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见我朋友自然没有问题,不过,如果你有其他小心思的话,我介意你还是早点打消了。”

  心依态度很坚决,霜寒的目光看得秋林直发颤。

  秋林摆手笑道:“多大点事,不管我怎么做,都是为了拍卖行嘛!”

  “秋林,还要我再警告你一次吗?”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秋林说完走到房间角落。

  行长留着一缕白羊须,他捋了捋胡须,看向心依,说道:“心依,我明白你的意思,这凝心草着实珍贵,我们拍卖行对客户身份都是绝对保密,但是在自己内部,这些倒是不用在意,毕竟在这之前,比凝心草还要珍贵的东西我们也见过,心依,我只想问下,你那朋友,在哪一层修为?”

  行长话声一落,房间里的其他人都竖起了耳朵。

  心依柳眉微蹙,据她感应,陈书封身上毫无武者气息,很可能,只是一个普通人,但房间里的这些人可都是虎豹豺狼啊,如果让他们知道对方不是一名武者,表面上肯定唯唯诺诺,背地里一定少不了向陈书封下手。

  “很强,通灵境实力以上。”心依底气不足的说道。

  秋林哈哈一笑,道:“心依,你撒谎的时候,脸上可写的一清二楚呢,你就放心吧,我们又不是什么坏人。”

  只是,在当他说这话时,两眼精光大绽。

  心依惴惴不安,离开房间到了会议室,此时会议室内,陈书封正和他的猫宠玩的正欢,让她没想到的是,金毛犬妹妹也在一边,就卧在陈书封脚下。

  陈书封转头诧异道:“拍卖会就结束了吗?”

  “当然没有,我只是过来看看你。”心依笑道,“妹妹什么时候来的呀,妙妙没再发火吗?”

  陈书封揉揉宴灵猫脑袋,说道:“它可是很友好的。”

  “小弟弟,要不现在我带你去附近客栈吧,先帮你找到住处了,然后等凝心草售卖完后,你再把钱还我。”

  “没事,我可以再等等,你去忙你的吧,我一人没关系。”陈书封浑然不觉心依的表情变化。

  这时,会议室的门再次被人打开,进来的赫然是拍卖行另一个负责人秋林。

  “就是,心依,朋友愿意在我们行里是看得起我们,你怎么能把人往外赶呢?这要是让行长知道啊,少不了一顿说你。”

  秋林走向陈书封,笑意满满,伸手道:“你好,我叫秋林,拍卖行负责人,也是心依的好朋友,很高兴认识你。”

  陈书封狐疑的看了看两人,和秋林浅浅的握了下手,道:“你好,陈书封。”

  心依走到两人间,面向秋林,喝道:“秋林,你想干什么?”

  “那么紧张干嘛,我还能吃了他啊?”秋林不以为意。

  陈书封听出味来了,这两人可能不对付,而心依对秋林接近自己更加反感,具体里面什么情况他还不清楚,但隐约看出,这秋林不是什么好货色,连与心依这样的大美人说话都这么不客气,肯定不是好人。

  心依回头拉起陈书封的手,说道:“跟我走。”

  陈书封一时失神,被心依拉着,心猿意马,心依的手很小,很滑,陈书封忍不住又稍微握紧了一点。

  秋林却是挡在两人前边,说道:“这么早就走干嘛,拍卖会还没结束呢!”

  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陈书封的包裹之上。

  陈书封顿时了然于心,这小子肯定是见财起意,想要吞夺自己的凝心草。

  想的倒是挺美,没了凝心草,我连活下去都成问题,能被你给拿去?那不是要我的命嘛!

  空气中似乎飘荡着一股火药味,宴灵猫绒毛竖起,一下子跃到陈书封身前,猫首微抬,冷冷的望向秋林。

  秋林嗤笑一声,看了陈书封一眼,道:“这是你的猫吧,挺可爱,怪不得心依对你刮目相看,她可是很喜欢小宠的,不过,你家猫怎么对我有这么深的敌意啊,怕生吗?”

  秋林蹲下身子,准备伸手去抚摸宴灵猫的脑袋,猝不及防下,被它咬住手指。

  “啊!你这该死的猫!靠,放开!”

  秋林大惊失色,好不容易抽回手,却已经鲜血淋淋。

  陈书封尴尬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家猫的确认生。”

  宴灵猫眼下虽然还是幼雏,但是已有筑灵境修士无法抗衡的实力,它猛地向秋林攻击,秋林毫无防备,绝无反应过来的机会。

  心依在一旁掩嘴轻笑,眼看秋林受挫,她心里一个劲的乐。

  秋林脸色很难看,心情很不好,他再不装出一副彬彬有礼的模样,直接开门见山:“陈书封,你包裹里应该还有不少的凝心草吧,我家长辈有急用,很需要这东西,一株一千金币,你有多少我买多少。”

  陈书封神情一滞。

  你家有急用?

  一株一千金币?

  有多少买多少?

  他不由的冷笑几声。

  这些凝心草都是我的命,没了它,我明天就得死,听你口气,似乎我不卖都不行。

  强买强卖?

  但你好歹也把价钱开的公道点啊,人家心依都说了,一株至少在五万金币以上,你居然一千金币就想买?怎么不去抢啊!

  或许在秋林眼中,他的确有了抢的想法。

  一旁,心依面色难看,说道:“秋林,注意你的言辞,这是天下拍卖行,不是你家,如果我们拍卖行本身就对客户强买强卖,那我们拍卖行的信誉该放到哪儿去?”

  秋林左右环顾一番,说道:“这不没人看到嘛,没关系。”

  “你……”心依气愤道。

  陈书封也道:“不卖。”

  秋林阴险笑道:“你可要考虑清楚哦!”

  更$b新W最J快m上酷匠b网u~

  “我说了,不卖,还要我再说一遍吗?”

  陈书封冷眼说道。

  你想买就必须要买到吗?

  拍卖行的负责人而已,他根本不惧,或者说,陈书封自小就没有‘畏惧’这根神经。

  秋林笑了笑,在一边坐下,说道:“很简单,如果你现在答应我,还能得到一笔钱财,但是如果你硬要和我对着干,你不但走不出天下拍卖行,而且一分钱也得到,利益得失,自己想想吧!哦对了,心依也保不住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曾经是个画家说:

  兄弟姐妹们赏脸点击进来是我的荣幸,非常感谢,恳求恶魔果实来一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