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灵猫的眼睛是蓝色的,每当夜幕降临,其眼瞳处就会呈现一圈深红的颜色,它一发怒,猫身便不断变大,据古籍记载,人们所见过最大的宴灵猫,比神麒麟还要高大威猛,神麒麟是高十余米的守护神兽,能使古人将宴灵猫与它相比较,可见宴灵猫恐怖起来是有多么的可怕。

  “宴灵猫生性非恶,而你前主却性格恶劣,通体邪恶,与善行善,与恶行恶,其实你内心深处,并不想帮他报仇冲我动手的,对吗?”

  陈书封看着宴灵猫,心里却在打鼓。

  这猫,可比刚才的老人家要恐怖的多了。

  反观宴灵猫,双眼始终是蓝颜绽放,至少眼下,它还未动怒。

  宴灵猫前期不会说话,但一定能听懂陈书封的语言,它面目虽然狰狞,但是在走到陈书封身前时,却匍匐猫躯,蹲在了他的脚边,脑袋枕在陈书封的脚面上,温顺的出奇。

  陈书封顿时傻眼了。

  真的假的?

  堂堂十大邪兽排名第一的宴灵猫,此时趴在我的脚边,就如同我的宠物一般,等待我的爱抚吗?

  陈书封低头看到宴灵猫脖颈上的粗绳,想到了什么,冷不丁的哆嗦了一下。

  这宴灵猫或许还未成形,只是一只幼猫,不然也不会被一个通灵境修士挟持。

  还未成形的宴灵猫就没那么可怕了,而在这个时期,便是收服它的最佳时刻,那老人家肯定就是打的这个算盘。

  陈书封心里没来由的激动了一下。

  把宴灵猫当作爱宠,那是非常有面子非常威风的一件事情啊!

  “没少受苦吧?说来我们也算是同病相怜,我是人你是兽,我被毒折磨,你被人折磨,人生坎坷,或许你是有点惺惺相惜的感觉了吧?”

  陈书封说着去摘除了宴灵猫脖颈上的粗绳,粗绳下,猫的脖子处,有一道深深的血痕,那是被粗绳勒的。

  粗绳拿去,宴灵猫顿时活跃了不少。

  它围绕着陈书封转圈,时不时的拿脑袋去拱陈书封的身子。

  不多时,宴灵猫趴下,在陈书封右手胳膊处,轻轻的舔舐着上面的血迹。

  陈书封吓得赶忙挪开身子,说道:“这可是夜芹毒,剧毒啊,我可没有害你的心,别把自己毒死了。”

  宴灵猫锲而不舍,继续上前。

  陈书封无可奈何,不过转而一想,宴灵猫自身就带有奇毒,以毒攻毒,或许它真的不惧任何毒液。

  宴灵猫在陈书封胳膊上不断舔舐着,很快就把上面的血迹舔了个干净,然后满血复活一般,四处蹦跳着,一点也不像外界传闻的那般可怕。

  陈书封奇怪的感觉到,经宴灵猫猫舌与自己肌肤的接触,仿佛让他精神了许多,疲惫尽扫。

  “十大邪兽,果然名不虚传。”陈书封感慨一声后站起身,环顾四周,找了一条通往出口的路,这就又开始上路了。

  喵!

  宴灵猫昂首低鸣一声,便跟在了陈书封背后。

  陈书封回头轻笑道:“如果你的前主知道你弃他不顾,还紧紧跟随着杀他凶手,恐怕会从地狱爬出来再吐血三升死一次吧?”

  宴灵猫喵喵叫了两声,仿佛在笑,又仿佛在迎合陈书封的笑话。

  “哈哈…那我此行一路倒是不会再孤单了。”

  陈书封笑着大步向前,紧了紧后背上的包裹,宴灵猫纵步一跃,蹦到陈书封身前,然后又回身往后跳,来来去去,兴奋的喵喵直叫,两只三角大眼蓝光愈盛,似乎在短短时间内,它又长大了几分。

  临近傍晚,一人一兽终于走到了枯林出口处。

  出口南边有一条蛮山河,陈书封在河边洗了把脸,把包裹放至河边,挽起裤脚下河捕了两条鱼,常年在白眉山卢湖捕鱼的他经验纯熟,手到擒来。

  夜晚将近,陈书封在河边生火,宴灵猫看着被架起来的两条成鱼,目露饥渴,喵声哀求。

  陈书封笑了两声,迅速将鱼烤熟,一人一兽分别一条,宴灵猫欣喜若狂,原地蹦得老高。

  鱼香四溢。

  宴灵猫不像寻常家养猫一般,吃的鱼骨头都不剩,它细嚼慢咽,剔了鱼骨,吃起鱼肉,津津有味,一边的陈书封看着也起味。

  果然不是一般的猫啊!

  陈书封将鱼吃完,看向宴灵猫,说道:“每个生物都生存于食物链上,原本我想,人类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现在忽然有点感慨,大鱼吃小鱼,无非就是谁的生存本领强,弱肉强食,而所谓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人类,也需要自己去努力争取,物物相克,并非绝对,你认为我说的对吗?”

  喵…喵……

  宴灵猫蓝眼闪动,原地蹦跳。

  虽然宴灵猫能听懂人类的语言,但是人类却无法和宴灵猫沟通,所以不管我说的对不对,宴灵猫所表露的意思,我都不明白。

  然后我完全可以当它是认同我的看法的。

  陈书封这么一想,便俯身摸了摸宴灵猫的脑袋,宴灵猫居然也不反抗,任陈书封爱抚。

  “天为被,地为床,睡觉了!明天赶往蛮山镇。”

  陈书封嘀咕一声,便扑灭最后一丝火苗,往草坪上一靠,枕着脑袋,望着繁星点点的夜空,心境也是一下子豁然打开。

  宴灵猫乖巧的不再乱叫,趴在陈书封脑边,用脑袋拱着陈书封的手臂,将他的袖子卷起,然后轻轻舔舐着流淌黑血的胳膊。

  (最$}新%章节/上u酷_F匠C网-

  陈书封的包裹就在一边,一株凝心草放在腋下,时刻预防突然发作的毒症,没一会儿,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

  蛮山河河对面的一簇草丛里。

  两名大汉蹑手蹑脚,脑袋上都绑着黑布,遮住面容,一席夜行衣,手持短刃,星空下,熠熠生辉。

  “大哥,河对面有人。”走在前边的一个胖子蹲下身子往后通风报信。

  后面的大汉咧嘴狞笑道:“总算没白来。”

  胖子探出脑袋细细看了下,然后面露狂喜,回身道:“大哥,你猜我看到什么了?”

  “有屁快放!”

  “凝心草!”

  “什么?”领头大汉吃了一惊,说道,“能随身携带凝心草出门的,身份不简单,小心行事。”

  “富贵险中求,这种事咱们也不是没干过,凝心草啊,这辈子我只见过一次,大发了,赚大发了!”胖子脸上的喜色迟迟未曾褪去。

  “少废话,准备行动。”领头大汉的声音也有些颤抖,这是兴奋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