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嫣竹是谁?她是蛮山镇最强势力天行门门主的女儿,天生就有一顶华贵的皇冠,璀璨,耀眼。

  陈书封呢?

  至少,暂时在蛮山镇这个地方,还没人知道他的名字,一个无名小卒,他就这么拒绝了柳嫣竹给出的香饽饽。

  傻吗?

  大家都觉得他挺傻的,很多人心中还萌生了暴揍他一顿的想法。

  不过,就现在的陈书封,也依然没觉得自己哪里说错了。

  他第一次来到这花花世界,还没搞懂在这个世界该如何生存。心里想什么,自然而然的就说了什么,和枯林一样,可以完全不惧老人家的威压,想到什么说什么,那时候,他完全可以选择将老人带出枯林,或许能够相安无事,但是他没选择这么做。

  整个场面的气氛似乎都凝固了起来。

  高台之上。

  柳嫣竹以气传音:“你这是拒绝我咯?”

  陈书封没说话,直接转身离开。

  他怀中的宴灵猫也是因为柳嫣竹的话音入耳而渐渐醒来,有些呆萌的四处张望,然后又乖巧的伏在陈书封右手臂下,轻轻舔舐起来。

  看着陈书封离开,人群中,顿时炸开了锅。

  “这人是谁啊,太不识抬举了。”

  “居然敢拒绝我的女神,我要杀了他!”

  “一看就是涉世未深的懵懂小子啊!”

  “拒绝了柳嫣竹,这小子在镇内寸步难行。”

  看着天边渐渐升起的太阳,陈书封心里愈发急躁了起来,或许要不了多久,他的毒症就会爆发,现在还没找到容身之所,总不能待在路边,给世人呈现自己饱受剧毒折磨的画面吧?

  他身无分文。

  陈书封坐在镇内西湖边上的亭子里,他几乎一夜未眠,低头趴在膝盖上,昏昏欲睡,直到鼻尖涌入一股清香,那是沼泽地里才会生长的水灵花香。

  “现在满城风雨,都在议论你刚才拒绝柳嫣竹的事情,你好歹是个名人了,怎么还愁眉苦脸?”

  声音如泉水叮咚,清脆悦耳,一席红衣飘入了陈书封的视线,那一缕水灵花香则是一直挑逗着他的嗅觉。

  陈书封抬头看了眼走来的红衣少女,微微为少女倾城的面容而吃了一惊,紧接着,他轻声说道:“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好,我刚来蛮山镇,更与那个柳嫣竹非亲非故,还没打过交道,据大家口中所说,能被柳家小姐赏识是我的福分,可是我却觉得,我根本无力享受。”

  “当然,也有人不会这么想,柳嫣竹这妮子已经在这些天造出了很大的势,你这么一闹,无疑和她一样,成了镇内的焦点人物,说你欲纵故擒,说你假装清高……”

  “那又如何?”陈书封打断道。

  “不错,我很喜欢你,对我胃口,我叫心依,能和你交个朋友吗?”红衣少女俏皮一笑,伸出了小手。

  陈书封纹丝不动,他道:“这世上,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搭讪示好,说吧,你有什么事?”

  心依在陈书封身边坐下,裙摆飘舞,时不时的露出她细嫩如玉般的小腿,心依的出现,西湖美景似乎都为之失色不少。

  “我是闻着凝心草的味道过来的。”心依靠近陈书封,吐气如兰,毫不隐瞒。

  “你怎么知道我有凝心草?”陈书封转头问道,这一转头,与心依的距离只在咫尺,心依雪白的脸蛋,毫无瑕疵,精致的五官,一双大眼还在陈书封身上上下打量着。

  饶是心依这等商场老手也不由的红了红脸,她缩了缩螓首,说道:“我是我们镇内天下拍卖行的总管,对任何宝贝都有先天的感应,这便是我们这一行,常说的对宝贝的灵敏嗅觉。”

  “你想要我的凝心草?”

  心依看了眼陈书封后背的包裹,说道:“自然,同时我了解到,你刚来蛮山,还未落脚,身无分文,连居住客栈的钱都没有,我想,眼前的这个机会,你应该不会放过。”

  心依话声刚落,便又有意无意的将上身靠向了陈书封,陈书封哪里经历过这种世面?顿时呼吸急促了起来,尤其是心依胸前的那两团稍微一触碰陈书封手臂时,陈书封立马面红耳赤。

  “哇,我现在才发现,你好可爱。”心依小手伸向陈书封下巴,轻轻捏着,而她的小指头,已经触上陈书封的嘴唇。

  陈书封一阵口干舌燥。

  “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心依挑逗道。

  “陈书封。”

  “很是诗情画意的一个名字,那么,就期待我们愉快的合作了?”心依两眼妖媚,红唇微起,让人恨不得好好的揉进怀里把玩一番。

  “一株凝心草多少钱?”陈书封这时说道。

  心依美目泛喜,莞尔一笑:“保守估计,在五万个金币左右,这是保守估计,具体的要根据客户对凝心草的价位定义来看了,不过你放心,绝对不少于这个数。”

  “卖了。”陈书封心动不已,五万金币不是笔小数目,眼下他的确需要钱财,不然真的寸步难行。

  p酷(匠网hF首3A发●?

  “卖多少?”

  陈书封看向心依,心依正目光火热的望着陈书封,陈书封急忙转移视线,说道:“一株。”

  “行。”心依起身,抚了抚红衣裙摆,动作优雅,她主动握住陈书封的手掌,道,“合作愉快,另外说一下,你的猫很特别,和你一样,很可爱。”

  见陈书封还木头似的坐在那一动不动,心依掩嘴轻笑:“我们现在可是合作关系哦,我去哪儿你就要跟到哪儿。”

  “哦。”陈书封这才抱起宴灵猫,与心依一起走向亭子外的马车,上了马车,心依绝口未提合作之事,倒是望向宴灵猫的神色中更加喜爱。

  “你的猫宠叫什么名字呢?”心依问道。

  叫什么名字?

  陈书封微怔,这个还真没想过。

  不过心依都这么问了,他当即垂头一想。

  与宴灵猫相识就像是老天注定一般,在枯林以及之后经历的一些事,因果循环,吃什么因长什么果,无非一个妙字。

  “妙。”陈书封下意识的说了一个字。

  心依撅嘴说道:“妙妙吗?真好听。”

  妙妙?

  陈书封嘴角也露出了笑容,的确挺好听的。

  怀中的宴灵猫似乎也挺认同这个名字,蓝色眼睛微微眯起,在陈书封怀里拱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