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繁星点缀。

  蛮山河旁,两道人影鬼鬼祟祟。

  “大哥小心,这家伙旁边有只灵兽。”

  “小点声,一只猫紧张个屁啊!”

  两人继续匍匐前行。

  蛮山河上游有座桥,但他们直接选择淌河而过,凝心草的诱惑太大,他们两眼发直。

  月光下,两柄利刃闪着寒光,渐渐朝陈书封靠近过去。

  河对面。

  宴灵猫似乎感应到了危险,猫首一立,全身兽毛竖起,两只眼睛突然间由蓝变红,彷如熊熊烈火。

  猫身在缓缓变大,河边慢慢游走上岸的两人身上,都有一股冽人的杀气,宴灵猫张开猫嘴,厉鸣一声,喵声嘶鸣很长,尖锐声直破云霄。

  两名大汉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纷纷警惕的望向宴灵猫。

  宴灵猫起身,站在陈书封熟睡的身子前边,与两人对峙。

  “大哥,这猫有古怪。”

  “再怎么,也不过是一只猫而已,你去解决了那猫,我去拿凝心草和他的那个包裹,记住,速战速决。”

  说完,领头大汉纵步一跃,便要绕过宴灵猫朝陈书封扑去。

  宴灵猫喵声突然变得低沉,四肢踮起,猛地跃上半空,血红双眼如炬,一只猫爪猛地拍了出来,三道白色厉光便朝领头大汉横劈过去。

  “靠!这是什么猫!”

  领头大汉大吃一惊,连忙止住前行的脚步,并在面对宴灵猫强悍的气场前,不敢轻举妄动。

  胖子这时说道:“大哥,还是一起先把这猫解决了吧!”

  他也没有信心能够一人独挡宴灵猫的攻击。

  两人都是筑灵境修士,一身真气盎然,熠熠生辉。

  宴灵猫的身子还在渐渐壮大,很快就有两个大汉齐膝的高度。

  忽然间,它咧开大嘴,怪叫一声,“咻”的一声便没了踪影,大汉们瞳孔紧缩,纷纷后退,然而,领头大汉刚要转身逃窜的时候,宴灵猫身子再次出现,自半空飞落而来。

  砰!

  宴灵猫扑在领头大汉的脑袋上,便见一道红光闪过,一颗滚圆的物体摔落在远处,声音清脆刺耳。

  胖子定眼一看,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此时领头大汉,已经成了一具无头尸,鲜血淋漓。

  他哇哇大叫,失魂落魄,匕首一扔,跳入了河中。

  宴灵猫眼中红光未散,此刻宛如催命一般,一步一步的接近蛮山河。

  胖子在水中憋气,实在憋不住了,猛地想到自己的队伍,立马从腰间掏出一只信号弹,然后浮出水面,单手一举,刚想投射信号弹,却见一道黑影闪过,直接斩断水面上的那只手,将其扔上了岸。

  “啊!”

  胖子痛嚎出声,同时懊悔不已,后悔自己的贪心,后悔自己的不自量力。

  能携带凝心草出门并且肆无忌惮的,能是普通人吗?

  便是这猫也不是普通的猫。

  他的一只胳膊已经被宴灵猫折断,现在正喷着血柱,整片蛮山河遍满鲜血,血腥味道弥漫在整片天空。

  很快,他就因失血过多,晕眩了过去。

  陈书封也因为胖子的痛叫声而醒转过来,当看到如此血腥的一幕时,登时反胃,一时说不出话来。

  宴灵猫一见陈书封醒来,两眼转而变蓝,自蛮山河对岸一跃跳了过来,乖顺的匍匐在他身边。

  陈书封心里闪过一丝惊异,看了眼眼前的惨状,问道:“都是你做的?”

  宴灵猫只用脑袋在陈书封大腿上不断的蹭着。

  陈书封见到散落在地的两把匕首,以及这两人的装束时,大概也猜到了缘故,他低下身子抚了抚宴灵猫的猫首,说道:“他们心生歹念,欲对我不利,所以你心生杀念,对他们痛下杀手了对吗?谢谢你。”

  宴灵猫得到赞赏似乎很是高兴,三角蓝眼眯成了一条缝,在陈书封蹲下身子时,它又将嘴凑了过来,在陈书封的黑血胳膊上舔舐个不停。

  “哈哈…痒。”

  陈书封大笑几声,躲避宴灵猫,宴灵猫一跳跃到陈书封的身子上,而他往后一翻栽倒在地,宴灵猫不断追逐,嬉闹起来。

  夜深,蛮山河边上,却不断传来阵阵嬉笑声。

  更新:☆最A快{上酷e~匠}网

  不远处,蛮山河中的一块礁石上,胖子醒了,他忍痛止血,全身痛的直打颤,望向对岸一人一兽的神色中,满是怨毒。

  他挣扎着爬到河对岸,趴在自己断下的胳膊上,用另一只手取下被断手五指紧扣的信号弹,猛地朝天按下机关。

  彭!

  天空闪过一道亮光,五彩缤纷。

  恶狼帮三字在遥遥天际停留许久才随风消散。

  这边,陈书封刚刚服软,准备让宴灵猫吸食自己的毒血,却听天空一声炸响,然后见到浮现出来的三个字,目光微凛,看向了河对面。

  宴灵猫猫身一颤,紧随而来的,是它身体内的煞气源源不断的喷涌而出。

  喵!

  催命声响起,宴灵猫猫身一跃,直接蹦到了蛮山河对岸。

  “哈哈,想我穷狼一世英名,到头来,居然和大哥一起,被一只猫给杀害。”

  胖子回天返照,冲天惨笑几声,不待宴灵猫靠近,便自爆丹田,一命呜呼。

  宴灵猫眼中血芒闪烁,猫身直立,夜空下,凶光浩瀚。

  陈书封赶到河边,喊道:“人死即安,不用再为难人家了。”

  宴灵猫忿忿的冲天嘶鸣几声,跃至陈书封脚边才安宁下来。

  “我们也该走了,他刚才放的大概是信号弹,想必要不了多久,这儿就会被他们的人给包围。”

  陈书封说完便朝蛮山镇的方向跑去,宴灵猫紧随其后,但速度却远远不及陈书封。

  “对付两个人类修士是不是有点累了?”

  陈书封停下身子抱起宴灵猫,却发现在宴灵猫的前脚上出现了一道近两公分的血痕。

  “你受伤了。”陈书封着急。立马从包裹中的衣裳上撕下一根布条,清理了宴灵猫脚上的血迹,这才稍作处理,用布条裹了起来。

  宴灵猫低声喵鸣,闭着双眼,似乎很是享受,脑袋钻向陈书封的右手胳膊,不断舔舐着。

  陈书封狂奔不止,准备远离此地,当见到宴灵猫此时的动作时,也是哭笑不得。

  “这个时候了你还想着玩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曾经是个画家说:

  求恶魔果实来一波!致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