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书封蹲在白眉山下的居幽洞里,两腿盘着,身边摆了几十珠凝心草,凝心草没有枝丫、没有根,只有六片翠绿的叶子交错在一起,生在水边,长在夜空下。

  凝心草有凝心的作用,心力交瘁、心神困乏的时候,捏碎六片叶子放在手心,手心内的温度可以熔炼凝心草,然后吃下去,作用显著。

  此刻,陈书封面色苍白,毫无血色,他费力的摘下凝心草的六片叶子,颤抖着放在掌心,等待熔炼后,这才放进了嘴里。

  整个过程对他来说都是煎熬的。

  他嘴里裹着凝心草,身子却是不受控制的往后栽倒。

  好累…

  难道我真的要终生受毒所扰吗…

  陈书封躺在地上,虚弱的闭起了眼睛。

  凝心草顺着他口腔流入肺里,一股精气神立马滋生流窜,陈书封脸色渐渐好转,深深吸了口气,睁开眼,望着昏黑的洞顶,目光无神。

  又捡回了一条命。

  陈书封抬起右手,挽起灰袍的袖子,在他胳膊处,有数道黑色的印记,他整只右胳膊的血都已经变成了黑色,黑血中带着天下无解的毒液,而这毒液,正在每时每刻吸收着陈书封的生机。

  一株凝心草,可以让他多活一天,仅此而已。

  陈书封艰难的撑起上半身,想往侧边洞壁靠过去,没想手臂吃力按了个空,一下子又往后倒去,而不知什么时候从外面进来的一道人影却是迅速跑了过来,扶住了他。

  陈书封转头,吃惊道:“师兄,你怎么来了?”

  齐天路是陈书封的同门师兄,关系密切,见到陈书封这个样子,心里很不好受,“封儿,如果我刚才没来找你,没有发现你现在这个样子,你是不是就想一直瞒着我和师父?”

  “都已经是个废人了,何必在意那么多。师父眼下武道未成,师兄你日夜参悟秘书,每天早晨,我们都会一起去卢湖捕鱼,每天傍晚,你都会搬条板凳出来,我们迎着夕阳,对着苍天,以心证道,我还不想……这么快就打破如此美好的一天。”

  “你什么都不说,只会让我和师父更担心。”

  陈书封虚弱的说道:“师父知道了?”

  齐天路紧紧盯着陈书封,说道:“这些天你明显不在状态,体内气息虚浮,血脉空损了很多,师父看出端倪,所以让我照看着你。”

  陈书封突然鼻尖发酸,说道:“我要死了,师兄,你知道吗?”

  “胡说。”齐天路板着脸,说道,“手拿来我看看。”

  “夜芹花粉第三重,毒由血生。”

  陈书封一边说着,一边挽起右手长袖,黑血胳膊再次暴露出来,便仿佛一条条噬人心脏的黑蛔,正在他的手臂里蠕动着。

  齐天路见状,面色大变,“封儿,你这是什么时候中的毒!我们常年居住在白眉山上,不与外界接触,为什么会染上此毒!”

  陈书封惨笑两声,说道:“天下三大奇毒之一的夜芹花粉,没人知道真正的毒源在哪儿,一旦染上,最多苟活一年半载,能够成为奇毒,自然不会这么简单,我也不知道是在哪儿沾染上的。”

  “染上此毒,你应该尽早告诉师父!”

  “无药可解。”

  最1$新c¤章节M上)n酷匠网

  “你……”

  陈书封放下袖子,靠在一边,说道:“好啦师兄,我不告诉你和师父,就是不想你们担心,反正没有解药解毒,又何必无端给你们添上烦恼呢,陪我聊聊天吧!”

  齐天路也是神情黯然,靠在洞壁边上,看了眼一边的凝心草,说道:“你染毒多久了?”

  “六年。”

  “什么?”齐天路豁然坐起,说道,“这可是夜芹第三重。”

  “我十年那年就莫名其妙的染上此毒,刚开始不以为意,第一次发作时是在卢湖边上,那天你正好睡了个懒觉,我一人去卢湖捕鱼,当时全身酥痒,疼痛难耐,湖边长了许多凝心草,我吃下后才好转许多,白眉山上别的不多,也就灵草异宝多,如果是平常人,要不了一年就得一命呜呼,好在凭借这凝心草,我活到了十六岁,活到了今天。”

  齐天路见洞内所剩无几的凝心草,说道:“湖边凝心草也不多了。”

  “就这些了,我刚从山上下来,把卢湖那儿的凝心草都给摘光了,全在这儿。”

  齐天路心一紧,“那你怎么办?”

  “六年了,我过的全是非人的生活,这儿还有几十株凝心草,我只想在我人生的最后几十天里,多领略领略这个世界的风光。”

  “你想离开白眉山?”

  “已经没什么好挂念的了。”

  “可是我们都还没有筑灵,外界人心叵测,十分混乱,尤其是你现在的状况,怎么生存?”

  “师兄,我已经筑灵了。”

  “封儿,你……”齐天路不可置信的望向陈书封。

  陈书封无奈,说道:“这该死的毒,把我所有真气都给转换成了阴暗的毒气,不过,在我身体安康的时候,师兄你也不是我对手。”

  齐天路焦急的问道:“那师父教给我们的那些武法?”

  “熟记在心。”陈书封说道,“而且,我已经相信之前师父说的那些话了。”

  “什么话?”

  “师父说,他年轻时,曾是名震大陆的一方强者,一手修罗拳,战遍天下无敌手。”

  齐天路怅然,说道:“封儿,可能,这就是天命了,你天资聪颖,半个月便成功筑灵,我相信,你绝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死去,你再等我半年,等我成功筑灵后,就去找你,哪怕走遍天涯海角,也要帮你找到解毒之法。”

  陈书封抚了抚右手胳膊,暗自无言。

  天资聪颖吗?

  他自认也是。

  不过,他却并非是半个月才筑灵成功,还记得师父在半个月前,给他们传授筑灵之法,而陈书封,只用了半天时间便成功筑灵,只因为夜芹之毒太过霸道,完美的掩饰了他身上的武者气息,哪怕是强至师父那般也是看不出来。

  十六岁,是崇武大陆修炼的最佳年龄。

  如果没有夜芹三重毒的困扰,恐怕以陈书封的天赋,也能达到师父曾经的高度,做出轰动整片大陆的事情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曾经是个画家说:

新人新书,恳请支持!兄弟姐妹们赏脸点击进来是我的荣幸,感谢!