人,我就不敢保证了。”陈书封道。

  “恶狼帮和我们天行门是死对头,我们与秋家也是老死不相往来,聪明人应该明白,得罪了他们,在我们天行门是最安全的。”柳翰道。

  柳嫣竹接着道:“而且,你既然清楚我找贴身侍卫不是真的来保护我,所以,你在我们天行门也是可以干别的。”

  “我现在成了恶狼帮和秋家的必除之人,常人对我都是唯恐不及,生怕惹上麻烦,你们虽然本身与他们交集不深,或者另有冤仇,但对我,应该也是能避之则避之吧?”

  柳翰气势逼人,“你就说,答应还是不答应。”

  陈书封道:“答应。”

  眼下他的确无路可走,柳翰他们邀请自己,不管出于何种目的,对自己来说,也是加了一层活下去的保障,没必要拒绝。

  柳翰一笑,“和爽快人说话就是爽快。”

  陈书封面色却是忽然一凝,他感觉到,自手臂往下丹田处缓缓流涌的热流,正在迅速侵蚀着体内的真气,这是夜芹毒发作的前兆。

  不妙。

  他赶紧朝柳翰道:“不知附近哪儿有客栈,我想先找间房休息会儿。”

  柳嫣竹莞尔一笑,“不如一起上去喝杯茶?”

  “不了。”陈书封拒绝,“还是先找客栈。”

  柳嫣竹脸色顿时很难看,又被拒绝了。

  柳翰倒是没见怪,指了指前边,道:“往前五百米左拐,进客栈后报我柳翰的名字。”

  “多谢。”陈书封拱手,随后快步朝前走去。

  看着陈书封疾步而行的身影,柳嫣竹牙齿咬的咯吱咯吱响,“真是不识抬举。”

  “也别怪他,我刚用灵识观察了一下,他体内气息突然变得很紊乱,想必是要找客栈好好调理一番。”

  “气息突然紊乱?怎么会这样?”柳嫣竹脸色稍微好转。

  “这我就不清楚了,另外,他说他那猫宠是他的命,其实也不过分。”柳翰道。

  柳嫣竹微怔,“真是他的命?”

  “恶狼帮与秋家正在全镇搜捕他,原因是,他杀了恶狼帮两名重要帮众,以及秋家大少秋林,全部是被斩断头颅而死,手段残忍,不过,这些并非出自他手,而是他的猫宠干的。”

  “那只猫怎么那么强?秋林可是筑灵境巅峰修士啊!”

  “当然可以那么强。”柳翰微微一笑。

  “什么意思?”柳嫣竹道。

  X¤最☆(新章T7节:上酷…匠网.:

  ……

  陈书封脚步飞快,果真在柳翰所说的地方找到了一间客栈,他的脸色在一瞬间变得苍白无比,进到客栈后直接要了一间房,却没有报柳翰的名字,柳翰只是稍微客气下,他也不想欠人人情,这块地段是在天行门附近,客栈肯定与天行门有关,报了柳翰名号,指不定会免去房钱。

  进入房间,陈书封赶忙放下妙妙,扑倒在床,此时他的身体已经虚弱到了极点,满头冒汗。

  妙妙意识到陈书封身体的变化,在一旁焦急的叫着,陈书封根本没空搭理它,迅速从包裹里掏出一根凝心草,握在手心,以手掌温度炼化凝心草,半柱香后,陈书封身体不断颤栗,黑色毒气已经完全包裹住了他,他双手发颤,目光涣散,缓慢的将凝心草放入嘴中。

  凝心草入口清凉,与夜芹毒交融汇合。

  手臂处夜芹毒有了凝心草的至阴气息后,迅速安宁下来,重新汇入毒源,而剩余的凝心草药效则是快速修复因毒液破坏的碎裂的丹田。

  傍晚,陈书封悠悠醒来。

  毒气已经再次全部聚集在右手臂上,妙妙趴在脑边,舔舐手臂处溢出来的血液。

  陈书封身子一动不动,他心里想着,妙妙或许可以抑制住夜芹毒,但只是将发作时间往后拖延,真要完全将毒液排出体内或许不太可能,妙妙在帮助自己,也不清楚下一次毒症发作会在什么时候。

  时间已经不早,一人一兽大半天没有进食,肚子里咕咕叫个不停,陈书封活动了四肢,全身虽然酸软无力,但好在这一次发作已经安然度过了。

  陈书封下床喝了口水,抱起妙妙,背起包裹,这才下楼。

  客栈对面就有饭馆,陈书封向来对食物没有什么要求,以往生活在深山老林,吃着野草兽肉,只要可以填饱肚子,什么都行。

  现在的陈书封相对来说比起一般人要有钱的多,身上揣着十万金币,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镇内寻常一家子一年下来的收入也才不到六千金币,平均下来一天消费几个金币而已。

  陈书封知道妙妙喜欢吃肉,一人一兽一顿饭下来,花了近百金币,陈书封对食物没有要求,同样对金币没有任何概念,随意的吃了顿饭,便让人感觉到了奢侈的味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