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时辰后,陈书封的脸色终于好转,他起身挥了挥手臂,活动四肢,把凝心草全部塞进了包裹,背在背上。

  齐天路起身,说道:“封儿,不去和师父告别吗?”

  陈书封笑了笑,道:“师兄,师父他老人家肯定是猜出了我的想法,而我今日与你一见,就是师父意料之中的,为的,就是让我们师兄弟好好告别一番,师父神通广大,此时此刻,说不定正在哪里看着我们呢!”

  “离这最近的是蛮山镇,蛮山镇也是通往六国的唯一过道,那里鱼龙混杂,封儿,一路小心。”

  陈书封脸带笑容,走至洞口,回身跪地一拜。

  “师父,师兄,我陈书封这辈子最幸运的就是能与你们相识,师父知遇之恩,师兄相识之情,我永世难忘,陈书封要走了,来日我若不被夜芹之毒所害,一定会重回白眉山!”

  齐天路饱含泪光,几步上前扶起了陈书封,“封儿,师父会明白你的心的。”

  午日烈阳。

  陈书封脚步坚实,从居幽洞出,迈入了前边的枯林。

  直至陈书封背影消失,齐天路也久久没有回神。

  他的身边,闪过涟漪,紧接着,一道人影忽然出现。

  来者鹤发童颜,一席白袍,衣角猎猎而起,一股仙风道骨的模样。

  齐天路回身恭敬道:“师父。”

  白眉修罗点头,淡然的说道:“封儿是天生短命格,必遭此劫,你我不必担心,天命难违,且看封儿造化。”

  “难道…封儿就逃不过此劫了吗?”

  “夜芹三重毒,本一年毒期,却被封儿拖到六年,这便是天命,天命难违?那便破了这天,逆天改命。”白眉修罗豪迈道。

  ……

  枯林现在并不枯,百年前林中长了一株毒草,荒遍整片森林,为此还有不少毒人感兴趣,前来夺取毒草,毒草一除,森林再长,枯林一名倒是流传至今。枯林有九个入口,却只有一个出口,九个入口除了白眉山外,其它都是通往另外八个小镇。

  而人们一旦自入口进入,不出一分钟就会找不到刚才进来的入口,人们议论道,枯林入口只能入,却不能出。

  ◇P酷)@匠网{M首R7发#X

  这也是白眉修罗师徒三人在白眉山上从来没被人骚扰过的原因。

  陈书封在枯林中走着,他从师父书架上找到过关于枯林内部路线的地图,所以一路下来,凭借超人的记忆力,倒是没有过迷路的现象。

  走了一段路,陈书封突然停下了脚步。

  他兀然回头,只见背后不知什么时候跟着一个人。

  这人佝偻着背,两眼阴翳,他披着大黑袍,帽子遮掩住了他的大半个脑袋,空气似乎在一瞬间凝固,可以听出,老人家粗重的呼吸声。

  而在他的手上,还系着一根粗绳,粗绳那一头,绑在一只白猫的头颅上,白猫双眼灵动,它紧紧盯着陈书封,猫身颤栗着。

  “老人家……”陈书封刚要开口,却见老人抬起一手放在嘴边噤声,“嘘,别说话。”

  陈书封陡然打了个哆嗦。

  老人声音很尖锐,就和莺雀一般,刺人耳膜。

  “有事吗?”陈书封往后退了两步。

  老人突然大吼:“别说话!听见了吗?”

  紧接着,他声音又柔和下来,说道:“你知道走出这枯林的路线,对吗?带路。”

  陈书封两眼一眯,看着老人没说话,尽管老人用黑袍极力掩饰了身体里的气息,他却依然可以感应到,老人家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邪恶能量。

  老人见陈书封没有反应,拽了拽手上的粗绳,沙哑着声音问道:“知道这是什么猫吗?”

  “宴灵猫,它只要挠你一下,你就会痛不欲生,后悔出生在这个世上,我很幸运,成了它的主人。”老人自问自答。

  陈书封却是汗毛都竖了起来。

  宴灵猫,十大邪兽排行榜首,不可谓不厉害。

  它善于伪装,喜欢晚上行动,速度敏捷,猫爪带毒,猫尺可做利刃,猫身可以幻化做人,行迹诡异,只要是被宴灵猫盯上的人,非死即伤。

  “往前走,我不喜欢人们把正面朝向我。”老人继续说道。

  陈书封盯着老人许久,才缓缓说道:“因为你太过丑陋,不想被人看到是吗?又因为我们天生丽质,长得比较英俊,所以你嫉妒?”

  “放屁!”老人怒吼出声,脚步一踏,伸出鹰爪,探向了陈书封。

  陈书封下意识的往后暴退。

  老人竟是通灵境修士。

  “给我去死吧!”老人双手自上朝下劈出,两道黑色戾气径直扑向陈书封。

  “一言不合便出手相向,你不具备武者修养,长者之气,通体散发着凛人戾气,可悲。”

  陈书封举手格挡。

  戾气化刃,锋芒乍现。

  老人目光中杀机猛起,“小子,你话太多。”

  噗!

  一道戾气划过陈书封手臂,如同被利刃划过,血肉横飞。

  陈书封的脸色瞬间苍白,那一缕戾气窜入体内,直接翻江倒海,难以自己。

  在他的右手胳膊处,被划破出数道血痕,黑血流淌,毒气瞬间往外蔓延而出,老人再次靠前,曲指成爪,他相信,一爪下来,便能要了这小子的命。

  然而,同一时间,陈书封往后撤退,毒液四散,在其身前凝练出一道宽厚的血墙,十米以内毫无生机,所有树木花草干涸枯萎。

  老人一脑门钻入血墙,一头血迹,下一刻,他满脸的不可置信,紧接着,痛苦之色瞬间浮上面庞,没一会儿便栽倒在地,没了声息。

  陈书封坐在地上大喘着气,这是他第一次与人正面激战,原本毫无胜算,没想最后关头,竟是他最为愤恨的夜芹之毒救了他。

  老人将黑血打出,自掘坟墓。

  夜芹之毒的毒自然是毒中之王,毒有毒的妙处,它向来出其不意,给人致命伤害,只要控制的好,也是一大杀器,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的人愿意与毒打交道,把自己弄的人不人鬼不鬼。

  陈书封刚喘过一口气,就见到宴灵猫拖着粗绳,朝自己走来。

  顿时,他的呼吸又加重了。

  这猫,该不会是要给主人报仇吧?宴灵猫通灵,与其它兽类不同,自然懂得有恩必报的道理。

  然而,眼下的陈书封,却是没有一点力气来对付这只宴灵猫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