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处尘烟飞起,真气能量席卷,赤狼和梅统领加入战圈后,战况更为激烈。

  他们两人都是通灵境修士,而他们联手对付的,只是一个筑灵境修为的武者而已,这要是传到外界,肯定没人愿意相信。

  “小子,今天我就要活剐了你!”赤狼沉声喝道,身子急掠而出,奔向陈书封。

  妙妙一直守候在陈书封身边,它已经完全形成暴怒状态,身形变大,足有半个人那么高,它每次身子闪动时,周边都会出现数道红光,妙妙速度很快,在陈书封面对身前敌手时,背后便交给它。

  “喵!”

  妙妙冲着金毛犬长鸣一声。

  金毛犬颤了颤身子,靠近过来,猛地斥地而起,撞向一名帮众。

  陈书封开始苦恼,修罗拳第一式破风,威力自然不用说,但眼下对方人数实在太多,而且刚刚领悟破风之力,根本没想到,每挥出一拳会消耗这么大的真气能量,怕是要不了多久,他就会油灯枯竭。

  心依使用的武器是一柄紫月弯弧刃,紫月刃在每时每刻都闪着紫色光芒,这个时候,她一咬牙,便朝陈书封方向冲了过去。

  修罗,破风!

  陈书封脸色有些惨白,一拳破风,狂风乍起,身前数人被轰飞在地,陈书封也因后继无力,头脑发昏了起来。

  与此同时,赤狼一抹灵识迅速扫来,强行制住陈书封。

  通灵境修士的灵识十分强大,筑灵境突破通灵境,强化的便是灵识本身,灵识外放,可以观察数十里范围内的景象,同时可以控制修士灵识,更甚者直接剥离这修士的灵识,使其一命呜呼。

  陈书封灵识被控,挣扎无果,体内真气在迅速流失,他的身子越发虚弱了起来。

  轰!

  突然他体内一声闷响。

  右手臂夜芹毒范围,一缕黑色毒气蔓延,很快便与赤狼的灵识纠缠在一起。

  这一刻,仿若毒气就是陈书封的灵识,而他正操控灵识与赤狼灵识进行比较。

  夜芹之毒源源不断,没一会儿,就把赤狼的灵识消磨一空。

  不远处,赤狼面露惊骇,嘴角溢出鲜血也不管,“你只是筑灵境的修为,为什么可以攻击我的灵识!不可能!”

  “可不可能,你刚才不是见识过了吗?”陈书封虚弱的往后退了一步,倚靠在墙边。

  其实陈书封自己心里也搞不明白,不过清楚的一点是,又是夜芹之毒救了他。

  自从白眉山离开,让人万念俱灰的夜芹之毒居然三番两次救下陈书封,这让陈书封开始动摇解毒的决心。

  很有可能,因祸得福。

  心依到陈书封身边,关切道:“还好吗?”

  酷3¤匠rB网永s久¤s免s费5(看J小说f

  陈书封投去感激的神色,说道:“很好。”

  “别勉强了,站我身边来,他们暂时不敢向我下手,你就跟在我背后。”

  陈书封已经没了逞强的力气了,点点头,便抱起脚边的妙妙,同时防备四周凶悍的人们。

  心依和陈书封背靠背,身体接触的那一瞬间,她娇躯微颤,有些尴尬,不过眼下明显不是想那些的时候,整理思绪,不知从何处掏出了一块竹简。

  她将竹简捏碎,被捏碎的竹简中,瞬间往外冒出一团雾气,雾气内真气蓬勃,陈书封仅是呼吸了几口,就感觉自己精神了不少。

  雾气消散,在两人两兽身周,出现一层若隐若现的阵法光圈,阵法外的人往里看,可以见到上面不时掠过道道雷芒,雷芒刺痛双眼,但是又由不得他们挪开视线,于是在这个阵法出现后的五个呼吸间,数十人捂着眼睛栽倒在地,痛嚎不断。

  阵法内,陈书封惊异道:“这是阵法吗?”

  “是,这是我保留在身上差不多有一年时间的一个阵法,之前没有机会用,一直留到现在。”

  “谢谢你,为了我,浪费了你一个阵法。”

  “这种阵法并不足为奇,只要我想要,可以要来一大把,没关系。”心依莞尔一笑。

  陈书封却是笑不出来,他道:“怎么离开?”

  “阵法已经在这布置了,没法移动,只能等援兵。”心依说道。

  “为什么要大费周折的救我?你知道的,对你没好处,并且还会给你带去麻烦。”陈书封看向心依。

  心依目光闪烁,“因为你真的像我的弟弟。”

  陈书封沉默。

  心依又道:“我原本说了帮你处理秋林的尸体,不过最后还是被他们发现,这是我的责任,所以我必须来救你。”

  “人是我杀的,你不必自责。”

  “我让人去处理尸体,那人大哥是恶狼帮的,恶狼帮死了两个人,死状和秋林一模一样,所以他立马告诉了赤狼,恶狼帮的人知道秋林死在我们拍卖行,再想隐瞒真相显然不可能,秋家人很快就得知了消息,然后开始大肆搜索你的踪迹,我一时着急,去客栈找你,没发现你人,却把秋家人引了过来,他们知道这事与我有牵连,然后询问客栈老板,知道我带去开房间的是一人一猫,不是本镇人,确定了搜索目标后,便开始大规模的寻找你的踪迹,才有这档子事发生,整件事情,都是我的疏忽。”心依又解释道。

  “真的,从头至尾我都很感谢你,你别想太多了。”陈书封不知道怎么说,只想将责任揽在自己身上,人是他杀的,却让心依感到莫大的愧疚,陈书封很纠结。

  “此事过后,恶狼帮会多出许多的瞎子。”心依没再这话题上继续说下去,而是看向阵法之外,那些因注视阵法而刺痛双眼的人越来越多。

  陈书封道:“阵法之奇,在大道之上,布阵之人,向来是上天的宠儿,阵法一道千千万,沟壑无数,这阵,能以天地为眼,山河为枢纽,随地布置,就可以看出这个阵法很高级,对付一些普通人和筑灵境修士,绰绰有余。”

  心依转头欣赏道:“没想到你还对阵法有过研究?”

  “以前和师父师兄在白眉山,师父房间书架藏书千百本,读了不少,只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稍微了解过阵法的冰山一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曾经是个画家说:

昨今两天没状态,明天四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