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拍卖行是蛮山镇灵殿的附属势力,坐落在东边,正好与天行门相反,两方势力呈水火之势。

  后来心依相告,那天去天行门外便是准备趁着柳嫣竹风光的时候捣点乱的,不过在见到陈书封拒绝柳嫣竹并且使其颜面尽失时,就把目标转移到了他的身上,然后巧合下,才发现了他包里的凝心草。

  陈书封跟随心依赶到天下拍卖行后,直接被领进了一间豪华会议室。

  “小弟弟,凝心草能拿出来给我看看吗?”两人一路下来聊了不少,心依更是不断的调侃,好像调侃陈书封她很高兴似的。

  陈书封涨红了脸也没说出什么,只好掏出了凝心草,递给了心依。

  心依美目泛光,坐下来细细观赏。

  凝心草的六片叶子各有乾坤,单是将一株凝心草摘出六片叶子分别售卖也会有个很好的价钱,而整珠变卖的,价值连城,只因为这凝心草太过吸引人了,每人都会遇到生死关头之际,那一刻,你服下凝心草,便能立刻满血复活,这是一张底牌,外界人还称它为生命草,名副其实。

  “辨真假吗?”陈书封看着心依精致的五官,心里怦怦乱跳。

  “当然不是,我还能不相信弟弟你吗,而且在你没拿出来时,我就已经猜到了你有凝心草,只是我在拍卖行待了这么些年,也是极少见过凝心草,实在是稀奇的很,倒是这些凝心草,小弟弟你是从哪儿来的啊?”

  “白眉山。”陈书封如实说道。

  “白眉山在哪儿?”心依眨了眨美丽的大眼睛,狐疑问道。

  “所以就算我告诉你也枉然啊,你又不知道。”陈书封笑了笑,说道。

  “好哇,你调戏姐姐。”

  陈书封脸立即红了,不敢看心依,“不是,没有。”

  心依趁陈书封不注意,在他脸上捏了一把,说道:“哎呀,你这样子好可爱。”

  陈书封的脸又涨红了。

  “你的包裹里,应该还有许多这种凝心草吧?”

  “对,不过我只拍卖一株。”陈书封点头说道。

  “任何修士都能为了一株凝心草争抢到头破血流,怀璧其罪,你懂吗?”心依俏脸忽然一正。

  ?`酷c匠网G唯一:正($版,其d他}都是#盗版。h

  陈书封沉默了一会儿,良久才道:“如果我说,没有这凝心草,我就活不了,你信吗?”

  心依美目中闪过一丝诧异,面色微变,“凝心草最主要的功效是增强修士的心神,莫非,你心神俱灭了?”

  “那倒没有。”

  “那就好,行了,多余的我也不问了,这株凝心草我一会儿放到柜里去,一炷香后会有一场拍卖,到时候直接上场竞价,你也就不愁身上没钱了。”

  “谢谢。”陈书封诚心致谢道。

  心依上身往前倾,扑过来摸了摸陈书封的脸颊,“小弟弟真客气。”

  陈书封的脸唰的一下又红了。

  这时,会议室门开了,一只膝盖般高的金毛犬走了进来。

  心依一见,脸上瞬间浮现起一抹欣喜,抚了抚金毛犬的脖颈,说道:“这是我的狗宠,叫妹妹,妹妹,那是妙妙哦,过去认识一下。”

  妹妹?

  陈书封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了几下。

  “它是我两年前在镇外蛮山河下游捡回来的,已经被遗弃了,我就把它带回来养,没想到,它在拍卖行里还帮了我不少的忙。”心依继续介绍道,脸上竟流淌着母性的关爱。

  “它还能帮到你什么忙?”陈书封一边看着心依脸上另样的神情,一边说道。

  “帮的忙可多了,它一来可以保护我,一般的筑灵境修士都不是它对手,而且,它还能鉴别大多数宝物的真假,给我们拍卖行省了不少麻烦。”

  陈书封心惊,“这么厉害?”

  “厉害吧!”心依自豪道。

  金毛犬进屋后,宴灵猫就感到了危机,它浑身茸毛竖起,喵声低沉,两只眼睛已经渐渐浮现起了红色。

  “这……”心依见状大惊不已。

  陈书封还不想让人知道这是宴灵猫的事实,所以极力控制它的情绪,不让它暴走。

  好不容易安抚好宴灵猫后,心依也是恰时的把金毛犬领出屋去了。

  “小弟弟,那你先在这儿坐着,我去把凝心草放进柜里,一会儿售卖完后给你钱。”

  陈书封点头后,心依就走了。

  她直接走进守卫最为森严的一间黑屋,把凝心草放入压轴柜台里,同时向屋内几位其他拍卖行员工道:“临时做的决定,压轴宝贝换成这个。”

  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过来,还没靠近,直接就道:“不行,压轴宝贝的主人是我朋友,而且那可是失传了百年的身法武法,压轴很有分量,不能胡来。”

  “秋林,麻烦你看清了我带来的东西再下结论。”此时此刻的心依完全不是在陈书封面前所表露出来的那么一副模样,这个时候的她才是认真的,雷厉风行,语气毋庸置疑。

  秋林走近一看,瞳孔猛地一缩,不可置信道:“凝心草?”

  这一声立马吸引了其余人的注意,纷纷围了过来。

  “那么你现在觉得,压轴可以换一换吗?”心依冷声说道。

  秋林吃了苍蝇似的说不出话来,能换吗?当然能换,两样东西一比较,孰轻孰重他还是知道的。

  拍卖行行长走了过来,颤着手拿起凝心草,“宝贝,宝贝啊,心依,你是从哪儿得到这东西的?”

  “不是我的,是我一个朋友让我帮他给变卖了。”

  “暴殄天物。”秋林说道,“如果他缺钱,可以把这凝心草卖给我。”

  “五十万金币,你拿钱,这凝心草就给你了。”心依似笑非笑。

  秋林皱眉道:“就算是拿出去拍卖,也不见得有这么高的价吧?”

  “那可不见得。”

  行长道:“心依,只有这一株吗?”

  心依没回答。

  秋林道:“我猜肯定不止这一珠的,如果仅此一株,他肯定舍不得卖了,对了,你那朋友是谁,我认识吗?”

  “你没必要认识。”心依美目冰冷,看向秋林,“姓秋的,我可告诉你,你最好别打什么小算盘。”

  “见者有份嘛!”秋林无赖的耸耸肩,“待会儿你可要做中间人,介绍我们认识认识哦,说不定还能成为好朋友呢!当然,如果你不愿意也行,我好歹也是拍卖行的负责人,见一下客户还是很容易的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