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我不卖还不行吗?”陈书封脸上没有表情浮动,十分冷静。

  “不行。”秋林笑着摇摇头。

  陈书封道:“那我还是不卖。”

  在心依眼里,陈书封只是一个普通人,但他有一份常人所不及的固执,不免有些侧目。

  秋林身子忽地一下站起,空气凝固,会议室的温度陡然下降。

  心依阻止道:“秋林,你要考虑后果。”

  “后果我很清楚,我完全可以轻易遮掩此事,何必在意?”秋林撇撇嘴,道。

  “如果我不卖,你还能杀我灭口?”陈书封问道。

  秋林道:“这主意不错。”

  心依护在陈书封身前,说道:“我这次一定保他,你觉得,你会是我们两人的对手?”

  “如果我没说错的话,陈书封只不过是个凡人,对吧?我只要一根手指头,就能灭了他。”秋林狂傲道。

  “对不起。”陈书封轻轻推开身前的心依,然后朝秋林走去,“让你失望了。”

  &;酷匠a网Q.永T久^免/,费@C看小uP说n

  他猛然轰出一拳,拳头之上裹挟着一层层黑色血毒,真气荡漾而出,只在那么瞬间,便喷涌而出。

  心依和秋林都是大惊失色。

  “筑灵境!”

  两人都没想到,平常看起来没有一丝真气波动的陈书封,原来隐藏的这么深。

  秋林震惊过后,便要阻挡陈书封近身后的突然攻击。

  旁侧,宴灵猫见到陈书封出手,三角蓝色眼睛中,闪过兴奋,然后倏尔跃起,两眼顿时红光暴现,身体绒毛直立,一声猫鸣尖锐刺耳,直接扑向秋林。

  面对一人一猫的同时攻击,秋林顾左顾不到右,一小刻的思考后,他选择格挡陈书封的攻击,毕竟一只猫,在他看来,没有任何的攻击力,只需自己空余一些真气稍作反击即刻斩杀于它。

  秋林格挡,抵挡下了陈书封的攻击,然而,那一抹血毒却是染上了秋林的胳膊处,秋林面色顿时变得紫青,呼吸加重,体内气息紊乱不堪,他顿时明白,陈书封最主要的攻击不在拳头,而在与拳头一起攻来的毒气。

  秋林是筑灵境巅峰的修士,可以说,在筑灵境内少逢敌手。

  那一缕夜芹毒气汇入秋林手臂后,立马窜生游走,秋林不断后退,控制体内真气进行抵挡毒气的蔓延,然而,夜芹之毒何其霸道?岂能是他稍作处理就能控制的住的?

  一旁,宴灵猫嘶鸣一声,迅速靠近。

  秋林无暇顾及,便踏出一脚,准备将宴灵猫踢飞。

  陈书封嘴角微微上浮。

  任何看轻宴灵猫的人,后果都十分惨重。

  秋林已经对陈书封有了杀意,所以,陈书封根本没有一丝手下留情的意思。

  宴灵猫在见到秋林踢出一脚后,直接前爪一抓,然后借力一跳,红眼芒光冽人,通体煞气不断涌出,瞬间便跃到秋林的头颅之上。

  这个时候,秋林才感觉到了恐惧。

  不!

  这只是一只猫,怎么会这么厉害。

  喵!

  宴灵猫红着眼不断厉鸣出声,紧随其后,便听到‘咔嚓’一声,一个圆形物体滚落在地。

  “啊!”

  心依捂嘴尖叫。

  死了。

  秋林就这么死了。

  杀死他的不是陈书封,竟然是他的猫宠,它直接拧断了秋林的脑袋,断头而亡。

  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陈书封回头道:“不好意思,妙妙有点血腥了,它喜欢血。”

  十大邪兽为首的宴灵猫,说它喜欢血,一点也不错。

  宴灵猫再次落地后,陈书封赶忙把它抱进怀里,感受到是陈书封的气息后,宴灵猫才安宁下来,两眼缓缓变蓝,在陈书封的怀中紧缩成一团,探出舌头,轻轻舔舐着他的右手臂。

  心依俏脸苍白,说道:“它…它怎么……”

  原本心依以为,自己的金毛犬已经够厉害的了,但是眼下一见,与陈书封的猫宠相比,简直不在一个层面上!而此时的金毛犬,正缩在墙角,瑟瑟发抖呢!

  “妙妙只能对付筑灵境以内的修士,通灵境修士就不行了。”陈书封解释道。

  他不解释还好,一解释,心依更吃惊了。

  她与秋林共事多年,知道秋林的实力,秋林在筑灵境是真气圆满,只要寻得一个契机便能轻易突破,可以说,与通灵境只有一线之隔。

  然而,面对妙妙,却是毫无还手之力。

  也就是说,妙妙几乎在筑灵境内无敌!

  世上有这种宠物吗?

  便是武兽,大多数也不及这么厉害吧?

  “妙妙它……”

  心依还没说完,陈书封就道:“我知道你想问妙妙是什么兽类,以及它的来历,我只能告诉你,这是个秘密,或许以后有机会,我会告诉你。”

  “好吧!”既然陈书封不愿说,心依也不勉强,“不过,你把我们拍卖行的一个负责人杀了,这是件麻烦事。”

  “把你牵连进来了。”陈书封致歉道。

  “我不会有事。”心依道。

  “我会承认,这人是我杀的。”陈书封微微一笑。

  “但你这样做会给自己带来无尽的麻烦。”心依担忧道。

  “妙妙出手我就知道这人逃不了一死,既然杀了,也就没必要藏着掖着,早晚也会昭之于世。”

  心依不由的震惊陈书封的豁达,只是眼下两人相交不深,暂时也没必要为他,抛出自己的身份背景,只好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

  宴灵猫趴在陈书封怀里,似乎意识到自己给陈书封制造了困扰,有些不好意思的往他怀里钻,陈书封看着尤为喜爱。

  “妙妙很通灵性。”心依苦笑道。

  “它救过我。”陈书封道。

  “这倒是让我有点意外。”心依到陈书封面前,看着他眼睛,说道,“弟弟,秋林背景不简单,虽然我用我的实力可以帮助到你,但是我们家族,也会受到伤害,所以……”

  陈书封道:“我知道,没关系,而且我还得谢谢你,你已经帮我很多了。”

  心依舒心一笑:“你可以选择离开蛮山镇,我能帮你拖延三天的时间,这三天,你远走高飞,任秋家再怎么神通广大,也无计可施。”

  陈书封道:“不,我会面对,这蛮山镇是我的第一道港站,我还不想留有遗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