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雅阁是蛮山镇最有名的茶馆,包厢独立,生意火爆,虽然坐落在镇东边际,但更显得清静幽雅,许多人慕名而来,喝上一杯匡山茶,神清气爽。

  这里并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进来的,茶馆有两楼,一楼大厅,二楼包厢,每个包厢都是一些家族或帮门特定的,清雅阁建立三年来,没人敢闹事,而这茶馆的背景,虽然传闻厉害,但从未有人真正的探过深浅,谁也无法小觑。

  此时包厢二楼靠窗的一间豪华包厢内,一对少男少女正坐在窗边,开着窗,望着街道上并不多的行人。

  这是蛮山镇天行门的专属包厢,包厢内,赫然是天行门门主的儿子和女儿。

  柳嫣竹依然是那么的美丽动人,一双大眼睛透着光亮,单手拖着尖挺的下巴,另一只手捏着紫色裙摆的一角,柳翰则是看着自己的妹妹,神色间透着一丝无奈。

  “动静搞的有点大,现在父亲想不知道都不行了,你得赶紧想想办法,那些被你以贴身侍卫找来的人,该怎么处理。”

  “你想办法。”柳嫣竹撅唇道。

  “怎么我想办法?这是你搞出来的事。”

  “你是我哥。”柳嫣竹一说完,柳翰就更无奈了,摊手道:“总不能让他们打道回府吧,那我们天行门在外的名声会臭的一塌糊涂。”

  “那我不管,你负责想办法。”柳嫣竹道,“实在不行,就真让他们做我的侍卫得了,哪有什么大不了的。”

  柳翰叹气道:“宁缺毋滥,这些人没有经过门里的考验,乌合之众,其中还有一些凡人,只怕真到出事的那个时候,不是他们保护你,而是你保护他们了吧?”

  “那就看看门里哪里缺人,或者直接纳入天行门弟子。”

  “你就别胡闹了,如果我们天行门真要招收弟子,岂会是他们这些货色?简直是参差不齐,没有一个是符合标准的,在门里,哪怕一个门童也必须是筑灵境修士。”

  柳翰看了看沉默的柳嫣竹,悠然一笑,“还在为那小子在大庭广众之下拒绝你的事郁闷?”

  “我在想,我是不是真的做错了。”柳嫣竹轻声道。

  “呦,我妹妹还会反省了?”柳翰笑道。

  “你什么意思?”柳嫣竹瞪向柳翰。

  柳翰面色忽地一沉,“要不我去把他抓来?”

  “没必要。”柳嫣竹道。

  “我以为,这个世上会拒绝你的男人还没出现呢!”柳翰打趣道。

  柳嫣竹道:“别把他说的那么特殊。”

  “好了,现在我们继续讨论楼底下这些人该怎么办吧?我好奇的是,你是怎么想到这招的?”

  “唬头,小时候你教我的,我有权利,我抛橄榄枝,除了那个男的,没人会不接受。”柳嫣竹冷静的说道。

  “你只记住了次要的,主要的是,你制造唬头,抛橄榄枝,到头来应该是你得利,而不是现在这般苦恼的样子。”柳翰道,“我想,你并不是做事不考虑后果的,这些人,你应该知道怎么处置吧?”

  酷☆,匠网z唯$%一正j,版,Ag其他都:O是1c盗版

  柳嫣竹没说话,目光却是投向楼下街道尽头处缓慢走来的那一道人影身上,缓缓道:“哥,你看那人是不是早上那个小子?”

  柳翰顺着柳嫣竹的目光看去,轻轻一笑,“我已经调查了,这人并不是本镇人,而且得罪了恶狼帮和秋家两大势力,目前看来,似乎很落魄。”

  “他一人,能把他们两大势力一起给得罪了?”柳嫣竹说道,“这也需要实力。”

  “能看出,这小子在你心上打了一个结,从小没被拒绝过的大小姐,此时心里一定充满了愤怒。”

  柳嫣竹厌恶道:“别一副十分了解我的样子。”

  柳翰呵呵一笑,“难道说错了吗?”

  陈书封现在的确十分落魄,没有强劲的实力,面对恶狼帮他们的追击,只有抱头鼠窜,他想起师父名震大陆的事迹,但却无法想象,那么一个强者为何会选择在白眉山度过余生。

  如今只有妙妙寸步不离,它趴在陈书封怀里,依然舔舐着他的右手毒臂。

  街道一边的一间茶馆十分显眼,装潢豪华,在这条人烟稀少的街上有点格格不入,陈书封正好奇的往里看了眼,便见一男一女走了出来,面无表情,神情冷淡。

  陈书封脚步一顿,他已经认出了这两人是谁,他与两人在大早上的时候就见过一面,只是双方间似乎并不愉快,看架势,好像就是冲着自己来的。

  陈书封没有多看,挪开视线就要往前继续走,柳嫣竹却是身子一闪,来到陈书封面前,清冷的说道:“你哪儿也去不了。”

  “有事吗?”陈书封问道。

  柳翰缓慢靠近,道:“我认为,你该因为早上的事向我妹妹道歉。”

  陈书封还没说话呢,柳嫣竹就朝柳翰道:“闭嘴。”

  柳翰目瞪口呆,我这是在帮你说话好不好,能不能分清好坏啊!

  陈书封更是奇怪的看了柳嫣竹一眼,虽然是有小公主的脾气,但心地或许是善良的,这么近距离的和她接触,使陈书封清楚的看清了柳嫣竹的面貌,貌如仙人,心依已经够漂亮了,但柳嫣竹似乎要更加的亮丽一些,毕竟,心依有许多事需要自己操心,落入凡尘,而这柳嫣竹,显然还在云端,恍如雪山白莲,只可远观不可亵渎。

  柳嫣竹身上散着清香,肌肤似雪,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透着轻灵,瞪向柳翰的时候,也是非常可爱。

  “我想买你的这只猫宠。”柳嫣竹忽然说道。

  陈书封微怔,买宴灵猫?宴灵猫是十大邪兽之首,你出得起这个价吗?

  大小姐终归是大小姐,说话的语气中带有一股命令的味道,她不懂得与人商量,更没有被人拒绝的习惯,只认为,她这么说了,对方就应该这么做。

  陈书封没有讨好柳嫣竹的意思,更何况宴灵猫是无价之宝,尤其是眼下它似乎对自己的夜芹毒有压制的作用,就仿佛自己的命,哪有说给就给的。

  “不卖。”陈书封抚了抚妙妙的脑袋,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